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马大厨发飙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77字
  • 2021-03-07 22:02:15

“来,来,来,叶老师,喝茶,喝茶”,马大厨给叶教授茶杯续满。

大家都不再说话了。

声音管家也不知道哪去了,也许这一切都是个阴谋。当看到邀请函上写的“此次实验请严格保密,禁止对外泄露的时候”,心中就应该有个警报器。

沉默了许久,众人似乎都有了困意。马大厨依然在品着菊花茶。

大林起身,清了清嗓,“都回去睡吧,明天再说”。

舒新又被吓一跳,他今天的心脏估计要受损,本来指着林震宇能成点事,结果人家老小子要跑回去睡觉。

大林再赌,赌对面两个到底哪个是反水的那个。这个局是破烂刘给揽下的,是刘传峰托关系托到的破烂刘,可是这个局不是破烂刘攒的。

最关键的是,这个局是谁把消息散发出去的?破烂刘跟大林说是其中的一只灵,故意给他留了线索。

当初接到刘传峰的“赏金”任务后,破烂刘就托自己的关系进行了调研。原来,每隔十年这个别墅就会浮现人间,然后有十个“志愿者”进去参与实验,但最终走出来的人数永远不会是十个。上个十年,传武就没有走出来。

而马生,叶田,安蓓,李希拉,肖泉五人就是十年前从里面出来的……,当然,现在可以肯定是灵。

这间房子是个制灵容器?

为什么十年之后,这几位又重新回到这里?

现在能够得到的信息主要是从李希拉入手的,十年前李希拉从这里走出去之后没多久,就开始爆火。各大电视台,媒体专访,杂志封面等等数不胜数。可是自从五年前激吻小鲜肉事件曝光之后,人气开始急剧下滑,并且被媒体拍到面容衰老明显……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可能这间房子是个类似于回炉修复的工具。

那这几位靠什么?当然是吃人。所以传武……

这些破烂刘和大林交流过,但没有跟刘传峰讲,毕竟还是有些太残忍。

可是,为什么肖泉先死了?难道肖泉是哪个反水的?这件事情目前无法判断,肖泉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同大林交流的信号。

反倒是叶教授和马大厨有过信号发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其中一人是,为什么此时不站出来反咬另一人?

会不会把这个消息泄露给破烂刘本身就是为了:引君入瓮?

说是针对大林这倒不一定,因为大林和破烂刘的关系目前天底下知道的一只手数的过来。

大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床底下有趣的紧,舒新和宋慈相拥入睡,旁边还躺着个昏死的陈大力。屋内沙发上坐着刘传峰。

这仨人今天是盯上大林了。

屋内几人鼾声四起,想来也是今天累坏了,吓坏了。估计没准一会还得做梦。

大林悄然起身,盘腿打坐,进入冥想境界,继续头脑风暴。约莫过了一个钟头,多少有点眉目。

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个恶灵不但吃人,还吃灵。否则肖泉为什么会死?大林的出现让他们判断出此行必是有人告密。红白双煞和肖泉都已经嗝屁了,无法判断到底是谁告的密。肯定不是红白,肖泉难判断,所以眼下只有对方可能是反水的那个。所以马大厨和叶教授都对彼此有怀疑。大林干掉红白双煞的实力二人都亲眼目睹,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假设马大厨和叶教授俩人中有一人是透露消息那个,为什么此时不自爆,联合大林一起干掉另外一个。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就说明那个人可能有什么令其忌惮的东西或者大招。

最后一种可能,透露消息是为了吸引猎灵人,目的就是要吃掉来参与实验的人、恶灵、猎灵人。这俩人现在都不敢动手,是忌惮大林的实力。

按照对李希拉回来参与实验的推理,这些恶灵一定都是回来修复的,莫不如?

看着地上躺着的陈大力,大林想到……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昨天折腾的太累的,舒新和宋慈还是熬不住睡过去了。起来之后,舒新突然发现陈大力不见了?

他恢复了?大林和刘传峰也不在。

舒新叫醒宋慈,二人走出房间,看见楼下几个人正在客厅坐着,连忙下楼。

刘传峰似乎有些疲惫,大林,叶教授状态还可。马大厨又在厨房忙着呢,一股香气扑来,不知道又在整啥玩意。

舒新赶忙走到大林身边,询问道:“陈大力呢?他醒了?”

大林摇了摇头,示意不清楚。

“那他哪去了?”

叶教授听到这,用手扶了扶眼镜。

早餐依旧很丰盛,不过除了马大厨似乎大家都没啥胃口。大林只喝了杯水,刘传峰没动筷子,舒新很饿想吃不敢吃,叶教授喝了点皮蛋瘦肉粥。

而马大厨一口气干进去了两屉包子。

宋慈也饿,也忍着,她突然想起陈大力,不禁问道:“陈大力呢?他还没醒过来么?”

除了舒新,没人回应她,人找不到了。

这种沉默的气氛在早晨显得一点生气都没有,舒新打破沉默,询问大家今天该怎么办。眼下要紧的是赶紧找到手机,联系外界。然后,找下可以破门破窗的工具。

除了宋慈,没人回应他,其他人几乎无动于衷。

舒新一气之下,拉着对象就上楼了。先从楼上找,一间一间屋子找,他就不信找不到联系外界工具,实在不行拿个锅碗瓢盆一顿乱敲。当然,他还有另一个想法,就是看看陈大力哪去了。真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刘传峰喝了杯水,大概觉得体力不支,想继续上楼补觉。这个时候心还这么大,看来他对大林还是莫名信任啊。

楼下就剩大林、马大厨和叶教授三人了。

马大厨吃完早餐,见大林没有动筷,叶教授也差不多结束了,就开始整理碗筷。

此刻,仨人没有任何对话。

舒新和宋慈把楼上翻了个底朝天,啥也没找到,跑楼下来,依然如此。这下他可真崩溃了,扬言要找斧子把门砸开。随想跑到后厨杂物间去找工具,但被马大厨拦住了。

舒新急眼了,“你给我让开?”

马大厨不紧不慢,“小兄弟,你火气太大了,不好,不好。”

“你给我起开,我要找斧头把门窗砸了?”

“这房子里没有斧头。”

“没有斧头,你唬谁呢?我昨天还听见你咣咣的剁排骨。”

“我说没有,就没有”,马大厨眉眼间不怒自威。他毕竟这坨摆在这里,舒新还是差些。但这种情况已经被逼到极致了,舒新就想揍他,还是被宋慈和叶教授拦下来了。

马大厨清清嗓子,“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七天七夜必须待够,任何人不允许提前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罢,一拳砸向饭桌,后者瞬间干的稀碎。

宋慈被他吓得大叫起来,舒新也跟着有点浑身哆嗦,楼上刘传峰正在补觉,被这声音直接干醒。

大林和叶教授倒是还算平静。

这次暴力威胁之后,舒新也不敢有什么行动了,只是指望着林震宇能站出来说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