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恶灵对战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3301字
  • 2021-03-07 22:02:23

大林起身上楼,挥一挥衣袖,留下半句话,“今天晚上六点,我准时走人。”

马大厨眼睛顿时变得漆黑一片,犹如空洞一般,但他强压怒气。

舒新和宋慈见状连忙跑路,跟着大林的后屁股上楼去了。唉呀妈呀,看来不死人是不行了。

整个下午,气氛都显得很沉闷,众人之间也再无话语。

傍晚六点,大林、刘传峰、舒新、宋慈,包括叶教授都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

而马大厨拿了一张凳子,扎扎实实的坐下,纹丝不动,直接把房门挡住了。

颇有一种“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架势。

一双犹如黑洞般的双眼直视众人,马大厨此时气场全开,舍我其谁。

刘传峰和大林并肩站立,舒新和宋慈躲在大林身后,叶教授倒是与几个人有些距离。大林伸出右手,示意刘传峰往后撤一撤。

“我今天晚上必须走,外面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大林说的很干脆。

“我说过,时间没有到七天七夜,谁都走不了”,马大厨说话自带回响,这声音一出,宋慈马上抓紧舒新的胳膊。马大厨这反转的和这两天的热心肠的大厨师完全两个极端。

“不走,等着你把我们全吃掉?”说这话的不是别人,确实叶田。

只见,叶田掌风四起,幻化成数柄飞刀,射向马大厨。

“妈呀”,文绉绉的叶教授突然暴起,给舒新吓了一大跳。这太娘一个接一个的,怎么都是神叨叨的啊!这两天估计把这辈子的神秘现象都见遍了。

马大厨哼的一声,全身肌肉爆筋,黑气外溢,生生挡住的这些飞刀。这简直是黑化版的金钟罩铁布衫啊!

“叶老师,你是终于忍不住了么?”

“林小子,你不想出去么?还不动手?”叶田暗自发力,控制飞刀,奈何半寸难进。回头瞅向大林求助。

大林倒像个看热闹的,懒得出手,索性早早躲在一边看热闹。

叶田看上去怎么着也有50了,但是脚法却很轻盈,移形换影,围绕在马生四周伺机而动。反观马生像座山峰一样一动不动,飞刀无论如何也近身不得。

“哈!”马大厨眼睛一闭一睁,飞刀突然转向,直奔叶田。叶田暗道不好,大手一挥,一道气旋屏障欲阻挡飞刀。不知是否被马大厨加了些力道,叶田应付竟然有些吃力,看架势,好像有些抵不过。叶田右手腕翻转,数柄飞刀径自射向了大林。

“咣,咣,咣”,飞刀撞向冰墙,陆续坠地。大林早有防范,这么多年来发生在他身上的,几乎就没有偶然之事。

冰墙太凉,冷气渗出,害的舒新和宋慈直打喷嚏。

“哼,哈”马大厨跺脚,整个屋子都跟着颤抖,似乎发生了四级地震一样,叶田胜在轻盈,马生胜在稳重,二者一时也难见高下。

刘传峰在创投圈和商海打拼多年,算不上老油条,但也绝对不是小白。刚才叶田那一下,故意的嫌疑太大了,还好大林早有准备。哼!这俩人都死才好,都给传武陪葬。没一个好鸟。

叶田似乎渐落下风,再一次呼唤“队友”,“林小子,你还不出手,我告诉你这马厨子已经吃了很多人了,不但吃人,还吃灵。十年前他就吃了好几个,实话告诉你,你们前几天吃的肉串就是肖泉的肉……”

听到这里,舒新胃里一顿翻涌,想吐,但奈何今个白天没怎吃东西,实在吐不出来。可是,一想到昨天吃的是人肉,不吐又觉得太罪过。只好在那里一顿干呕,“哕……”

宋慈本来没有想呕,舒新在身边“哕”的,给她弄的太恶心了。

大林很轻松的回复,“不好意思,我一口没吃!”

“你……”,叶田已经无语到极致了。没人帮助,只能靠自己。叶田没办法了,只好暴起,飞刀变成了原来的二倍,直接缠上了马生。这两只灵打斗激烈,一楼客厅已经无法容纳他俩,家具摆件各种遭殃。

刘传峰观察战势,叶田好像不占优势,这二人离他们会越来越近了。刘传峰心中暴怒,这叶田同样招数还想使用第二次,连忙用手捅大林。

正如刘传峰所料,果不其然,这叶田明显把战况往这边引,“林小子,你再不出手,咱们大家就一起死吧!”

马生步步紧逼,叶田步步后退,待到近身,忽地侧身一转,马生的拳风生生的砸向大林。叶田来不及关注,右手一挥,所有飞刀收回直接射向正门,“咣咣咣”,生生的射穿了铁门。

一道光线射入。

“哈哈哈哈,老子不陪你们玩了,撒要那拉……”

就在叶田以为可以逃出生天之时,一道光墙生生挡住了他,直接被撞了回来。

“咦?”这什么操作,叶田蒙了,舒新和宋慈也蒙了。

而大林和马大厨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意。

什么情况?

