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床上的尸体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38字
  • 2021-03-08 20:20:15

大力的情况也就这样,大家听的也比较认真。

这时候安蓓下来了,故意坐在大力身旁,一股浓郁的香水味传了过来,胸前呼之欲出,大力下意识的往另一边靠了靠,人群中寻李希拉的身影,可惜偶像回屋上厕所去了。

大力的事情说完了,他点名舒新。

舒新拉着宋慈的手,俩人是深情相拥。他俩从大一就开始处对象,然后一直到现在。俩人早就见过双方父母了,已经打算毕业就结婚。

这次过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玩,这个钱对他俩来说到是没那么重要,当然,如果最后能拿到他俩就去环球旅行。

这边舒新还没有讲完,安蓓突然奇袭,非常犀利的质问宋慈。

“小姑娘,你是不是堕过胎?”

这个问题一问,场面太尴尬了?把舒新和宋慈一下子整懵了!

首先来说不礼貌,再一个也太膈应人了。但这个问题舒新和宋慈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大力看不过去了:“你堕过几次?你还问人家……”

安蓓回来看了一眼陈大力,嘴角一丝浅笑:“你着急啦,弟弟,你违规了哦,我可以奇袭他,你却不能奇袭我哦。”

“你”,陈大力被问的生生憋下去了。

舒新平复了下心情,他心里对大力表示感激。他把宋慈的手握得更紧了。

“我们俩感情很好,平时也有注意。我们准备环球旅行回来之后就要宝宝,在今天之前,我们一直有做好措施,没有你说的那种情况。”

安蓓把大破浪头发往后拨弄了一下,像看穿了一切。“弟弟,我其实到没有说你和她这段,我只是想问你,你有问过她么?”说完,双手一摊,表示奇袭完毕。

安蓓这话一说,弄的即便没事也像有事似的。

宋慈的脸色很不好看。舒新玩游戏的心思也没有了。

马大厨见状,赶紧缓和气氛。主动分享自己来参加实验的原因。让安蓓这么一搅合,大家也没啥心思。马大厨讲啥大家伙也都没怎么听进去。

就在这时,只听见二楼一声痛苦的尖叫!

是肖泉的声音。

这声尖叫太奇怪了,给大家吓一跳。

与此同时,三楼小黑屋中的大林睁开了眼睛。

楼下的人赶紧跑到二楼肖泉的房间。门是半掩着的,陈大力和马生最先到位,一开房门,我嚓。眼前的场景惨不忍赌。

肖泉裸着身子,此处应该打马赛。

胸前肋骨被人剖开,就这么硬挺挺的、光秃秃的躺在床上,嘴大张,七窍流血。因为马大厨先上来的,见此情景,赶紧挡住后面人。

宋慈到是好奇心挺重的,向往前凑着看,奈何被马大厨生生挡住。陈大力心里慌得一批,一屁股坐在地上。出人命啦!

我嚓。这嗓子一喊,呜嗷的!

“我嚓,赶紧报警”!

陈大力连滚带爬赶紧下楼,声音管家呢?我手机被收上去放哪去啦。

舒新和宋慈虽没有直接目睹凶杀现场,听陈大力吞吞吐吐讲了几句之后,顿时害怕的不行,这怎么出人命了。这活动不能参加了,赶紧跟大力跑下楼。

声音管家没声音了,不见了。手机也不知道被放哪去了。

陈大力想着必须报警,拉着舒新和宋慈就要出门,结果门在外面被反锁了。大力和舒新着急了,门开不开跳窗户,窗户不知道什么之后在外面被封死了?

这是要创造密室空间吗?

密室杀人?

舒新:“赶紧喊人,喂,有人吗?喂,有人吗?”

陈大力:“有没有人啊,外面有没有人啊!”

这仨人在一楼窗户,冲外面大喊。

声音在山谷回荡,没有丝毫回应。

与这三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这些人都很淡定。

可能女性天生比较敏感,宋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扯了扯舒新的衣角,然后也提醒了下大力。

三人回头,之见其他人谈定的看着自己。包括从小黑屋出来的,二楼站着的林震宇和刘传峰。

太奇怪了,这可是出人命啦!这帮人怎么都跟没事人似的,他们还是人么?

陈大力心里一股怒气,他在人群中寻找支持。首先想到的就是李希拉,但是李希拉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楼大厅沙发里,若有所思。

相比之下,马大厨还算和大力他们有几句话,大力带着舒新他俩凑了过去,马大厨示意“弟弟和妹妹”先淡定。叶教授也是这个意思。

安蓓那边一副与她无关的样子,怎么做都无所谓。

马大厨带着陈大力和舒新上楼去整理尸体,宋慈不让舒新去。另外,两个劳动力林震宇和刘传峰也在那干杵着,没办法只好叶教授上了。

宋慈还是多了个心眼,不建议大家轻易动尸体,以免破坏现场证据,影响将来警方办案。但好像她的建议无人理睬,反观舒新明显情绪上节奏有些乱,毕竟第一次碰见这种人命案。

其实所谓的处理,就是拿床单给裹上一裹,为了防止尸体腐烂发臭,大家决定放到地下室的冷库里。

暂时安顿好之后,大家都来到一楼客厅。好一阵子,没有一个人说话。还是马大厨打破沉默,“大家都饿了吧,我先去弄点饭吃。”

此情此景还能有人吃的下去饭么?反正陈大力是没有心思了。

此情此景还能有人做的下去饭么?反正好像马大厨依然干劲十足。

从这里开始,我们的视角开始回归到大林身上了。因为陈大力已经被吓得彻底失去了本章的章节主角光环(白哥我汗,本来我想让大林歇一歇的)。

李希拉在沙发上盘腿打坐,闭目养神。叶教授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若有所思。我们的大波,不对,安蓓在窗边拿着小镜子在补妆,都快要把口红吃了,还在抹。

舒新观察这一切,拉着宋慈往二楼走去。陈大力看他们要走,赶忙跟上,这回相比陈大力也发现可能这屋里也就他们仨正常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林身上就是有这种磁场,楼下这仨上来就自动站在大林身后了。

七天七夜,这连一天一夜都没完事,就死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