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二师兄的抱怨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81字
  • 2020-06-15 14:33:46

两个女研究生的问话情况就大概如此,汤子和张队现在开始关注剩余那两位男研究生。

博士大师兄那里,当天下午曾给老师送过报销单子。硕士二师兄,的确从网上买过匕首,款式和凶器一模一样。而修好的办公楼监控视频也表明案发时间二师兄曾去过死者办公室。

让我们看看二师兄怎么说。

刑警L对着笔记本电脑记录对话情况,提醒二师兄:“我们已经将办公楼的视频修好了,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二师兄难掩苦笑:“视频修好了?速度真快。”,说罢叹了一口气,仿佛已经做好了准备。

刑警L:“那你就说说吧!”

二师兄想要根烟抽,“警官,能给我根烟吗?我稍微缓一缓。”

刑警L递给了他一根烟,他似乎不怎么擅长抽,张队示意汤子,想让他确定一下。

汤子沉默不语,他在回忆二师兄的座位是办公室里的哪张桌子……

二师兄吞吐烟雾,有些发呆。

“你觉得我导师挺好的?”

刑警L被这么反问一句,有点懵。想来既然他这么问,肯定是不好呗!于是顺着他的话回答了:“我没觉得你导师好,我都不认识他,好与不好我这不是听听你这个在他身边生活的人讲讲。”

二师兄:“别的同学觉得我导师人好,可那都是表面的?都是他做给外面人看的。”,说到这,二师兄不免苦笑起来,想来自己的导师确实挺会在外面装做人。

他继续道:“自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很多的事情都是积累的。我考研究生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拿个学位然后找个好工作,可是他非让我考他的博士,我不同意,他就拖着不给我改文章。我们毕业需要发表一篇小文章,可他拖着七个月不给我改,还不让我自己投出去。我都不在乎我是不是第一作者了,也不行。我去找他问文章的事,他就发脾气。加上最近他总是使唤我干这个干那个的,带他父母去看病,领他孩子去补牙……还总在课题组说我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我受不了了,就下了狠心。”

刚才还觉得这硕士挺平静,说道下狠心明显感觉咬牙切齿了。刑警L继续询问:“考博士你就一点想法没有吗?”

二师兄:“也有过,但你们看看大师兄就知道了,六年了都没毕业!哼,大师兄太软弱了,孬了吧唧的,我这次做也是替他出头,替我师姐他们出头。我们导师就是有病,说话都不如放屁,放屁还有点味呢。他总是朝令夕改,一会干这样,一会干那样。就说一个例子,办公室换窗帘,师姐咨询他,他说随便,什么颜色都行,等师姐买回来之后,我们费老劲了给安上了,你猜怎么着,他说不行,买的什么玩意啊,怎么不请求他意见?这样的事太多了,属都数不清。”

刑警L:“就是因为这些事情,你就想杀了他?”

二师兄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索性一股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

刑警L不忍打断,看来这研究生忍了很久了……大概这个状态持续了40多分钟,可能也是说累了,硕士开始总结陈词了。

二师兄:“他逼人太甚,吓唬我,说什么签不签字是他决定的,他说不让我毕业就不让我毕业。我那几天憋的不行了,就想给他弄死。”

怨气在镜头这边都可以深深感觉到,你听你也来气,负性情绪这玩意感染人着实太快,但是我们不能只听片面之言。

毕竟我们没有卷入其中,不了解点点滴滴,所以要保留一些态度。当太阳没有升起之前,天平不要倾向任意一边,这样我们的心才略显公正,这个世界,或许公正,是难能可贵的吧?这么说,可以吗,既然死者已死,要么死因不明,最好死得其所。

如果大家觉得案子就这么破了的话,那也太简单了,也显示不出咱们男2汤子来的目的啊。

监控室里的一份资料,让这个案子变得有点意思了。

汤子建议关注一下那个凶器的来源,二师兄是从网上购得的,警方查到了那家网店,虽说网邮的地址是一个较遥远的城市,但是那家网店是搞代理(二道贩子)的,掌柜你们猜是谁?

在监控室待的这将近小半天时间,汤子努力把所有的一切联系起来。每个人的言语,自己实地调研的体会与疑问。当然,最关键的是,他是猎灵人。哪个是真正的“犯罪分子”,哪个只是“犯罪嫌疑人”,他多少有一点点的研判。

救心丸小药瓶子在问话的过程中也在偷偷的发挥作用。小瓶子和大林的探灵手表性质很接近,但大林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眼下,只是要确定一件事情。他需要出去一趟,跟踪一个刚才被“释放”的“嫌疑人”。“放虎归山”是为“引蛇出洞”,也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疑问。

人们白天忙忙碌碌,夜晚也是辛辛苦苦。你就说那夜市里街边摊主,那超市的收银员,那饭店的服务员,那加班的小白领哦。对了,还有满大街的出租车,都是为了生活啊。

有些时候说不清楚,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你现在的工作与生活,干了都嫌累,不干还不行!没钱怎么办?你又不养我!哪里不要钱?这就是生活!

老刘今天过生日,原本不想拉这趟活,不过正好顺路,就载着吧。可你说气人不,半道的时候这个乘客竟然更换目的地了,老刘真想把他蹬下去,但是人家加了二百块钱,总不能跟钱过不去吧。

到地了,东山墓地。嚓,大半夜的吓人啊!旅客下车后,恍惚之间,人影就消失在黑暗中。

老刘……,一瞬间心脏没蹦出来。哎呀妈呀,太吓人,一脚油门,赶紧走。

不一会,汤子打车也跟上来了。

在刑警队,有些事情不好处理,人太多。猎灵这种事情,自古以来就是低调处理。

是不是凡是跟恐怖沾边的事,都能跟墓地、棺材之类的联系在一起啊。

哼,汤子把手套戴上,整理下衣服,溜溜达达就进了这东山墓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