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追忆“华年”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78字
  • 2022-01-10 18:09:38

开饭啦,饭桌上哥四个推杯交盏,当然这个时候基本上都是汤子和战骁喝,向来公关这事都是汤子负责的。

大林和阿伟就是跟着,多少喝一点。战骁回顾了大学时候发生的点点滴滴。时不时还吐槽下大林,人太特儿,不与同学接触,一天天也不知道干啥,感觉整个人都比较呆。

原本班里除了司徒,别人都不愿意跟他说话,自己也瞧不上他。不过因为那次学校篮球赛,自己被物理系那小子给绊了一下,胳膊断了,着急去医院,当时班里同学东凑西凑也没多少钱。而咱们的林大林直接拿出了一摞(钱),当时给大家都震惊了。

从那次开始,自己对大林的印象改观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人家的。

结果,大林还是那个样,班里有啥集体活动也不参加啥的,对他有意见的同学还是不少,自己也不好与他走的太近。

但是,最有意思的是啥?

汤子和阿伟听到战骁讲到这,立马来了兴趣:“是啥?”

战骁又喝了一杯,忍不住笑道:“他背着大家干了件事,被我和两个同学看见了,当时没笑死我们,我们左合计右合计感觉他也不想是这种人啊?”

汤子赶忙追问:“老战,你可别卖关子了。”

阿伟刚忙又把战骁的酒杯填满了,“赶紧说啊,董哥。”

战骁瞅了瞅大林,似乎在请示,大林的表情就是你想说就说呗。

“事是这么回事。我们班有个女同学长得很好看,班花就不用说了,论颜值在学院也是可以排上号的。当时,我舍友从大一就一直追她,她始终不松口。”

“学院也有其他班的男生追她,她也没同意,反正她的回复就是自己现在不想搞对象,想学习。我舍友苦苦守候了两年,后来放弃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那女对他的动心了,反过来追他了?”汤子按照熟悉的套路来揣摩剧情。

战骁摇摇头:“班花确实动心了,但不是对他,而是体育学院的一个男生。”

阿伟明白了:“体育生啊?”

汤子啧啧啧起来,他想表达的意思很隐晦,哈哈……

“那体育生我见过,还不止一次”,战骁继续沉浸在回忆中。

“啊,你朋友啊?”汤子撇嘴,似乎对这个体育生的人品不耻。

战骁否定了汤子的猜测,“不是,我是见过他几次,主要是因为他是我舍友老乡。来过我宿舍几次,他们老乡总聚餐。那个体育生的有个哈雷。那会学校偶尔会管,但也不是很严,这小子骑个哈雷老拉风了。”

说道这里,汤子忽然想起,“我勒个去,不会是那小子吧,你这么说我还有点印象。那会我确实总听见宿舍外面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我听他们说有个小子买了辆哈雷。”

战骁点了点头,确认了这个信息。他继续道:“关键是啥,那小子带班花兜风的时候被我舍友看见了,我舍友当时就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苦追了两年的班花最后被老乡给撬了。”

“那天晚上回来,自己扛了一箱啤酒,非拉着我们喝。我舍友那人其实比较能忍,也比较理智。”

“这事说起来不是说去把人揍一顿就能完事,咱先别说能不能打得过,就说人家班花也一直没有同意说做你女朋友,那就不是你女朋友,所以你就不能说你老乡撬了你的墙角。”

这战骁越说越起劲,又造了一杯,那边阿伟赶忙再给倒满。

战骁继续,“我们当时宿舍几个兄弟也都在劝我那同学,他总体上来说还算冷静,但就是觉得心里憋屈。”

“后来,聊着聊着才知道,其实有一次我舍友陪班花去买东西碰见那体育生了,舍友还彼此介绍了下。我舍友说其实体育学院那老乡人还不错,平时有啥事支应一声都没问题。可能,有时候他自己也说不清楚那班花到底想要的是啥,所以就没成功。”

汤子举起杯跟战骁碰了一下:“你舍友挺大气啊”,其实这话挺讽刺,当然讽刺的是那个班花。汤子心里合计,班花想要什么,难道还想不到么……

战骁放下酒杯,“其实,我舍友真是个好人,但这种事情不是一厢情愿的事。那天晚上他喝多了,不到10点人就不行了,我们给他抬到床上后,心里合计着能不能为他做点啥。”

“我去”,汤子感觉到了高潮点,他本科期间对打群架老敢兴趣了,“你们不会去把体院学院那小子给揍了吧。”

“没有,没有”,战骁连连摆手,“我那会胳膊折了以后一直没恢复,伤筋动骨一百五(天)啊。我们宿舍老幺想了一个主意,半夜给那小子摩托车卸几个零件。反正就在宿舍旁边的停车场。”

阿伟皱了下眉头,“卸零件,会不会太危险了?人家回头再开,别出啥事故。”

“卸不了啦,还没等我们去卸零件,就被人捷足先登了”,说到这,战骁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伟:“那小子提前开走了?”

汤子:“伟哥,你啥理解力?是提前有人卸零件了?对吧,老战。”

战骁笑了起来,“哈哈,不是卸零件。你听我说,那天晚上我和其他舍友一共三个人等熄灯之后,从二楼窗户跳出去的。”

“我们合计,干完坏事就跑出去通宵打游戏,不回来了。结果到停车场,远远望见一个黑影在那个哈雷附近转悠。”

“走进一看,我靠,林大林。好家伙,左手拿个大钉子,右手拎个锤子,就听见咣咣的往车胎上砸啊,不一会,前后轮都瘪啦。”

汤子和阿伟都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来对着大林,大林啃着鸡翅正香着呢。

战骁把汤子和阿伟的注意力拉回来。“我们当时看见大林干这事,心里都很震惊。我当时脑子就想着平时也没见到大林和我舍友走的多近啊,这会出来给他出气。”

“如果真是这样,你还别说,人还算不错,够讲究。”

“当时,我们宿舍老二没忍住喊了一声:嗨,林大林,你还真损啊你!给人轮胎放气。然后你猜怎么着?”

汤子,阿伟异口同声:“怎么着?”

战骁继续道:“人家林大林同学特别淡定,回呛了一句,我要是损就不是扎轮胎这么简单了,我把他俩轱辘都卸了。”

“哈哈哈哈,哈哈,像,像林哥说的话”

这顿饭吃的挺爽,席间战骁又唠些别的,汤子这个人没事跟着符合一下:对对,林哥一直就是那臭德行。

相比较来说,阿伟与大林的关系还没有到汤子那地步,再者自己向来口风也比较严,也就听听没说话。

至于为什么战骁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为什么放弃考上的银行职员工作?饭桌上谁也没提,总之现在不该问的、不合适问的就不问。

大林仨很久没吃的这么痛快了,一个个肚子都吃的滚瓜溜圆。汤子时不时的打个饱嗝。

酒足饭饱之后,汤子在葡萄架下乘凉,阿伟负责饭后刷完。

战骁和大林出去遛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