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苦逼”大博士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3997字
  • 2020-12-21 10:39:28

张队挂了电话,长舒一口气,十年啊,终于松了这口气。看着镜头那边的大博士,又叹了一口气!

汤子把个中原委跟张队说了下,鉴于案子涉及了比较特殊的情况。还是需要往上面打个报告,听听上面的想法!嗨,这俩年轻人啊!

说道这里了,该是旁白哥我交代一些事情的时候了,为什么是孙老师?为什么是博士大师兄?

第一:汤子那天进了两间办公室,死者学生的办公室,孙老师的办公室。死者学生办公室的黑烟较多,但是孙老师的办公室外有骷髅闪现。(黑烟较多证明负性情绪较重)

第二:死者学生办公室内二师兄桌子黑烟最重。(二师兄表现的最为明显)

第三:死者办公室那张和外国人合影的照片还记得吗?当时,那张照片上黑烟较重。照片上的外国人是博士大师兄文章的通讯作者。说白了,就是写完文章之后让他给改一改。这个人在这个领域内还是颇具权威的。这篇文章发到很好的杂志,影响力因子很高!可惜,可惜,大博士不是第一作者。

第四:就是那把刀和淘宝网店的事了。(刀是二师兄买的,店是大师兄开的)

第五:这里有一个问题,难道凭借孙老师办公室外面闪现的骷髅判断其为凶手吗?毕竟当时他在和外语学院的老师打网球啊?

还记得汤子一直觉得在学生办公室有哪里不对劲吗。

就在汤子探灵结束即将离开课题组办公室的时候,回头扫了一眼,看见了博士大师兄桌子上有个类似娃娃的东西。

说是娃娃吧?好像说的大博士太娘了。一个大老爷们没事玩娃娃。怎么讲,就是那种木头制作的、张着大嘴的鬼头娃娃,缺了右胳膊。

而之前去孙老师的办公桌上,抽屉里,汤子也发现了一个,缺了左胳膊。

实际上它们俩根本就是一对连体鬼头娃娃。孙老师的灵力从他办公室的娃娃嘴里进去,从大博士那边的娃娃嘴里流出。通过这种方式,孙老师去影响大师兄。不过,没想到大师兄竟然假手他人,让二师兄当了“枪手”,这就有意思了。

综上,这些也是汤子仔细琢磨后联系起来的,跟张队也解释差不离了。

因此,这件案子结论,就是孙老师蛊惑大博士去杀他导师,没曾想大博士竟然又转一手,转给自己师弟去杀导师,而这期间,貌似那个师妹也有所发觉,只是不闻、不问和不管。

问题来了,博士大师兄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想来各位看官也清楚了本卷剧情的痛点:研究生和导师之间的师生关系问题。那么,我们具体来听听。

案情警方都已经调查清楚,想隐瞒也是瞒不了。

那几个警察可是郁闷了,大博士太闷了,就不说话。张队自己过来了,亲自审问。

点了一根烟,张队示意大博士也来一根,大博士摇摇头,表示他不吸。

张队:“还是好学生,烟都不吸,喝酒吗?”

大博士摇了摇头。

“酒也不喝啊?烟不抽,酒不喝,那你每天都干啥,就学习吗?”张队感叹道,真是老实的学霸,想着自己当年在大学几乎天天喝酒。

一根烟的时间结束了。

张队:“大博士,说吧,说完我们就结案,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你很聪明,你目的达到了,也把你师弟拖下水了。”

大博士眼神里一瞬光闪逝,喉结动了一下。

“你们请到高人了?”大博士苦笑问道。

“算是吧,不管咋说,问题解决了。这里没别人了,你就说吧!”

“呵呵,我把他拖下水,他难道不想杀他吗?”

张队刚想说什么,大博士一个手势止住,“张队长是吧,你不用说什么,当初计划这个,结果我早就算好了。而且比你想的算的还要精细,我根本就不会有事。”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张队有些震惊。

监视室里突然信号断了。不过值班的刑警A刚出去尿尿,刑警B又和女朋友电话粥去了。等着吧,等着张队回来发飙。于是乎,大博士和张队接下来的对话,永远不会被第三个人听到。

大博士双眼微闭,缓缓睁开,一道金光射出。

“我艹……”

张队盯着对方那微微发光的双眼,心跳加快!这什么情况?汤子兄弟还没回来,今天,我这小命不会在这交代了吧。汤子不是说,这个人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吗?

那微微发光的双眼似乎能看穿任何人的心思,眼下也只能随机应变了。

大博士突然笑了一下,翘起了二郎腿,且让我们来听听这个中原委。

“如果我没猜错,现在怕是已经有人去找孙老师了吧,你不用这么瞪我,你别把我同那孙老师混为一谈,我并非恶灵,我只不过能识得恶灵。奶奶临走前,将此秘法传与我,叮嘱我不可乱用,只求自保,落了个安生。”

接下来,同上章的二师兄一样,博士大师兄的话匣子可就彻底打开了。旁白哥我不忍心打断这种倾诉背后的情绪,且让他一口气说完吧。

“可我这九年……嗨,我是忍无可忍!既然那孙老师来找我,那我不妨……哼!九年啊,对于我来说,过得实在是太慢了,太折磨了,我实在是受不了。可我不后悔,除掉他,我心里出了口恶气,还不通过我手,何乐而不为。”

“九年前,我考上了研究生,那个时候什么也不懂,不懂得如何选导师,研究生阶段一个好的导师真的能决定一切。我考研究生,就是为了能够考博士,将来进大学。当时的几个大牛名额都满了,我就分到了他名下。那会他还不是博导,但他给我许诺他马上就成博导了。只要他当上了,自然而然会要我,博导不要自己的学生说不过去。”

