第10章 钱哥牛逼
  • 第九关
  • 小刀锋利
  • 2819字
  • 2021-08-15 21:25:44

“哎呦,疼疼疼,王姐你轻点!”

宋越躺在床上大呼小叫的喊疼,王姐则一脸心疼的给他上药。

“杭城和你同龄的谁能伤你?是不是有年纪大的宗师出手了?”

王姐愤怒且心疼,在她看护下居然让宋越受伤了,这让她感到十分自责。

“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人给阴了,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宋越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叹息着解释,“不过王姐你别担心,我也没吃大亏,还见识到了那些手段,以后会想办法防着,还有,我黑了对方五十万呢。”

说到这,宋越多少有些得意。

王姐:“……”

五十万?

那点钱你就看上眼了?

五十万就能让对方把你伤成这样?

宋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她很心疼,同时心里对宋明峰和秦青竹那两口子也不无怨言。

孩子那么小就扔在杭城,虽说吃穿用度从不差,但一直以来,宋越手里没什么钱也是真的。

就连他偷偷藏的那几万块钱私房钱她都知道,而且连她都看不上眼。

如今为了五十万,被人阴了,伤成这样,她怒火中烧,想去替宋越把场子找回来。

可她连出手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好啦王姐……我这伤自己心里有数,要不了几天就能恢复,你别担心,也别生气,皱眉头都出皱纹了!”宋越笑嘻嘻的安慰道:“回头等我好了,找到收拾他们的办法,我会亲自去讨回来!”

这时外面门铃声响起,王姐接通,见可视门铃里的正是之前来过那小子,顿时一皱眉,就想给赶走,但想了想,还是告诉宋越来人是谁。

“叫他进来吧。”宋越想了想,对王姐说道。

孟旭东被没给他好脸色看的王姐领进来后,神情有些尴尬的看向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宋越。

王姐转身离开。

孟旭东看着宋越道:“兄弟,对不起了,我事先真的不知道他们会用盘外招,张子星,曾经的武道世锦赛金牌得主,但这人心机很深,我跟他只是认识,谈不上熟悉,更不是一个圈子的人。”

宋越有气无力的道:“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都快被废掉了……哎,难受啊!”

孟旭东从身上掏出一张卡,放在宋越床头,一脸真诚的道:“这件事虽然跟我没关系,但我不想你恨我,我是没那么耿直,但我是个武夫!”

宋越瞥见床头柜上放着的那张卡,也不哼唧了,睁开眼,看着孟旭东:“你这是啥意思?”

“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孟旭东表情认真:“钱不多,只有三十万,回头你随便买点什么补品,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去修行学院!”

宋越微微皱眉,看向孟旭东,咂咂嘴,问道:“说吧,你还有啥诉求?小孟,做人要坦诚一点。”

见鬼的小孟,我不比你小!

孟旭东满头黑线,看着宋越道:“我想求见夫子。”

嘶!

一阵疼痛袭来,宋越倒吸了口凉气,有些肉疼的看着那张卡,但最终还是摇头道:“小孟,心意我领了,我这人交朋友全看是否投缘,如果投缘,那咱就是兄弟,否则话不投机半句多。钱你拿回去吧,夫子这事儿,我帮不上忙!”

狗日的查他查的挺细,虽说他与夫子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刻意去隐瞒过,但知道的人也没几个!

尤其夫子从来没有公开说过宋越是他弟子。

孟旭东送来三十万,看似慰问,实则想通过他搭上夫子那条线。

莫说夫子,他宋越虽然穷,过日子都精打细算的,但也不稀罕这种钱。

他要真想赚钱,无论地下打黑拳,还是参加武道世锦赛,分分钟就能赚取大把钞票。

可这是夫子不允许的,他自己也不乐意。

孟旭东似乎也已经料到会被拒绝,脸上并未见太多失望之色,他笑道:“你可能误会了,这钱纯粹就是我来看望你的慰问,和其他无关。”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咱们来日方长!”

孟旭东转身离开,到门口停下脚步,没回头,说了句:“你小心点张子星那人,他心眼很小,不是个好相与的。”

宋越哼了一声:“说的好像我是个好相与的,另外,我心眼儿也不大!”

