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红黑博弈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30字
  • 2021-03-08 20:20:33

坦白说,林震宇牌技实在不敢恭维,脑子好像有点笨,怎么也记不住牌。搞得那仨人都想重新支一摊斗地主了,可人家林震宇原本就不想玩牌,是你们硬拉着人来的,你现在要是把人给踢了,可是有点太不讲究了。

就这么凑合消磨时间吧,午夜十一点左右了。这几个小年轻,也纷纷上楼洗洗睡了。

路上坐车一小天,又走了一小天山路,现在也着实累的够呛,躺床上,这陈大力的呼噜就劈天盖地的演奏起来了。

“弟弟,弟弟,坏姐姐来陪你啦”,我们的大力兄刚要有所行动,突然李希拉那张脸出现在自己眼前,下的当时感觉就要……就已经萎了,那种感觉就像被自己老婆当众捉奸了一样。

“我嚓”,大力从梦中惊醒。差点行好事,结果被梦中情人打断了,出了一脑子的汗。

“咣当”,楼下传来什么声音,屋外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大力套上衣服出去瞧瞧。原来是一楼大厅的吊灯掉下来了,这大半夜多吓人。还是年轻人不经事,就大力、舒新和宋慈出来了,再一个看上去比较热心的烧烤店老板马生也出来看了看。

大厅的声音就出现了,“打扰大家休息了,发生了一点小事故,请大家放心,很快就会修好”。

年轻人觉少,精力足,熬几宿也是正常事。舒新觉得天也快亮了,不想睡了,喊大力下楼玩麻将。这三缺一啊,大力去敲震宇房门。

这林震宇睡得也太死了,怎么敲都不开门。

没办法,仨人只好斗地主,谁输就往脸上贴纸条。玩到早上,这仨人除了眼睛以外,都快看不到脸了。

马老板到是勤快,你说干烧烤也算个厨师吧,干这么多年不腻么?

不过看样子,这里除了他,好像也没有人要准备早饭的意思。是不是别人都不会做饭?这就不知道了,会做饭并不等同于愿意做饭,愿意给别人做饭。

也不知道这个科学研究到底是干啥的,今天算是正式开始吧。看看这里面都什么道道,80万真的会这么容易让人拿走么?

马老板利用厨房现有食材整了些早点,还是比较丰富的。除了安蓓,肖泉外,李希拉也没下来吃早餐。

大力有些失望,他其实挺像见见充满烟火气的偶像。林震宇和叶教授下来了吃饭了,一看二人这个生活就是比较有规律的。

叶教授喝粥那声音呲溜呲溜的,喝完用纸巾擦了下嘴巴,扶了扶眼镜。奇怪的是,他放下碗筷的时候,这几个年轻人都不由自主的放下了。大概感觉他这种老师的气场要立马训诫学生了。

BJ时间,不,别墅时间上午8:30,在声音管家的催促下,人总算凑齐了。

肖泉看上去的状态挺好,小头造型整的油光赞亮,但总给人强中有嘘的感觉,与此同时,安蓓的烈焰红唇更加魅惑了。同他俩相比,李希拉到是略显低调,仅是化个淡妆就出来了。

陈大力觉得肖泉和李希拉好像认识,这种感觉不是仅仅因为后者是大明星。

参与科研项目的几个人移步到了会客室。几个人沿着圆形桌子依次坐开。声音管家又来了。

陈大力有些时候就在想,这个别墅的主人或者背后的科研团队是有啥见不得人的么?非得搞这种的。抛开那对情侣就不说了,为毛这里的人都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那个叫林震宇的小子怎么derhe的。

“叮铃……”外面的门铃响了,至此,所有十个志愿者全员到齐。

分别是,研究生陈大力、本科生情侣舒新和宋慈、烧烤店老板马生、著名(貌似现在有点过气)女演员李希拉、跑车男肖泉、红唇大波女安蓓、某高校教授叶田、derhe小子林震宇和迟到男刘传峰。

声音管家布置第一个科研任务,十人分成四组,进行博弈比赛。

比赛规则很简单,每组手里有红黑两种花色纸牌,每轮只能出一种花色,并且每组同时出牌,各组不能连续四轮出同样花色。至于大家花色组合的成绩分数需要各组自行进行推断。

最终将决出赢家和输家。

管家说赢家未必会有相对应的报酬,但输家一定会有惩罚。

惩罚不是即时性的,而是累计。

十天之后,对每个人的积分进行统计,排名最低的不但一分报酬得不到,还将自付十天的食宿费用加上科学研究各项耗损费。

大家可以自由组队。

舒新和宋慈本身就自行组队了,他们俩想拉上大力。

肖泉和安蓓组为一队,并且表示不接纳别人。

大力见李希拉没动静,有点想凑前,但舒新把他拉回来了。

叶教授和马大厨组为一队,李希拉上前询问是否可以加入,他俩同意了。

陈大力不想跟林震宇一队,玩个扑克都感觉那小子傻乎乎的,玩这种游戏就更不用提了。另外刚来的那个,也不熟悉,只好跟舒新两口子一组了。

这样剩下的林震宇和刘传峰就自动化为一组了。

这样四组就分好了。第一组,肖泉和安蓓。第二组,叶田、马生和李希拉。第三组,陈大力、舒新和宋慈。第四组,林震宇和刘传峰。大家按组别在圆桌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重新落座。

第一轮出牌,大家都不知道得分规则,只能随机出牌。红黑之间大家还是希望能够开门红。

声音关家,“好,各组讨论时间结束,请各组按键。”

会议室的大屏幕事实显示,第一组红牌、第二组红牌、第三组红牌、第四组黑牌。

舒新组小心嘀咕,“震宇那小子真是不会玩,怎么还搞出个黑牌?”

“我就说他不行”,大力不屑道,“昨天玩牌没给我气死,我看他那脑子就不适合玩游戏,所以我才选择你俩么”。

宋慈一边笑了起来,“啧、啧、啧,哎呦喂,我们可不是你选的啊,我们是剩下的,可不知道谁想热脸贴人家大明星冷屁股。”

陈大力顿时无语,好吧,说的就是他,这是实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