“硕士那三年,他一会要研究这个,一会要研究那个,最后弄的哪个方向都不精。我向他请教问题,他不懂,不会,也搞不清楚,我只能自己努力。他找我说,评博导还缺文章,我自己写了一篇,想发核心,他说第一作者给他,到时候第一届博士肯定是我的。”

“当时我就有点懵,不是当初说好的准备招我吗?怎么有变化?他说有个领导想安排个人给他,碍于情面他抹不开。但是如果我这次帮他,他就果断推了那个,不能对不起我。”

“我答应他了,他也靠我那篇文章评上博导!可你知道吗,他第一年招博士就变卦了,因为他只有一个名额,他想要那个领导给他安排的那个。没曾想,人家那孩子看不上他,闲他水平低,就转到别人名下读博了。”

“最后,他不得不要我。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气愤的不得了,可是没办法,我只报了他。”

“读硕士那三年被他折腾的,我已经麻木了。既然考上博士了,也算实现了我的目标,硕士都忍过来了,博士我觉得我应该也没问题。”

“博士期间我还是要靠自己努力,我们团队没有什么科研费,平时只有学校发的补助,导师这里没有,因为没有基金项目。他让我帮他写,许诺说按百分比给我钱,我写到大年二十八,临走前他给我200块钱车票钱。呵呵,我回家车票硬座的钱。”

“帮他写基金,我没指着挣钱,我是想自己累积点经验,也正如我所料,基金拿了80W,下来了他一句话都没有。我们做实验有些材料自己买,让他报销也是磨磨蹭蹭的。

“博士毕业要求不同于硕士了,需要英文。我们博士学年是四年,我整整用了两年办才憋出一篇英文。按理说,学生写文章,你导师通讯作者就够用了。但是他不同意,他必须是第一作者,还的是通讯作者。“

“因为我们这团队,我这篇是第一篇,也就是说他到现在还没有英文文章,不像别的博导都自己写了好几篇英文了。没有办法,他是导师,我不可能跟他闹的太僵,那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况且目前来说第二作者的英文毕业也够格。”

“我那第一篇英文出来了,第二篇的就简单多了。第一篇的一作都被他占了,第二篇总的还我了吧。嗨,他还真这么办了。”

“可是这文章你投完之后,外国专家审稿,会给你返回来让你修稿,通讯作者不是他吗?所以都是他的邮箱,他转给我之后,我修改完了,又发给他了,可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他在重新递稿的时候,又把他自己调到第一作者了,还身兼通讯作者!”

“我鼓足勇气去找他了,你猜他说什么?”

张队听到这里脾气也上来了,“难道,他又不同意了?”

“他说,不习惯别人引用文章的时候看不见他的名。还威胁我,他是导师他说让我毕业就毕业,他不签字谁也毕不了业。”

“草,真他妈的……”张队情绪果然上来了。

大博士到是没有理会张队的话语,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叙事世界中。

“我当时就想着赶紧安心毕业吧,跟他老死不相往来。可是这时候,是知道他妈的学校毕业规定变了,有SCI文章必须是第一作者,两篇就够。如果个别有第二作者,至少要四篇。”

大博士攥紧双拳,想必再次回忆当时场景,也依然难掩心中气愤。

大博士继续:“当时听着这个消息,天都要塌下来了,我当时正准备找工作了,时间根本来不及了,延期怕是避免不了了,我天天待在实验室做实验,可就是做不出来结果。最后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了,就这么一晃博士都六年了,我还能不能毕业,能不能找到工作了。”

张队没有打断他,想打断也打断不了,眼前这个大博士被压抑的太久,被压榨的太久。

“师门的师弟师妹对他都有意见,可我从来不参与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不想落在别人手里话柄。当孙老师找我聊天的时候,我一眼就识穿了他的身份,我奶奶的秘术绝对不是白给的,他话里有话,我虽不精,但也不傻,我何不将计就计。”

“我借他人之手,除掉那个王八蛋,反正最后这一切都会追究到孙老师头上。这恶灵犯案,自己会有人收拾。我们这些普通人罪责也会减轻些,这就是我的计划。孙老师他一定想不到,他想借我手杀人,反被我将了一记。我那师弟只能自认倒霉,我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他天天在实验室嚷着要杀了那个人,那就成全他呗。”

……

听完之后,张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吧,时间也不早了,旁白哥我这个故事就讲到这里吧。至于最后到底大博士怎么处理了,我不好讲。只能透露一点,他被有关单位收编了。

有时候白哥我就在想,做人真的不能太过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爽?爽不爽?

---------------本卷终----------------

本卷背景音乐:陈鸿宇《途中》

夕沉下的飞鸟

影子多细长

夜宿在某山口

雾气湿衣裳

挎壶酒给荒野

饮酌那秋黄

不吁然不吟唱

只拾掇行囊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

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

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

一如年少模样

日升抑或潮涨

痛彻抑或善忘

你要去的地方

四野细雨春芒太轻太急恓惶

听街声闻世况

或走俗寻常

经戈壁过断桥

塌落泥土香

递根烟给路客

解乏这星光

茧磨在鞋跟上

无所谓远方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

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

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

一如年少模样

苦旅抑或迷香

欢喜抑或坠亡

你要去的地方

遗情处有诗章更行更远还唱

沿途避走齐脖的深草

和滚落衰亡的陡坡

给蹭过车的老司机递烟解乏

不惦记竹筒盛雨露的事儿

你要爱荒野上的风声

胜过爱贫穷和思考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

早春不过一棵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