孟旭东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等他走了,王姐进来,皱眉看着床头柜上那张卡。

宋越道:“找机会帮我还回去吧,我不想拿他的钱,烫手!”

王姐脸上露出欣慰笑容,点点头。

下午温柔打来电话,听说宋越受伤了,立即说要来探望。

一会儿的功夫,温柔和钱芊雪两人联袂而来。

王姐笑眯眯的把两个姑娘迎进来,还留她们晚上在这吃饭,就一脸开心的去准备了。

自家的猪,终于有白菜送上门,这是好事!

比一看就奸诈的孟旭东那小子顺眼多了!

“哥,你怎么会受伤?”温柔一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的宋越当场眼圈就红了,小脸煞白的颤声问道。

钱芊雪闻到屋子里的药味儿,微微皱眉,道:“伤得很重吗?”

“是啊,都快要死了……”宋越有气无力的道:“需要长得好看的小姐姐安慰!”

钱芊雪闻言把温柔往前一推:“你去安慰他!”

温柔:“……”

随后宋越从床上坐起来,吓得两个女孩儿差点惊叫出声。

“你赶紧躺下呀,别牵动伤口!”温柔着急的说道。

“行了,逗你们玩的,我堂堂武道大圣君,怎么会被一点小伤给困扰到?”宋越看了一眼两人,道:“跟人切磋,不小心被算计了一下……”

说着,他想到什么,看着钱芊雪问道:“芊雪妹妹,请教一件事儿,你们修行者,有没有能力让人突然脑袋疼?”

钱芊雪稍微愣了一下,随后便道:“你指的是精神攻击?”

“精神攻击?”

宋越皱起眉:“那得什么境界的修行者才能在十几米外通过这种手段攻击别人?”

钱芊雪道:“我就可以,哦,准确的说,是踏入养气七层境界,成为高阶修士,就可以施展出这样的手段,但前提得是这个修行者主攻精神力量方面的术法。”

“有没有办法防御?”宋越不是不知道高阶修行者的厉害,但他还真没怎么跟这种人打过交道。

唯独跟钱芊雪切磋过的那次,双方动用的还是武技。

当时他是有意相让,加上又有些束手束脚,所以最后还吃了点小亏。

觉得特别没意思,就再没跟她切磋过。

“防御的话,要么佩戴防止精神力量窥探攻击的法器,要么就是你自身实力足够强大,修行者的话,有相关法门,但武夫……我不是很了解。”钱芊雪认真说道。

一旁的温柔直接从脖子上摘下一块玉,红着脸递给宋越:“哥,这是我从小戴的平安扣,它是一件法器,可以阻挡精神攻击。”

宋越:“……”

他摆摆手:“不要不要,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

温柔抿着嘴唇,看了一眼钱芊雪,然后轻声道:“你受伤肯定和我有关,你不说我也能猜到,而且对方的这种手段,一时半会哥你怕是难以防备,精神攻击,就算你一直凝神戒备也没什么用。”

钱芊雪点点头:“不错,对方什么时候对你发起攻击,全凭心情,没有一件防身法器,再遇到这种事情,你很容易吃大亏!”

宋越拒绝:“那我也不能要女孩子的贴身东西,温柔你先收好,一时半会我也用不上它,如果真有需要,我会跟你借的。”

温柔看了看他,想了想,轻轻点头:“那哥你什么时候用,一定要跟我说。”

宋越微笑点头。

“对了宋越,我跟去试炼的带队老师说了,他一开始不太同意,但我跟他讲了道理,他答应跟你见面商量这件事。”钱芊雪在一旁看着宋越。

“啥事儿?”宋越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来,奥了一声,然后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钱芊雪,“不是,你真跟你老师说了?”

“对呀!我也觉得,既然邀请你保护我们,自然应该给报酬。”钱芊雪理所当然的说道。

宋越无言,冲钱芊雪竖起一根大拇指:“钱哥牛逼!”

钱哥?

钱芊雪瞪大眼睛,光洁如玉的额头渐渐布满黑线。

这时候恰好王姐推门进来,微笑着招呼道:“饭好了,去吃饭吧!”

-------------

大家投点推荐票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