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咖啡店交谈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3057字
  • 2021-06-16 20:50:27

咖啡屋中,一黑一白面对面坐着。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也已经十年了。黑衣少年给白衣少女倒了一杯水,嗨,其实大家都不再是少男少女了。咖啡屋外面两个保镖犹如门神一样,守护屋内白衣女子的安全。

白衣女子深情的望着大林,但是这份深情有着适可而止,“小林,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喜欢穿黑色的衣服?”

“叫我大林”,大林纠正了她的叫法。

“哦,大林,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喜欢穿黑色的衣服?”,白衣女子遥想当年那个男孩,感觉眼前这个人已经判若两人了。

人,终究是会成长的。

大林喝了口水,平静的问道:“你怎么来了,林郑潇潇”。

说完这句,气氛略显尴尬,郑潇潇当年也是那次行动的参与者之一,但后来由于某些原因并未参与到最后,中途退出了。当然,她也是大林那个情窦初开年龄里的初恋,她比他大3岁。那会,大林还很天真的跟潇潇说等他完成任务后就回来娶她。

结果,完成任务后回来只剩三个人。大林受了重伤,半死不活,刘断了一条腿,另外一个就是如今在某部门任职的那位,潇潇最后就嫁给了他。

相信从字里行间各位小伙伴也能读到大林的情绪,因为这里有事。大林为什么差点死了?一来是那只恶灵的级别太高,二来便是那位动的手脚。后续在医院恢复的时候听到原来郑潇潇就是拿她当小孩玩,她早晚都是要嫁给那位的,那位是谁,林子琪。

嗨,往事这里不要再提,我们番外再议。旁白哥把大家的思绪给拉回来。

“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大林有些漫不经心。

潇潇有些惭愧,但目光还是坚定,毕竟是大家门里出来的。她认真的解释说:“林老爷子这两年身体不太行了,现在除了子琪一个人能拿得出手,后面这些都有点跟不上了。”

大林皱了下眉头,“林子琪不是一把手么?现在”。

潇潇摇了摇头,“只是在职位上听着像一把手,但是并不是。行内都说,猎灵家族近百年,东林西叶,南毛北马,四大家族鼎力。但这些年兴起的新势力也很多,各方都蠢蠢欲动,暗自竞争也激烈。林家的后辈目前来看还是有些平庸。”

大林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水,认真的听着。

潇潇觉得大林应该听进去了,继续解释说:“老爷子这几年身体不太好,看着祖宗留给他的基业他有些着急了,所以他想找人好好带带林家那几个孩子,所以……”

“所以,怎么着……”,大林没有再看她。

“老爷子,他想见见你”。

大林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合计,这老头临死了还想算计一把。这么多年了,自己的生活还算毕竟平静,但自己非常清楚至少有三拨人盯着自己。第一波,恶灵一方。肯定是坏的。第二波,七叔。保护自己。第三波,就是他林家。有他自己的小算盘。

“我不是林家的人,我只是碰巧姓林,老爷子这种人物不是我这种小民能够高攀的。”

“子羽?你……”,潇潇近乎于打同情的口吻来呼唤大林了。

“住口”,大林把杯子砸向桌面。门口的保镖听到屋里声音欲要进来,潇潇举手示意无碍。

“你们林家又不是小家小户,说话都这么不经过大脑。当年我受伤住院,你们家不是做DNA了,有没有血缘关系自己不清楚?”

接下来就是近乎于半个多小时的沉默。

还是大林打破了沉默,“林子琪现在能量也不是没有,自己安排下不也挺轻松?”

潇潇摇了摇头,“琪子如果还想往上走,他就不能轻易有动作。”(这里说明一下,林子琪有很多称呼,长辈可能叫子琪,平辈更多叫琪子,当年战友通常都叫他……)

接下来又是半个多小时的沉默,俩人都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再看什么。

又是大林打破了沉默,“你们俩有孩子了么?”

