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摄像头背后的恶灵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81字
  • 2020-05-31 10:43:08

生日这天是有讲究的。

因为你出生那天,单单纯纯的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一瞬间这个世界给你的能量是巨大的,我们可以理解为“底子”。

而每一年的生日,意味着重生。表明这个世界将重新给你灌输类似于“底子”的能量。

恶灵选择这样的一群人,就是为了剥夺这种纯正的“底子”。

至于,为什么是属兔的、姓解的,不太清楚,说不好。

大林风风火火的来找阿伟,路上在出租车上简单的给阿伟介绍了大概。

阿伟听的,心里也是咚咚的。怎么说舅舅和老解头子有点交情,来前的时候大哥特意交代了,份子钱,礼物啥的要做到位,因为有个项目想要老解头帮帮忙,他连襟是市里的二把。

这回若救了阿祖,或许接下来事情也就容易了。但实话讲,谁也不想这种事摊在认识人的身上啊!

真是的,发现你干这个的,就感觉时时刻刻,哪哪儿都能沾这个。

阿伟在外面候着大林呢。

大林看了看会所的外观,瞧了一眼,顺带损一句:“伟少爷,挺能享受啊,这风流快活的挺是时候啊。”

阿伟一顿冷汗,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不是,林哥你这啥意思啊?”

“本市赫赫有名的瑶池七仙啊,看来你小子吃到蟠桃了呗!”,大林阴阳怪气的。

阿伟两顿冷汗:“汗,没有,没有,主要他们,我跟着借光”,咦,好像哪里不对,“林哥,你怎么知道瑶池,喂喂,走那么快干什么,你知道在哪屋吗?304”,阿伟紧赶慢赶追了过去。

谁知,那解祖贤竟然没了踪影。里面那些人还在继续的玩弄着。

眉粗哥也位列其中,阿伟赶忙把他叫出来,问他阿祖跑哪去了。这季圆也是自己玩自己的,不过他貌似好像看见阿祖领着一个女的走了,听说去他新置的别墅了。

这大林和阿伟赶忙出来,眼下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甭管那小子是不是纨绔子弟,怎么着也是一条命啊。

可你说就奇了怪了,愣是一个出租车也没有。

阿伟转身又回去了,把季圆叫出来了。虽说这季圆意犹未尽,但是大林的一个动作立马让他精神了。因为大林有枪啊!

神马,枪!怎么情况,至于用到枪吗,这里有事!你们都不知道当时那季圆的表情,不信啊,结果大林照着旁边别人的车轱辘就是一枪,眉粗哥当时眉毛都变细了。

实际上大林唬他的,哪来的什么枪。就是用甩棍怼着季圆后腰,然后略施小计把那个车轱辘干爆。(光阴似箭术)

季圆的车上了高速,阿祖置的新宅子在郊区。林哥在后面坐着拿着甩棍顶着季圆脑袋。

阿伟很紧张。

阿伟:“林哥,你接着之前说的,你觉得恶灵是哪一个?“

大林:“厨艺大赛,课堂教学,婚礼,片场,监狱这几个场景,除了我之前跟你说的死者的共同点,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躲在摄像头后面的那个人,这个人是最容易忽视的,厨艺大赛的摄影,课堂教学监控器的背后,婚礼摄影……”

阿伟猛拍下大腿,茅塞顿开:“啊呀,对哦,你这脑子是怎么想的,确实是这个理啊,我知道了,刚才在包厢里就总有一个小姑娘要给阿祖拍照。”

这车里,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神叨的对话,让那边开车的季圆的心惊胆颤的。

这俩人谈啥呢?神神叨叨的。后面这个叫林哥的,我跟他有啥仇啊!

他们找阿祖做什么?

听他俩的意思是阿祖要出事?

今天晚上,就刚才十多分钟发生的太他娘的出乎意料了?

第一次被人用枪顶着脑袋啊!

季圆就这么胡思乱想的开了快一个小时,奇了怪了,是因为分心咋的,这平时20多分钟的路程,怎么一个小时都没到?

更何况的是,更何况的是,现在这个时间点不至于高速上一台车没有吧!

我嚓!

阿伟:“还没到吗?”

季圆挤眉弄眼了一下,想说又貌似不敢说。

阿伟示意他放松:“没事,你说吧。”

季圆长舒了一口气,“那个大哥,我是怎么得罪你们,我上有老,下有小……”

林大林:“说重点。”

季圆脑门上的汗开始往下滴了:“我这高架桥就怎么开都下不去了,就在这打转,而且这个点高速一个车都没有,你俩没发现。”

大林和阿伟往车窗外望去,二人刚才分析案情,忽略这点了。阿伟陷入了沉思,大林把“枪”收起来,示意季圆停车。

季圆也不敢不停,虽说他心里也犯嘀咕,这年头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就把一个人甭了吧,怎么着今儿个这些人都有些利益关系。

哎呀,最操蛋的是这个叫林大林的人和自己个没啥利益关系啊,难道是老爹的仇人?

权益之计就是见机行事吧,“那个大哥,高速停车,是不是不太安全啊,万一过来个车呢?”

阿伟:“季哥,你就停吧,暂时不会过来车了。”

阿伟下车,来到大林身边,“林哥,是不是幻境啊?结界?”

林哥走了两步,又退了两步,左边五步,右边四步?不对,退回来重来。阿伟见此机会,赶紧临摹啊,实践才是最好的学习机会啊。

大林嫌阿伟碍事:“起开,起开,你往后点,别离太近,施展不开,我琢磨一下,每种类型的幻境都有自己的步法,破幻境的步法要与下幻境的步法完全相反,俗称镜面步法,我现在还没有很熟悉,所以我得走一下幻境的步法,然后才能给反着回去,你这次可看好啦,就教你这一次。”

车外那俩人在那手舞足蹈呢,给季圆看的一愣一愣的,这不两个大傻子吗,突然他有种冲动,想看看接下来发生什么。

可是接下来和接下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他的价值观,以至于在不远的将来,差点将自己的全部家产捐给猎灵联盟,他们家老头子没气背过去。

季圆的想法可不是白捐,他是想让自己花钱花的值。原因就只有一个,网络一大批这样的能人异士唯已所用。

总之一句话,最后没成功,上面也不可能让他成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