马大厨不是那个反派?

马大厨是反派,但却是那个反水的反派。

叶田被撞后身体都要散架了,疼痛难忍,刚才冲出去那一瞬已竭尽全力,这被反弹回来所有的力都打向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已近乎奄奄一息了。

他不服气,怒气望向大林,“你为什么赌他而不赌我?”

大林回手掏了把凳子,坐上去,不紧不慢的说道:“因为一碗粥。”

“粥?难道你不知道粥也是用肉汁熬的么?”

马大厨运气调理,身上肌肉的爆筋逐渐恢复。

“是因为他每次做粥都会做两份,一份白粥,一份肉粥,当然还有……”

大林还没说完,就被叶田打断:“还有什么?”

“还有,他没有吃陈大力。”

听到陈大力,舒新和宋慈对视了一下,他没死?可是他哪里去了?

“我把陈大力放到了厨房储物间,如果最后马生把他变成食材烹饪,我会感觉到,因为我对他进行了处理。”

听到这里,刘传峰不免冷颤,还是忍住了。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和对面的恶灵有区别么?陈大力毕竟是人啊,拿一条鲜活的生命去做赌注。也许这些东西好一点的就叫猎灵人,坏一些的叫恶灵吧。

叶田捶地,有些后悔,“林小子,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他是忌惮你才故意不吃陈大力的么?”

“这已经无所谓了,今天你们俩谁都走不出去这屋子”,大林忽然认真的说道,灵力逐渐外溢。

“咳、咳”,叶田刚才伤的不轻,连咳了好几下,“可我这次没有吃人,我只是跟着大家吃了点肖泉的肉。”

“你这次没吃人,你上次呢?”,刘传峰甭不住了,“十年前呢?你们俩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马生面露愧疚之色,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咽了下去。

叶田死死盯住刘传峰,突然想起了什么,十年前那个翩翩少年郎和眼前这个中年人眉宇间竟真有几分相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怎么初见你就有种莫名的感觉,想来是我的血肉在跳动啊,十年前哪一锅鲜美的肉汤,如今已经变成我身体的一部分,与你兄弟情深啊,哈哈”

“你妈个……”,听到叶田这恶灵说到这些,刘传峰压抑十多年的情感再也忍不住了,“我曹你……”抄起身边的凳子就砸过去。

大林见状,快速出手,一把夺下,用手掌轻抚刘传峰心口部位,丝丝凉意渗透,暗自传音,“知道你忍了十年,可现在我必须的压着你。他虽是恶灵,但他附身的肉体是无辜的,你现在就算把他打死,伤害的也是肉体,你伤不了恶灵。恶灵的事情交给我。你别忘了你的使命?五年后,你要并购,要走出去,这是国家赋予你的使命。你必须干干净净。你今天在这里杀了这个肉体,除了我之外,后面那俩小孩也是见证者。”

听到使命俩字,传峰紧闭双眼,他说的对,这林震宇什么来头,这种事情都知道。

就在二人传音之际,马生大步走到叶田前面,两手握住叶田脑袋。

然后,又握住自己的脑袋。

(以下场景被删去,不宜观看,不宜阅读)

……

大林伸出双指,食指和中指一个翻转,来前再四周下的禁制就被撤掉了。

大林、刘传峰、宋慈、舒新,还有舒新背上的陈大力几个人走了出来。

今夜星空灿烂,几个人回望这个山间别墅。

宋慈想到里面还有几个肉身,心生怜悯,“林哥,里面那几个肉身?”

大林:“他们被附身太久了,恶灵被除后,自己恐怕也支撑不了那么长时间,我也无能无力。”

说罢,把双肩包背带紧了一下,提醒大家出发。

“刘总,别看了,走吧,咱们走出去还得小半天,找家饭店吃饭,饿死了,你请客!”

刘传峰无语了,为什么林震宇这个时候想的第一件事是吃饭,还能吃得下去?靠,难道这小子说的外面有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吃饭?

待五人身影慢慢消失在山林中,别墅开始晃动,突然沉入地下。

“别墅主人你好,我是新任管家马生,我会为下一个十年开启制定科研计划,请相信我。”

-----------------本卷终------------------

本卷背景音乐:刺猬乐队《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我那些残梦,灵异九霄

徒忙漫奋斗,满目沧愁

在滑翔之后,完美坠落

在四维宇宙,眩目遨游

我那些烂曲,流窜九州

云游魂飞奏,音愤符吼

在宿命身后,不停挥手

视死如归仇,毫无保留

黑色的不是夜晚,是漫长的孤单

看脚下一片黑暗,望头顶星光璀璨

叹世万物皆可盼,唯真爱最短暂

失去的永不复返,世守恒而今倍还

摇旗呐喊的热情,携光阴渐远去

人世间悲喜烂剧,昼夜轮播不停

纷飞的滥情男女,情仇爱恨别离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