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雨夜斗法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87字
  • 2021-12-30 13:35:53

老高头这两年生意做的挺大,开始搞起商业地产了,这不在辣条居住的H8市也弄了个购物广场,听说某卫视的什么高收视率节目“作妖吧,大老爷们”也在这里录过节目。

如果这次来除灵是大林和汤子,肯定颠颠跑去老高头的大广场住啊,吃啊。上次救了高富帅之后,大林可是所有高家产业的黄金VIP会员啊,每次消费还可以积分。

如果一间超豪华的总统套房才100块钱,你去不去住呢?当然去啊。

可阿伟就不会去,或许以前会去吧,毕竟不花钱啊。

就是吧,阿伟觉得大高还行,但是二高那傻吊总觉得自己要分他家财产似的,一天天的那个样,看着都烦,想着还是自己要抽身一些比较好。

大林这边,多数活(除灵)都是没钱的。要是碰见有钱的活,谁参与了,钱大家均分。

在大林那里,生活费什么的自己都不用掏,所以自己兜里现在还是有点的。阿伟找个商务宾馆住下了,简单洗漱之后,出去蹲点盯人了。

其实,有件事情阿伟不知道。大林给自己和汤子买了人身意外保险,干这行万一回不来了,小林和黎叔,包括汤子他老娘也有点保证。

保险这事没阿伟份。阿伟家除了老高头,还有大高和二高,人家根本不差钱。

小伙伴别觉得大林小气,还记得不大林给阿伟钱,让他买套房子,这是前面交代的,白哥我记得之前讲过这件事,如果没讲以后单开一张番外说道说道。

一连跟了两天,这个辣条生活真是规律到刻板,甚至有些强迫倾向。

比如,做兼职的时候,只坐同一辆公交车。

即使同样能到达目的地的车来了一辆又一辆,人家也绝不正眼相看;;

即使他等的那辆公交车一个小时也不来,他也等。

但他有个时间限制,什么限制呢?

就是到达超市的时间必须是那个点,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

就像他早晨从家里出来,晚上下班回家,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

从上面这些信息来看,辣条确实像有强迫倾向的人。可有强迫倾向的人不都是很爱干净吗?看看他租房的那样,莫非此人是强迫——不干净?

正如阿伟所料,盯着辣条这两天,从来没见过他吃饭,而是见到了他再吃别的“东西”。

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当下阿伟也做好了除灵计划。

又是一个雨夜,又是同样为生活奔波的那群人,走在各自回家的路上。

这个天气对于阿伟来说是最好不过了,雨下的越大越好。如此这般,路上到时候就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了吧。

“喂,小伙子,加点小心,前面那个井盖打开放水呢”。

若不是身后这位老大爷提醒,阿伟今天没准就交代在这里了吧,一不小心掉进下水道……

太缺德了,不是早就有新闻播过类似的报道吗,怎么还有人这么干。

阿伟谢过老大爷,来到辣条家楼下,什么也不干,找个别人不易发现的角落,等。

此时此刻是风雨交加,却没有电闪雷鸣。阿伟凝神闭气,蓄势待发。

“咚,咚……”,楼上那个老式上弦的时钟如约而至,十点整。

雨还是那么大,风却更大了。

楼下黑暗角落里的青年睁开双眼,双手变幻手势,大风扬起水飞扬啊。那小区里至今都没有排净的雨水被一股龙卷风卷起直奔辣条所在卧室的窗户。

砰的一声,水柱干碎玻璃,直接冲向辣条的电脑。

又一声,电脑屏幕干碎。

这两下,直接打断了辣条的进食,从那张足有脸盆大小的口中,刚吞进去的黑烟被打断的吐了出来,这恶灵转过头来,依旧发出了gen gen的笑声。

阿伟也跟着笑起来了,心里盘算着看你一会怎么笑的出来,单手一挥,这雨顿时变了角度,腾出能容纳一个人出去的空间,阿伟刺溜一下滑了进去。与此同时,楼上一股黑烟冒出紧跟其后。

一人一烟,一点雨都没淋到。

阿伟把辣条引到了这小区后面那条街上。

这辣条刚化为人形,不紧不慢的说道:“臭小子,敢打断爷爷的进食。”

阿伟:“怕你噎死!”

“gen gen gen”,这辣条笑的依旧这么恐怖,“也罢,吃那些东西早就吃腻了,瞧你这身细肉不错,就当我的夜宵吧!”

阿伟双手一摊径直向后倒飞去,“我怕你啃不动啊!“

无敌那双眼睛顿时变成了黑色,双手交叉,呜哇呜哇乱叫一起,从自己身体边冒出五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恶狠狠的朝着阿伟扑来。

阿伟修风灵术。其实,风灵术最牛逼的地方便是可以借势。说白了,大家想想,一阵大风刮来,什么不都被卷起来了。我们从未听说有人被风刮死了,只会听说大风刮来一个大石头或者刮倒一棵大树把人砸死了。

阿伟双手上下翻舞,念术施咒,身后五股龙卷风凭空升起,借着大雨,转而形成龙吸水,顶了上去。

这边各自化身分庭抗礼,那里俩人真身也近身搏击。

先说那龙吸水化身,见那黑烟换成人形,自己也不甘示弱,不过幻化出的透明人真是难看,但是本事却不一般,那无敌化身一拳打碎它的脑袋,转而竟又复原了。

这水人可是气愤不已,张开大嘴一口吞了无敌化身的脑袋,这个场景看着很搞笑,为啥,因为就像一个大泡泡把人的脑袋罩了进去,不痛不痒的,毕竟是水人,没啥智慧。

阿伟那边掌掌生风,犹如片刀,刀刀均砍在要害之处。奈何这辣条君像个面条似的,整个人变得软了吧唧的。你再怎么砍,就像砍在海绵上的,多大的劲也都没有了。此种情景让阿伟一时也找不到办法。

生死之战之时,你没辙,那对方谁还傻着等你想辙啊,

辣条真身,大嘴一张,无数黑烟冒出,这条路上路灯全灭。这黑烟也恰如阿伟的龙卷风一样,卷出了一大块空间,把辣条和阿伟包了进去。

阿伟,掏裆,掐脖,扫腿,插眼,几个动作下来也没有碰到辣条一下,“有能耐,你别跑啊,咱俩实打实的干一仗”。

辣条显出真身,“怕你个甚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