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阿伟除灵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71字
  • 2020-12-21 15:39:33

大林脚底生风,步法诡异,棍指西南,一声厉喝:“滚!”!

嚓,旁白哥我还以为他说退或者其他之类的,不过还是滚更显霸气哈。

只见在天空像碎玻璃一样,哗啦一声,裂了。那一刻,季圆懵了。

幻境已破,两人赶紧上车,阿伟推开季圆,发动汽车。

现在可是在高速啊,破了幻境,再不跑,等着被后车追尾啊。

虽说没从刚才那一神奇的时刻缓过来,但季圆也能磕磕巴巴指指路,果然下了高速不到五分钟就开到了阿祖别墅。

俩人果断不耽误一点时间,从包里带出东西,直冲战场。

阿祖的别墅门没关,这对大林和阿伟来说,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请君入瓮?

现在都一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阿祖那小子是死死活,管不了那么多了,死了也没办法,怎么着今天也得解决那只恶灵。

俩人分工,阿伟外围负责封路和协战,这次连正门都不留,直接给困在里面。

大林负责直接应战。

新置的房子,里面也没啥家具什么的,但是床肯定是有的,要不阿祖带妞回来干啥,席地?

不至于,这二楼传来了一阵声响。

不过很奇怪,女人非的拿个相机,这女的一心二用啊!明显是瞧不起阿祖啊。

不过,阿祖估计也意识不到什么了。他七窍流出的血光经过相机进入身上这个女的七窍里。

此等春光可真是……不灿烂啊。

大林刚进来,这等场面就映入眼帘,“偷汉子都偷到这里来了,来来,我替你们家汉子收拾收拾你。”

那恶灵想来早就感应到大林了,但她汲取“底子”能量处于关键阶段,停不下来,只能稍使手段。

右手拿着相机不行啊,就用左手一挥,这屋里唯一那么个家具:一个具有“特别功能”的椅子,就朝大林飞来了。

大林甩棍一挥,椅子碎了?

怎么可能,椅子朝那床上那俩人飞过去了,那女恶灵发出一声嗷的怪叫,椅子就碎了。

与此同时,身影也跟着消失,嗖的一声就不见了。

大林赶紧来到床前,不知道什么液体喷了阿祖一身,能不能活过来就看他自己了,把剩余这点能量给他锁住吧!估计躺个一年两年兴许就回来了,这就叫纵欲的后果。

(啥?旁白哥我好像听有人说难道大林这次不用那个什么本源术?胡闹,小伙伴们别出主意了,那术能随便用吗?不扯皮,我们继续看剧情。)

恶灵是跑不掉的,整栋别墅都封住,你往哪跑。楼下阿伟和那女的干上了。

别瞎想,是打仗。

猎灵不仅仅是灵术的攻击,近身搏击也是不可少的。当然,这里的近身搏击远远不如电影那么好看,基本就是瞎干,顺便在干的过程中想点小技巧啥的。

近身搏击大林通常不采用,为啥,因为不擅长啊,身高,力量都不占优势,他采用的就是我先打打看看,打不了我跑,跑的时候想点别的辙整整你。

但阿伟这个人身高,力量啥的都不弱,所以还可以抵抗一下。

别看这个恶灵附身的小丫头,柳若残风的。被附身的时候,力量刚刚强,阿伟抗了两下了,胳膊都麻了,而且她的速度还快。

怎么比喻呢?见过缝纫机吗,上面那个针哒哒的缝线,这几下的阿伟也有点招架不住,发誓这次以后一定要好好练练。

有点招架不住,赶忙呼叫大林:“林哥,你还不下来,我快不行啦!”

大林刚把那小瓶东西喷完,就听见楼下求救,赶紧跑出去。

初步判断了下形势,指导说:“阿伟,那恶灵刚吸完能量,又被我打断了,现在的情况正是她最弱的时候,乃强弩之末,公鸡拉屎,头(先前)硬。你想着把你的灵术融入到你的手中,近身搏击的时候用一下。”

这一提点,犹如久旱逢甘霖(为什么此情此景,旁白哥我会想到这个词,我醉了),阿伟一下子就来灵感了。接着掌掌生风,犹如刀割啊,立马便让女恶灵吃亏不少,速度顿时就降下来了。

几番回合,恶灵已落下风。待时机一到,阿伟退身几步,手决配合步法,嘴中振振有词,一股莫名的龙卷风生成,绕着那女恶灵卷了几下,一股黑烟从女孩嘴里冒出,消失不见。

阿伟举起双臂:“哦,耶!”

大林溜溜达达的下楼了,收起甩棍,阿伟赶忙跟上去,示意大林给个鼓励:“怎么样,林哥,我还不错吧!”

大林应付道:“这只恶灵还是比较弱的,下回碰见硬茬子就得动动脑子了,不能老是拼身体,看谁能打。”

阿伟心里嘀咕,切,嘴真硬,还不是你自己搏击忒差,身体壮才是革命的本钱。自己单独对付一个还真是爽爆了。

阿伟突然想起阿祖来,追上大林:“林哥,楼上阿祖怎么样?”

大林拍了拍身上的土,整理下衣服:“那小子,爽完了,不过估计接下来一两年啥也享受不了了。”

阿伟:“啊!这么爽?……不是,不是,我是说这么厉害?那这楼上楼下这俩人咋办啊!”

大林想起外面的季圆:“外面不还有个人吗?告诉他,让他找120,你要想卖个人情,我看你给你哥去个电话,让他转告一下阿祖的父亲,既然帮了他这个忙,不能白帮,让他知道知道,还有,今儿个这事不是免费,十个数,三天内到卡,我给你提四,不能还价。”

“资本家”的本质,赤裸裸的毫不掩饰。

“我们走在大路上……楞个里根楞跟里更楞”,汗,忘词了,城市的某条大路上,大林和阿伟俩人像喝醉酒的疯子一样,不知道唱的啥歌。

阿伟:“林哥,你每次完事之后都这样吗?”

大林:“咋了?这样不行吗,我总不至于哭吧。来,比一把百米赛跑”,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阿伟还没反过劲呢,“靠,又耍赖啊,怕你,让你20米都不怕你。”

阿伟转眼就撵上了大林,这认真劲啊,这冲次劲,而奇怪的是,大林被超过之后,却在原地不动,猛的一回头,瞧向身后50米远处那个路灯杆子。

嚓,这眼神,霸气。

第二天,本市各大报纸,门户网站,相继报道某豪华会所被查封之事,人们都在纷纷议论,据说是上面的人越过本市直接端了那窝,而旁边居住的居民,依稀,仿佛听见了枪响。

好了,这个故事,旁白哥讲完了,白哥口条不好,反正就是实事求是,特别之处如果不精彩,各位看官尽管歪歪,白哥我去吃开花“血”馒头喽,下回见。

------------------本卷终-------------

本章背景音乐:暗杠、寅子《说书人》

路边的茶楼人影错落

街上传来两三声吆喝

人前摇扇醒木拍桌

各位看官你细听分说

这江山风雨岁月山河

刀光剑影美了多少世间传说

且看他口若悬河衣上有风尘

却原来是一位江湖说书人

那天山女子独守枯城

也只是为了曾经的那一个人

那昆仑痴儿一情难分

谁曾想这一去再不相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