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飞流直下三千尺』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35字
  • 2022-01-24 12:00:36

战骁的脸色很难看,他脑子很乱。

一来,他觉得自己被大林给利用了。二来,突然得到自己可能被发小欺骗的事有些懵逼。

阿伟继续,“林哥我们三,去你发小城市办事,碰巧遇见了他。他这两年在外面过得也不太好,没有啥文化,不能找到啥像样的工作,在厂子里也很累,谈了两个女朋友都吹了。白天那会你告诉我们说李淡淡他爹租了近一百亩的花生,为的是啥。还不是为了能够让他在城里面买个房安家立业。他太着急赚钱,办了点蠢事,被我们给逮住了,从他嘴里无意间知道了你的情况。我们马不停蹄就赶了过来。”

战骁牙关似乎咬紧了,“行了,你别说了。我们祖祖辈辈守护这口井,能够进到这里来的外人,目的就是只有一个。你甭说的那么道貌岸然,人性都是自私的。林大林,我以前真是高看你了。”

现在,战骁心里想的全是闯进来的外人就是为了抢东西。他自己受到的训练和接受的教育就是:作为守井候选人一定要守护好这口井,因为它关系这本小队(乃至本村)的所有老百姓的生命。

五爷伸手示意战骁淡定,把视线放到大林身上,似乎已有应敌之策。

老头子双臂与肘呈直角,上下平行,手掌相对,后上下调换,口中吟咒。只见,山谷四周四根石柱拔地而起,石柱彼此有电光相连,顿时周边整个空间都被罩住了。

一直自山顶观察形势的汤子见此形势,顿感紧张起来。

战骁往前上了一步,五爷把他拉了回来。

那边阿伟也往前走了一步,“董哥,我劝你还是别上手”。

这六十多岁的老爷子也不知道修的啥功法,蹭的一下拔地而起,右手空中一抓,一团水汽凝结而成,像大林推去。

“嘿,小子,你私闯我们禁地,今天就别想出去了,让你俩知道知道我的厉害,看招!『大珠小珠落玉盘』”。

一团水汽转化成不同的水珠,似软绵但很有重量,直接砸向大林大位置。

大林双臂伸展,单腿支撑,身形飘逸往后瞬移。阿伟顶上,双手斜上方45度推去,一阵风乍起,所有水珠的行进路线转移到旁边,把地面狠狠的砸了个大坑。

就当阿伟把所有的注意力用来对付半空中那个老头时,一股热流自脚底升起往上串,额,强调一下,不是尿裤子。

阿伟的腿动弹不得,死死被捆住,定在地上。

原来,战骁出手了。暂时解决了阿伟,战骁起势,已蛇形遁走方式冲向大林,“看招,『泉眼无声惜细流』”。

两条水流从战骁手中生出,弯弯绕绕奔向大林。这种招数它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缠住对手。因此,严格意义上讲,攻击性并没有那么强,顶多算是个辅助系。

看着眼前这个人朝着自己跑过来,大林到是忽有回忆之感,战骁他终究还是狠不起来,这自己修的灵术也没有丝毫凌厉之感。

大学的时候,他就是个老好人,不太懂得拒绝别人。他很在乎别人,所以也容易被别人所“伤”。因为时间长了,他多做的就自然而然的变得理所应当了。看来,今天一战,自己和他的关系估计也要掰了。

两股细流合并一股向林哥冲来,大林保持镇定,并未后撤,而是缓缓升空,“老董,你也不易,你们守着这口井也能悟到水灵术,也是你们的机缘。我不解释,多说无益。作为老同学,我今天教你一招,日后你再来找我,咱们在练练手,看好了”!

大林升到半空,身体瞬转360,眼神犀利,双手双指(食指与中指)正反相对,呈于胸前,进而化掌,后右掌左上移动、左掌右下走去,颠倒180再次呈于胸前。

大林嘴中念咒,之见那深井中的水犹如龙吸水一样,化为几柱奔向大林的胸前的掌中,逐渐变成一个水球,“老董,看好了”。

五爷见状心惊,大道不好,再次施术,“『大珠小珠落玉盘』”,无数的硬核水珠像大林砸去。

阿伟有些着急,可是身体被缚住,转不过去,有些吃劲。

大林毫不紧张,右手双指天空中划一道斜线:『飞流直下三千尺』。

一道道水波化为水剑像五爷和战骁射去。水剑到处,犹如寒冰,令人不寒而栗。

五爷双拳紧握,形成一道水墙欲阻挡,但没挺过3秒。水剑穿过其身体,整个人身子从半空中飘落。

这边战骁见状,忽感水剑杀气贼重,奈何自己能力有限,懵逼了,不知如何应付。

当然,大林不可能伤他,而是动动手指,更改方向,水剑从战骁身旁绕过,直接射向其身后的大树,树干中心直接穿过,劈为两半。

战骁是吓蒙了,他从未经历此类事件。自小他也对修习灵术不上心,眼看那边五爷掉了下来,赶紧跑过去接住。

战骁分心后收力,阿伟也脱开身来,大林自空中缓缓落下。

五爷胸口憋闷,似有呕吐之意,想想刚才大林水剑劈树的力道,就可以共情五爷所受之创。

但大林真的下的去手?

实则不然,五爷不是恶灵。尽管五爷确实对自己下了死手,但那也是他职责之所在。

大林的力道多数都避开了老头子的要害部分,留那么一道两道就是为了杀杀他的锐气。说实在的,面对一个刚才要杀你的人,先考虑自己的生命,然后再想道义。

命都要没了,你还要对凶手“尊老爱幼”?

阿伟上前迎大林,被大林拒绝,二人来到井边。

战骁关心五爷伤势,又想阻止井边二人行动,奈何自身实力不济,不知怎么办才好。

些许片刻,五爷慢慢缓口气,安抚下战骁。眼下这形势已然明朗,战骁也并非没有自知之明。他二人能做的就是见证那边二人所做之事。

千年啊,千年啊!千年的守护难道真的就断送在自己手里?

想到此处,五爷胸口愈发憋闷,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后,嚎啕大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