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老同学董战骁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139字
  • 2021-03-08 10:35:12

一口井,一个屯,一代又一代的守井人,一个隐藏了千年的秘密。

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可……………事情,太多,太多!

--------我是你旁白哥

“头顶着太阳,燃烧着青春的余热,他从来不会忘记……”

大林的手机响了。

汤子开着车透过镜子看后座睡着的大林,旁边阿伟自己在玩手机。

汤子嘱咐阿伟,“我说,你把林哥电话看下,认识的你就帮忙接下,不认识就挂断,让他多睡会。”

阿伟拿起林大林的手机,上面显示董战骁。这名霸气哈,不认识,给挂了。

大林他们仨刚结束一个案子,原本决定回家的。但大林说想去同学家看看。这个同学就是董战骁。

到了县城,大林也醒了,仨兄弟先找了个地吃了点饭。之后大林有事去见了个人,汤子和阿伟逛了逛超市,给战骁家带了些东西。恩,无非就是米面粮油,烟酒糖茶。

往乡下的省道开,其实挺考验技术。因为要翻山越岭,而且每个岭都是大岭,弯又急又多。阿伟和汤子都想抢着开。俩人最后商量一人一半路程。

其实,像这种山路春夏秋还好,冬天还是多少有些危险的。冬天雪后化冰,岭上背阴的地方见不到太阳,冰不容易化,不好开车,根本一点刹车都不敢踩。这路一边靠山,一边临崖。别看这俩小子现在一个个争抢的,真要是冬天那会过来,说不准谁都抢着不开。

约莫四十多分钟,到了战骁家的村子了。大林远远的就望见战骁在路边招手。战骁这人说起来也比较怪,毕业那年本来他已经考上了某银行,三方协议也签了,可是不知道咋的说放弃就放弃了,直接回老家务农。

如果不是前阵子有同学跟大林说,大林一直认为战骁现在还在银行。究其原因,大林也多少了解到一些,这次过来一则是聚聚,二则也听听这位大哥自己怎么说,到底如何决定自己的未来。

战骁的笑容倒是没怎么变化。大林下车,战骁迎了上去,“大林,你咋一点没变呢?哈哈!”

大林:“这才过多长时间,哪有什么变化啊,这俩是我朋友,这次路过说跟着一起过来玩。”

汤子,阿伟纷纷与战骁握手致意。

“二位兄弟都是林总公司的领导?”战骁打趣说道。

阿伟赶忙谦虚回复:“没,没,没,董哥太客气了,我们就是打杂的,我们公司领导只有一个,那就是林哥。”

战骁把哥仨往村里引,几人边走边聊。

战骁:“毕业后没少听同学们谈起,说大林开了个咨询公司,挺厉害,走,我带你们转转,那个温兄弟,回头你把车停在我家院子里就行。”

这个村子看上去不大,实际上村子很大,只不过各个村民组分散在不同的山沟里。

战骁这个村民组是六组,不过当地方言都不怎么叫组,一般都叫小队。所以咱们这里就入乡随俗,六队人口百十来人,村里大部分居民务农为生。

一般主要种植玉米和花生等经济作物。六队绝大部分年轻人都出外闯荡,有的考上大学在外面安家,但相对没有那么多,而且念书走出去的回来的几乎没有除了战骁。多数年轻人还是说去周边县市打工,逢年过年回来。

汤子看见眼前那一大片上千亩绿油油的良田,顿时有种地主转世投胎的感觉。赶忙拉着战骁问到,“兄弟,这些玉米和花生等着秋收之后能卖不少钱吧。”

战骁边走边说:“现在说不好,每年夏天都会刮点风,台风不知道啥时候就过来的。要是赶上台风年头,雨大容易涨水,那收成就不好了。如果说风调雨顺,那就看农民家里地多地少。地多一点的,花生能卖个好价钱。”

汤子听到这里顿时就来劲了:“林哥,咱们在这租一块地吧。”

大林瞄了他一眼,没说话。

现在赶上村村通工程,农村的路也好多了,不是柏油路就是水泥路。前边轰隆隆的过来一辆手扶拖拉机。男人带着帽子,嘴里叼着烟卷,女人也带着帽子,但是用纱巾又裹了一下。

战骁冲着他们挥了挥手:“李叔,去花生地拔草啦!”

李叔冲战骁示意了一下,李婶应道:“小战,你家来客人啦?”

拖拉机缓缓而去,战骁回过神来,拉着那哥三往前溜达。咱们大家也知道,大林话没有那么多,所以基本上就是战骁给介绍介绍周边,汤子跟着应着,阿伟呢就是拍照片。

其实,阿伟心理有盘算,回头找找战骁商量。为啥?他舅老高不是有娱乐城么,还有KTV啥的,眼前这上千亩的花生正好可以做干果啊。再说,战骁又是林哥的同学,顺便也帮下忙。

绕着田间走了一大圈,空气真是太好了,就是农作物自然而然的气息,真的让人忘记所有疲惫。阿伟趁着别人不注意,双指在鼻前饶了一圈,一阵微风拂过,好甜好香。如果将来真的退休了,不如在这块置间瓦房,种几亩地,颐养天年。

逛了大半天,几个人也是饿了。走,去战骁家吃饭。

有小伙伴可能会问,为啥不下馆子?哈哈,其实,来战骁家就没有必要去什么农家乐之类的特色饭店了,在自己家吃岂不是更好。

来到战骁家后,大林才觉得不如去饭店了。感觉挺不好意思的,原来战骁是自己一个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也没有打听过战骁的家境。战骁安顿好仨人就去厨房忙活了,这仨人只有汤子会做饭,就去帮忙搭个手。

阿伟和大林在正屋坐着。战骁的家其实很简单,就是普通的农村家庭陈设,但是很干净。阿伟有些奇怪,问起大林。

阿伟:“林哥,你不是说战骁他考上银行么,怎么后来回老家了。”

大林直接脱了鞋上炕躺着了,闭目养神,“毕业后我也没怎么联系他,当时着急走,很多事情也没细问。”

哇,厨房一阵香气传来,好馋啊。上午的时候战骁就把鸡宰好了,院子里的辣椒摘几个,再去弄几颗新土豆,哇太香了,实在受不了。先不说了,白哥我去厨房闻味啦。

开饭啦,饭桌上哥四个推杯交盏,当然这个时候基本上都是汤子和战骁喝,向来公关这事都是汤子负责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