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还是那个少年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219字
  • 2022-04-01 20:14:17

跟着大林走南闯北也去过不少地方,也玩过不少风景区,有的景区深处盖着小别墅。看起来真是不错,在这种环境里住着小别墅多舒服啊,并且还清净的不得了,真是羡慕死我了,嗨,可惜大林手上流动的余款不多,要不然也整栋玩玩,一年过来住两回爽爽也行啊,比如清明节,或是七月十五啥的。咱们这卷的故事主要发生在某大山深处的一栋大别野内,小伙伴们,啤酒,辣条造起来。哦对了,这卷咱们大林化名林震宇,怎么样这名霸气吧!

——我是你们最爱的旁白哥

某市城郊废品收购场院内平房里。

一老头和一年轻人在涮着火锅,屋里还有一个小孩逗着狗玩。

老头示意了一下年轻人,“大林,来点儿这个?我酿的,可香了。”

不错,正是我们的大林兄。

大林:“行,来一点尝尝,不能多喝,你也少喝点吧叔,现在都柱棍子了,咋了,痛风不遭罪呗?”

这个老头姓刘,曾经隶属某部门,有衔,但不在编,同大林一样。二人曾在某项秘密任务中相识,那次任务极其艰巨,任务最后完成,回来只有三人。

一个现任国家某部门专门负责神秘事件的一把手,一是这个收破烂的老刘头,一是我们的林大林。当年大林只有14岁,出道仅仅两年。这个事白哥将来我一定在番外或前传里好好说道说道,现在不多提。

老刘头:“可别叫叔,虽然我年龄大,可咱俩是上过战场的兄弟,得叫哥,哈哈。”

大林:“好,好,刘哥,刘哥。”

老刘头满意的笑了笑,一饮而尽,大林再给斟满。抬头望了一眼屋里那孩子,“这就是你那儿子?”

大林:“对”。

老刘头望着小林,有些心疼,“那这孩子还能治好吗?”

“应该不行了,不过现在他已经会唇语了”,大林情绪到很平静,没有什么波动。

老刘头点了点头,瞧见小林和自己养的那只狗崽子倒是很亲近,但是也是叹了叹气。

大林夹了一口菜,“刘哥,这几年你过得咋样啊!”

老刘头:“就那样呗!不拖国家后腿呗,自力更生!每天捡捡破烂也挺好的,我虽然退下来了,多少还有些人脉,你这几年恢复的咋样?”

大林夹了几口菜,使劲吃,又示意小林过来,但是小林只知道玩狗狗,“什么恢复不会恢复的,我一直不就这样。”

老刘头眼神比较深邃:“拉倒吧,你若真是这水平,当年还能干掉那玩意?还能把俺俩救出来?“

说完,又呷了一口酒。说到底,当年还是损失惨重,他一只腿没了,装的假肢,大林如今又变成这样,不知如今还在位那个怎么样了?

老刘头:“对了,你现在衔升了么?”

小林过来吃了几口饭,这小子竟然把肉都挑出来喂豆豆了,豆豆就是老刘头养的那只狗。

大林:“没有,和你平级,衔不衔的无所谓,毕竟咱们这种是永远无法公开的。”

老刘头:“说来惭愧,刘哥我当年那会,不只我自己哈,就我们那一代除了抱着为国出力的心思,也挺在意衔这个东西的。不过我退下来之后,无所谓了。那你单位还联系你吗?”

大林:“有十多年没联系了,当初离开的时候我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找我,我想这么多年,应该事情他们都能应付吧。或者他们没准找到更厉害的人了。”

老刘头起初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又点了点头,或许是同意了大林的这个说法。毕竟今夕不同往日,长江后浪,浪里个啷哩个啷哩个浪。

“其实,给不给我挂职都无所谓,真出大事,即便不叫我,我也必须去,这即是师傅的遗训,也是我的使命”,说罢,大林一饮而尽。

酒过几巡,这俩人才发现,这肉都没怎么吃,全让小林喂给豆豆了,这孩子太败家了。你瞧那小豆豆摇头尾巴晃的,可真是给肉就是爹,连老刘头叫它都带搭不惜理了。

大林看着自己儿子玩的这么开心,心里也是挺高兴,小林本身的特殊情况,和他玩的小朋友就比较少,看来回去应该给他弄个宠物了。

老刘头点上了一根烟,“说吧,你今天来想让我帮什么忙?”

大林放下碗筷,用纸巾擦了下嘴,认真的说道:“我想让你帮我介绍生意,联盟现在的风气啊,我有点看不上,像我这种平时不挣钱的人(义务除灵)出去办事容易受挤兑,所以我哪天没钱了想接个有钱的活就更不好接了。”

老刘头啧啧的笑了起来,“你小子啊,输给现实了吧!我这几年其实也没少关注你,你不是有一次……”

大林摇了摇头,“清姨生前有交代,待那孩子长大了,给他置套房产,那两次的钱给他付全款了,阿伟也不容易,他舅舅倒是个好人,但架不住那不着调的儿子啊。现在想想要是当年清姨真收养了他,如今也是我弟弟了。”

老刘头又点着了一根烟,“那单位给你那份?”

大林摇了摇头,说道:“那份不能动,那是给黎叔和小林的,万一我将来出事,毕竟国家单位说话还是算数的,到时候留给他们。那次那笔钱,外加这么多年的工资,也有不少了,但是坚决不能动。我手里现在没什么现钱了,急需一笔,因为我有事要去做。”

其实,大林没完全说实话,单位那份钱他分出一份留给老刘头了。老刘头当年受伤退伍,上面给了一大笔钱,但是那次死的弟兄实在太多了,而且由于任务最大级别的保密,所以很多情况都没法说。

那些弟兄他们并非是猎灵者,只是顶尖的特种兵。当然家属也得到了很多抚恤金,但老刘头还是把钱都捐款名义捐给家属了,还有就是资助那个乡镇里的娃娃上学,这一来二去,基本上就身无分文了。

不过,人家自己在城里收个破烂,图个逍遥自在。

所以,万一你哪天在自己家小区看见收破烂的,搞不好就是破烂刘瘸子。

这俩战友聊了很久,小林在旁边抱着狗狗都睡着了。大林小心翼翼的抱起乖儿子,向刘瘸子辞行。

刚走没多远,只听刘瘸子喊道,“大林,你……”。

大林回过头,面对微笑,“刘哥,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你还恨他么……”,这么多年来,刘瘸子一直想缓解大林和那个人的恩怨。

这句话,大林没有回应。

不再回头,径直朝外走去,一如当年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