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烤肉大餐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88字
  • 2021-03-08 20:20:36

大林没怎么理他们,自己回到屋子里,哦,不是那个小黑屋。

做个科研都死人了,谁还遵守规则……

剩下刘传峰几个显得很尴尬,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还有有点害怕。

而大林又把屋子给锁上了。没办法,几个人只好下楼在客厅里待着了。

陈大力往李希拉跟前凑去,关系的询问着,“希拉姐,你怎么样?没事吧。”

李希拉的声音很轻,“我没事,你没事吧?”,这偶像第一次对自己表示关系,陈大力立马就陷进去了,挺激动。

“我,坦白说,之前确实吓到了,希拉姐难道你不害怕么?”

“我还好,可能我之前拍戏这种场景见得多了。再者,害怕现在也无事于补,我们也出不去”,李希拉继续打坐。

有这样的姐姐在身边,陈大力也似乎静心了许多。

一直站在窗边的叶教授看到刘传峰下来,这刘总怎么着也是商海沉浮,见过风浪,自然气质不一样。叶教授赶忙搭讪,俩人就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深入交流了一番。

舒新和宋慈显然与前面那俩人搭不上话,想去找陈大力吧,人家正往偶像身上凑的那个热乎劲。

还在化妆的安蓓瞧见他俩,缓和了下气氛,“宋妹妹,瞧瞧姐姐这款口红怎么样?有魅力不!”

经历上午的那件事,宋慈恨她恨的牙痒痒。一气之下甩开舒新的手上楼了,主要是烦大波蓓,再一次感觉舒新关键时候老顶不上去,嘴太笨。嗨。

看着自己对象上楼,舒新也赶紧跟过去。

当然宋慈也不傻,就蹲在大林屋子外面。这种情景还是比较尴尬的,自己女朋友在另外一个男人的屋子外面等着,自己还得陪着她。舒新心里也不得劲。

“吱呀……”大林的门开了。

楼下的李希拉睁开了眼睛,往楼上看了一眼。

马大厨在厨房不知道搞啥的,香味四溢,貌似是在烤肉。妈呀,这完全不像是经历一场命案之后的表现,这分明就是庆祝吗。这小半天整了一大桌子典型的大排档料理。(白哥我汗)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的肉,现在这里一共还有九个人,烤了几十串肉串,那边还烤了点豆角、韭菜、蘑菇,地瓜、土豆、还有豆皮卷的是茼蒿?金针菇?还是香菜来着,有点看不清。

再配上几个经典小凉菜,酸辣土豆丝,皮蛋豆腐,陈醋花生米,凉拌假鲍鱼、嘎巴虾,白菜豆腐丝。

说实在的,身边有个会做饭的且愿意做饭的朋友真好,哈哈。

“开饭啦,大家快下来,那个楼上舒小子,叫你对象下来吃饭,还有那个林小子”。马大厨把成品做了摆盘处理,明显的厨师的职业病。

林大林和刘传峰直接在饭桌上表明吃素,没办法了只能吃点凉菜了。

陈大力可能跟李希拉聊得挺好的,也没有那么紧张了,似乎已经忘却了命案事件,这不还帮李希拉夹菜(拿肉串)。

“人家明星都是注重身材的,晚上很少吃饭”,舒新提醒陈大力。

“也是,希拉姐,你能吃这些么?这都不是很健康的东西”,陈大力让舒新递过来点烤蔬菜放到李希拉面前的盘子里。

李希拉点点头表示感谢,“没事,弟弟,该吃就吃,谁能保证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说罢还分享给陈大力几串,“来,一起吃”。

面对偶像的扑面而来的热情和香水味,陈大力醉了,迷醉了。

水足饭饱之后,舒新和宋慈帮助马大厨收拾碗筷。其他包括大林在内一个个都跟着大爷(二声)似的,吃完就坐在那里不动了。

刘传峰还是很饿,因为他没怎么动筷,他不敢吃啊。

反正,大林吃啥他就跟着吃啥,结果没曾想大林就吃了一口饼。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说道!

陈大力倒是无所顾忌,吃的饱嗝连连。鉴于饭前同刘传峰谈的很好,叶教授又凑了过来试图就今天下午某一个未解的问题进行再次的研讨。

刘传峰太累了,还没吃饱,没有心思回应,只能有一档无一档的答复。

舒新和宋慈二人一直在各个屋子找自己的电话,能找到的地方几乎都找了,能翻的柜子也都翻了,总之就是没影了。

当然,大家各自的卧房,并没有进去找。

宋慈趁着别人没看见,小声的在舒新耳边说话,“你还记得那会把肖泉的尸体放进冷库么?”

舒新有些疑问,“记得啊,怎么了?”

宋慈继续确认四下无人,“当时,我们都看见那个冷库门被锁上了,然而我刚才刷完的时候,看见被打开了?”

“会不会是马大厨去拿肉?”舒新觉得这个很正常,毕竟冷库里还是保存些食材。

“你说到点子上了,为啥下午林震宇嘱咐我们晚上别随意吃东西?”宋慈还在提醒舒新。

大概舒新是个憨憨吧,“是啊,他为啥提醒咱少吃东西?”

宋慈彻底无语,已不想再对舒新说什么?当年,舒新做韦氏成人智力量表时,自己记得他的得分应该在115啊,怎么这会儿智商一点没有体现出来。

其实,不是舒新智商下降,是他想到了但不敢说,害怕说了自己女朋友更害怕。

他当然早就领悟到林震宇的意思了,但他不想那么想。毕竟马大厨看上去很正常啊!也是这里最热心的。最关键的是,他无法想象自己刚才吃的是……肉?

想到这,浑身有点哆嗦,赶紧安慰女朋友,“别乱想了,明天兴许我们就能找到人,或者找到电话,咱们早点报警,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夜深人不静,今夜注定无眠。

“滴答、滴答、滴答”,一楼厨房的水龙头没有拧紧。地柜理石台面边缘突然伸出一只没有血色惨白惨白的手。

这只手的主人发出一股奇怪是声音,“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在这寂静的夜里太渗人了。

长长的指甲划过厨房理石台面,那声音,听得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宋慈正朦胧睡意,突然听到这个声音,连忙死死抱住舒新。舒新也是困的不行,他没有听见外面的声音,到时候被女朋友这个举动吓一大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