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探灵手表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79字
  • 2021-04-24 18:54:39

经过了昨晚上的折腾,别的楼层的学生也没睡好觉,就像林大林。

“爱情不是买和卖,想买就能卖……”。

大林把被蒙上了,该死的“神曲”还没完事,把枕头扔过去了,这是个二人间,只有两个人。

“汤子,你能不能把你那个破电话关了成不,我一宿都没睡个好觉。”

汤子,还在那张着嘴睡觉呢,张嘴睡觉的人,总感觉是小时候吃奶没吃饱似的,于是留下这么个习惯。

大林,往那边望了望,汤子还在那撅着嘴了,大林把床头的一本书撇了过去。

汤子蹭的一下起来了:“我去,林哥你能不能行了,我听见了刚才,可我就是起不来,你这家伙还真撇书过来了。算了,不睡了,我去,你给我弄醒了,你还睡,不行,起来。”

一把就把被掀开了。

此情景少儿不宜。

汤子:“……”

时间过了一分钟。

大林:“你自己没有啊,瞅够没有,把被给我拿来。”

林哥,把被往回拽了拽。

汤子:“我考,你还裸睡啊!你还是起来吧,今天学校给毕业生开会,喂。”

时间过了二十分钟。

两个人,收拾完毕。

大林和汤子不是一个系,那怎么住到一屋去了腻?

从大林角度讲,自己有些事情不想让同学知道,也没有必要和他们走的太近,这对他班的同学有好处没坏处,再者一个人两人间多清净啊。

没曾想汤子这小子搬进来了,汤子为啥要搬进来腻,因为和同学闹点矛盾,碰巧就搬进来了,具体详情,以后再表。

二人下楼,路过昨晚事发现场,现在那里还围观一些人,人啊,总喜欢凑热闹,大家议论纷纷。

学生甲:“说起来,你们都不能信,你说小峰这小子,长的也不威武啊,怎么能一个人撂倒四个的,而且个个重伤。”

学生乙:“这谁知道呢?搞不好平时都是装的,所以说谁平时欺负他了,都悠着点,这小子毕业要发威啊!”

学生丙:“扯什么呢?小峰这个人除了没事总觉得自己帅,没啥的,人品还行,挺讲究一个人,平时也挺老实的,这里有猫腻?我看他不像做这种事的人,难道是失恋了,酒醉了?”

学生丁:“行了行了,都别瞎掰了,别把自己整的都像柯南似的,赶紧走,毕业生大会一会晚了都,全不给毕业证。”

人群不欢而散,而大林却迟迟不动。

汤子:“咋了,你没听说,快晚了啊,合计什么呢你?”

大林:“我不去了,你先走吧!”

汤子:“为啥啊?”

大林:“想拉屎,行了吧,我总不能憋着吧!”

汤子:“你真猛,我先走了,我可不想被人扣了毕业证,你中午去哪个食堂吃饭,小艾想让你……”

大林:“哎呀,走你吧,真墨迹,我知道了,我到时候去找你们俩。”

汤子走了,大林为什么没走,那是因为他的手表的表针动了一下,当然这一切只有大林能感觉到,因为平时不会有人注意这块手表的,他们不会注意这块手表还可以倒着走的,这块手表是师傅留给他的。

他的师傅,何许人也,反正是个嗷嗷牛掰的人,可惜翘了,嗨,总要给年轻人留点牛掰的机会吧!

凡是恶灵出现的地方,这只表的表针都能感应出来,表针是用特殊的材料制成的。

这下知道林大林是干什么的吧!对,『猎灵人』。

走廊里没什么人了,那个事发现场还被封条隔着,大林往四周观察了一下,试着把手放在四周感应了一下,表针依旧回往动了几下,貌似这次的恶灵是个怂货,估摸着用不着费多大的力气,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路子。

有些恶灵虽然级别低,但是净整些野路子,有些时候摸不着头脑。

当然了大林多数情况下也是些野路子,大林师傅那可是叱咤风云BOSS级的人物,可惜大林估计连根汗毛都没学到,大林说了,咱就是个普通人,你以为是武侠剧男主角啊,那家伙什么绝世武功都成你的了,咱呐就低调点儿,“一招”走天下,爱谁谁!

大林的确很普通,不具备男主角的模样,身高就1.75M,脸上还有几颗青春的痕迹,算了,实际就是青春剩下的痕迹。

不过,说老实话,他本人的面上年龄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10岁?嗯,这是咋回事,搞不好是童子功被,就是从童子就开始练功了,这话不假,不过这里有说道,等下次跟你说,先透露你个秘密,搞不好永远这样了,我说完了。

大林思索着,有必要调查清楚,是属于哪一类的恶灵,自己也好做些准备。

大林盘算着,昨天晚上那小子估计去派出所了,得想办法问出点东西,该找谁呢?对,找柳钢,他是公安机关工作,搞刑侦的,这点忙肯定能帮上。

电话打过去了。

柳钢:“喂(第四声),哪位啊!”

大林:“是柳探长不?”

柳:“你是谁啊?”

大林:“林大林。”

柳钢:“淋什么玩意儿啊?”

大林,可真行啊,这才过不长时间,就把我忘了,这家玩意都整出来了。

大林:“林——大——林。”

柳钢:“我靠,林哥。”

大林:“我晕,钢哥,我和你儿子差不多一般大啊,你叫我林哥,你这不折我寿吗?”

柳钢:“要得,要得,那是必须地,俺家熙子要是敢叫你林哥,我废了他,怎么着也得管你叫叔,要不是你,他老子活不到今天的。我最近比较忙,其实早就应该抽出时间请你吃顿饭的,没好好报答你啊!”

大林:“饭就不必了,报答可以,正好我有件事!”

柳钢:“啥事啊,大林一开口,钢哥啥事都能给你办喽,在A市没我办不成的事。”

大林:“钢哥,你这可是吓着我了啊,我就一个大学生,哪能惹上那帮神啊,折腾不起,我想让你递句话,我要到一个派出所去见个人……”

柳钢:“就这点儿事啊?毛毛雨了啊!NO 问题。”

大林:“那谢你了啊,钢哥。”

柳钢:“我说大林啊,是不是又是?”

林哥沉默。

柳钢:“明白了,不问,不讲。老规矩,我经历过了就懂这个事,你是跟进去那个有啥过节?”

大林:“钢哥,没有。就是去打听点事,按程序来吧,别给你添麻烦,最近市里要换……届了吧,不能再这个节骨眼上给你找事啊。”

柳钢:“明白,大林,那天我真的请你吃饭啊,顺便商量商量我儿子那点事儿。”

大林:“我说,钢哥,这事儿咱能不能不提,成吗?你是不是总以为我干这行风光啊,我不是打击你啊,别把你儿子往火坑里逼啊,我肯定不太收他当徒弟,你这爹是怎么当的,不给力啊。”

柳钢:“那这个事,以后再说,你等我电话啊!”

这柳钢,自从上次帮了他,还惦记着把他儿子送过来跟大林混呢,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

柳钢办事果然利落,十分钟,电话来了,一切搞定,下午大林直接去派出所就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