潇潇点了点头,“老大是姑娘,老二是小子。我现在基本上就是在家里带孩子。”

大林回头认真的看了看潇潇,“我最近也没怎么休息好,今天就到这吧,我是真累了。”

潇潇站起来,轻轻将椅子放回原位,“那行,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这个夜寂静的可怕,不知道怎么回事,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想来林家也通过手段把这附近给“封”了吧,为的就是给今晚的对话创造一个不被打扰的环境。

大林静坐了一会,给破烂刘打了一个电话,刚打就接通了。

没等大林开口,破烂刘就开口道歉,“大林,刘哥对不住你。林老爷子对我有知遇之恩,当年也是我的直属领导。他身体状态确实不行了……”,说到这里,破烂刘顿了顿,有些哽咽,“他原本还可以撑个二三十年,但当年他把林家唯一剩的的那颗丹药留给了你,用来救你。”

电话这边的大林,没有说话。

破烂刘继续,“上次你来找我,说需要钱,我反复斟酌了很久就联系了老爷子,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为了说要钱什么的,只是我觉得这是个契机。子琪这几年也很辛苦,自己一个人,林家这面能帮他的几乎没有,所以,我觉得也许……”

电话这边的大林,还是没有说话。

破烂刘再等大林说话,自己又强调了一遍,“大林,哥错了,希望你别恨哥。”

“不会恨你的,刘哥,放心。你把豆豆都给了小林,我感谢你都来不及”,大林探了口气,“我给你打电话,是想问问,林蛋大他……”

原本破烂刘还挺紧张,听到大林说到子琪的外号,忍不住想笑,强忍啊,这都是当年的战友,一起上过杀场。嗨,可惜当年年轻,蛋大被林家内部他人蛊惑,背后阴了大林,想来他们林家着实对不起大林。那相当于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刚出鬼门关,又被自己的战友生生给推了回去。

要不然当年林老爷子大意凛然,把林家百年来仅剩的一颗回魂丹给了大林。话说自己心里也犯合计,大林到底是不是林老爷子在外的种?为何当年病房里林老爷子偷偷落泪,林老爷子是谁……

回过思绪,破烂刘大体跟大林讲了下现在官方猎灵局里面的情况,目前西北叶家大有崛起之势,林家衰落之势不可避免。东林西叶主官方层面猎灵,南毛北马主民间层面猎灵。很多时候,官民层面也有合作。

林老爷子几年前便有危机感,这几年身体也不太行了,这辈子受伤太多。他想找个人接管,蛋大在上面,肯定是明面上的林家带头人,但另一面还是缺人。老爷子这些年一直关注大林,他非常清楚大林的实力,只是他不确定大林是否恢复,他现在的状况有些等不及了。

大林了解了诸多情况后,就把电话挂了。

破烂刘也是一身汗,长吁了一口气。看来,有戏。

今夜无眠了,大林一个人走进黑夜。身影亦真亦幻,模糊不清,深深地融入了黑夜。谁能想象当年意气风发的白衣少年如今……

跨海大桥上,大林倚在栏杆上看着大海,海风徐徐吹过,透人心凉。有一个身影飘落,轻盈落地,不带一丝声音。

“大林,你真的决定帮林家?”,来者便是李子七。

“你们当年不也帮过叶家?”,大林懒洋洋的说道。

李子七轻声哼了一下,“他们也配,还把你认成他们家的?给了一个大糖丸就觉得救了你?就让你报答?”

听到这里,大林笑了,“七叔,你都多大岁数,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那你今天这些举动,不就是向林家透露你答应他们么?”

大林直起腰,认真的回答,“我主观上并没有这种想法,但行动上可能确实贴合他的意思?”

李子七有些纳闷,“那你小子究竟啥意思?”

大林:“平衡”。

接下来,俩人又沉默了。

好奇妙,今夜的海边竟然有荧光,见到这大林笑了。真是没想到,这么多年陪伴自己的最多除了黎叔,竟然是七叔。还有那个小的时候总见,大的时候总联系但却一次再也没有见过的二叔。也是挺无语的,还是有点孤单。

“七叔,想婶子么?”

“能不想么?都来人间多少年了,天天都想?也不知道她在永恒怎么样?搞不好都改嫁了”,李子七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转念一想,咋还被这小子影响了。反问他说,“你做好决定了,等到联盟大会,你彻底露脸,咱们的计划可就开始了。”

大林望向他,“自我从树下醒来的那一刻,计划不就已经开始了。”

李子七咯噔一下,眼前这个人突然令他有些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来好坏,挺奇怪的,当然,这种感觉只是一瞬。二哥以前就说过,大林这孩子……

毕竟,眼前这个人可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啊!不管咋着,大哥看见他如今成长应该会欣慰吧,冰姐也是赚到了,有了个好徒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