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教授被杀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137字
  • 2022-05-05 10:36:40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说的无外乎成功就是个积累的过程。每个人都是经历了好多好多事,才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但现在咱们不谈成功,谈积累,谈做人。你要会做人,学做人,学会做人,但不能过分。因为人际的交互中,是有情绪存在的,情绪累积到一定程度终会有爆发的一天。你觉得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真逼急眼了,人家直接给你剁了。

——我是旁白哥

小郑在某门户网站实习三个多月了,采访的都是些没啥料的事儿,弄的自己都没积极性了。他每天都期待早点爆个大料,早点转正哈。

但是吧,做新闻你得有操守,不能乱写,瞎写。

最好找点既能通过审查,但是又能吸引眼球,顺便还有社会意义的这种素材。

今儿个放假,找几个哥们撸串去。

都是刚毕业的,同学互相调侃对方,互相揭短,互相吐槽大学,互相鄙视现任上司。

就在小郑抱怨自己还没那个在银行做柜员同学赚的多时,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撇开哥几个,火急火燎的就跑了。

一个陌生人给他打的电话,爆的一个料,凭借自己敏感性,小郑觉得有料可挖。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电话呢?爆的啥料?

小郑现在正坐出租车赶到案发现场,那旁白哥我现在就不说他,说说那个案法现场。

这是一间大概30多平的办公室,一张大的真皮沙发,外加两个小沙发,沙发前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套茶具,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张和外国友人的合影。

我们把镜头往前边拉下看一看,一个衣服架,挂着一件呢子料的黑色风衣。

办公桌的后面有个大的书柜,书柜里有很多看来貌似是专业类的书籍,旁白哥我是不懂了,但是还有些政策类的书籍和文件。

办公桌上一台电脑,一部电话。有一个文件,待我们近点看看啊,嗯是一个报销单子,整个屋子大概就这么个情况、

哦,对了,窗台上有盆花,鹤望兰?这个花是喜阳吗?搞不清楚了。

嗯,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这屋的主人呢?主人啊,就坐在椅子上啊,不过背对着旁白哥的视角,看不清正脸。好吧,为了满足大家好奇或者不好奇的心里,白哥就替你们看看。

妈呀,我嚓……

吓死我了,我滴小心脏啊……

因为坐在办公桌后面椅子上的那个人,他,他,两个眼睛像两个大洞似的,眼珠都被人挖没啦!谁干的啊,这么狠,这还不算,一把刀子还从口中深深的扎了进去。

好怕怕啊,谁出的主意,非让让白哥我帮忙看,还让我今天睡觉不?小心白哥我翘班,不给你们讲故事。

各位小伙伴,别觉得白哥我拿人命不当回事,还跟你们开玩笑!

见得多的也就那么回事了,别忘了白哥我是跟大林混的。

再者,谁知道他是不是该死之人呢?不管是自杀或他杀,都是有理由的。这里啊,有事!

咱们且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事,外面警察来了,白哥我先不说,把镜头视线交给他。

一个貌似是队长的人物,站在屋子中间一动不动,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那,思考着什么?难道是在重现当时的画面?

后面一个小年轻上来了,有事报告。

小刑警:“队长,刚才去楼下门卫调了监控录像,设备坏了,可能要拿去修修。”

队长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那个报销单子,“好,知道了,死者身份调查清楚没?”

小刑警看着自己总结的笔记报告:“初步调查清楚了,死者是学院的副院长,教授,博导,今年45,爱人是本市高中的教师,没有孩子。现在手下有一个博士研究生和四个硕士研究生。”

队长盯着桌子上的发票,不知道这上面有啥线索没有,继续询问:“死者近来和谁闹过矛盾吗?或者有什么仇家?”

小刑警:“初步和他同事聊了一下,据说死者很会为人处事,左右逢源,近来没听说有啥具体的矛盾。就是之前跟一个老师打过架,别的我想可能需要进一步的了解一下。”

“叫上他的那些学生,一起带回去”,大体上就这些,队长初步想了解的也差不多了,交待小刑警把相关人带回队里。

办公楼外围了一群学生,三言两语,叽叽喳喳的。这些学生虽不是死者的亲学生(指导的研究生),但也上过死者的公开课。

人们都在纷纷猜忌死因,只见自己的同学(即死者的学生,只不过和他们住同一宿舍)都被带走了,难道是学生杀老师?那个孙老师也跟着去警察局了?早就听说当年竞争副院的时候,俩人有点不对付。

人群中有个人仔细听着这些学生的话,因为来的太赶,没带录音笔,临下车的时候去便利店买的记事本和笔,这人就是本卷开篇的露脸小配角小郑。

人群还有一个人,看着这个办公楼,若有所思。他是偶然路过,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这个楼怎么黑雾缭绕,不会是……?

咦,女伴趁他溜号的时候,都走老远了,他赶紧追了上去。

他是谁啊?哈哈,不是大林,是汤子。他来干啥?哈哈,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学校保卫处过来清场了,“赶紧走,赶紧走,瞎凑什么热闹,再不走,挨个记名,记大过,留校察看。”

人群各自散开,忍不住吐槽,“什么玩意啊,保卫处成天什么都不干,就会看大门,也不巡逻,现在来这个,你们听说没,前一阵子有个女生被QJ了,就在那个楼……”

听到这里,小郑更来精神了。他一字不落,连第几个字后面是否有儿化音,是否叹气声都记下来,思索着,这个学校安保还真差,不过没有听说有女生被QJ啊,估计又是学校和家长私了,没准是保研了吧。

思绪跑偏了,得想法怎么能混进去,得列个单子,看看都有哪些人差不多知道点什么,得加快速度,赶在学校下封口令之前,对,先找刚才那几个小子套点话。

学校通知学院停课,老师和同学都被相继叫去问话。

队长已经在自己办公室呆了一天了,滴水未进,粒米未食,谁也不见。

他在思考一件事情,一件刻在他记忆中十年里的事情,他需要打个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