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给林哥的一封信(本卷番外)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22字
  • 2022-01-17 10:18:39

靠,趁我不在家,俺们家老二出来露个脸,不是当大哥的我小气,老二就是老二,一年,一百年,一千年,它也是老二。哼!主力旁白永远就只有我一个,谁都甭想抢走。啥?上一场没我?那我不是不舒服吗?谁每个月还没有那么一两天呢。

——你旁(大)白哥我,回来啦。

小林气喘嘘嘘的跑了回来。

“你跑啥啊,手里拿着啥?”,看见孩子奔向自己,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不会,又是林哥布置的什么任务吧,阿伟把小林拦住,让他别着急。

大林和汤子出任务去了,这次留着阿伟看家。看家也不容易,这一家老小的,什么都得管。阿伟不但自己要抽空学习灵术,这一伙人的日常开销盈余他还的负责,而且书店和咖啡店日常经营也要注意。

黎叔是啥都不管了,没事逗逗孙子,找找其他的老头下下棋,打打扑克。

小林晃晃手里的东西,示意是一封信。

“你小子,还知道去取报纸,咋地,报纸没来,来封信了啊”,阿伟拿过信来,上眼一瞧:林大林收了,小子,竟然有人给你老爸写信啊!不过这字迹看着有点眼熟啊。看看是谁的,我嚓,史乾!

啥情况,侏罗纪给大林写啥信?难道是因为上次那个事大林没要钱,写信来表示感谢吗?至少也得送个锦旗啥的吧!

阿伟让小林去吃东西了,自己找个地坐了下来,心里也是有点矛盾。看还是不看?那天晚上,大林为啥要打侏罗纪那一巴掌呢?

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大不了重新买个信封,反正估计林哥也认不出来侏罗纪笔迹,回头自己重新给糊弄一下。

————————旁边白哥我友情提示,以下内容为信上内容————————

林哥,你好

我想也许是你那巴掌打醒了我,也许是月娥的死惊醒了我。

总之,我以前是邪魔“附体”,做了一些蠢事。我知道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哥给我夹菜,我当时就忍不住了,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告诉他们,也谢谢你没有告诉他们。

这么多年了,很多事情我都一直埋在心里,今天实在受不了了,就想找个人说说,或许你连这封信都不会拆开,但是无所谓了,我就是想说出来,至于你看不看,我已经不能决定了。

爸妈从小因为超生,把我送到农村,养父养母家里条件一般,甚至可以说非常困难,从小我都没怎么买过衣服,有的还是旁边邻居大哥哥剩下不要的。

假如生活就这么一直过着,我也没啥想法。可是当养父母去世了,别人告诉我,我的亲生父母在城市里,那一刻我都懵了。

这么多年,他们怎么从来没有想到我,难道我这个儿子就不是儿子了?

又多少家庭想生儿子都生不出呢?

刚进城那会,我对他们有气,爸妈可能觉得对我有愧,都尽量忍让着我,给我做好多好吃的,又给我买好多衣服穿。

我从来都没吃过那些东西,太好吃了,没过多久我对他们的气就消了。

可是,那个时候我哥对我总那样的,就好像老是我抢了他爸妈似的,什么都抢着跟我要。你说你什么没有,至于对我那样吗?

当着我的面故意躺在爸妈中间,还冲我使那眼神,好像爸妈只是他一个的。背着爸妈总是欺负我,不让我吃这,不让我吃那,不让我玩这,不让我玩那。

我向爸妈告状,爸妈不信,说我小心眼。有一次我哥非要撵我走,我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后来爸妈找到我了,也不问我那几天在外面过得怎么样,见了就揍我。

嗨,一想这些事情多了去了,我都不愿意想了。

这几天我也想了好多。其实,我哥长大以后性格变了,对我挺好的,是我自己心眼小,放不下。

爸妈还是很爱我的,这么多年竟是想法弥补我了。虽然离家出走那次使劲揍了我,但是想想那还是爱我的,怒我不争气。

那年没考上大学,我爸给我拿钱去了重点高中复读,花了不少钱,嗨。

我哥找工作,非要去殡仪馆。你没瞧见刚开始我爸妈气的,吃不下,睡不着。我哥太倔了,一根筋,非去不可。

爸妈拿他没辙,别看是殡仪馆,也得去托人花钱,那点积蓄也没剩多少了。我当时有气,你说我哥挺好一个人,非要干这个,闹不明白。

可能,我当时也有点私心,爸妈把钱大部分都花在给我哥找工作了,等我毕业了要找工作咋整?过两年我哥又该结婚啊,买房啊,买车啊,我想想都头疼。

林哥,我承认我被邪魔“附了体”,私心太重了,我不是东西。

有一次,有个人找到我,说让我找你,他们知道我那天晚上看见你了,所以他说帮我实现我的“想法”,前提是我得把你找过来。

那个人我一直看不清他的脸,他带的面具。他教我了一些方法,我和我哥毕竟亲生兄弟,我没想杀死他,真的,真的没想,就想让他这么睡着吧。

林哥,月娥姐死了,这个我确实没有预料到。她妈太迷信了,说因为她和我哥处朋友才致使她爸出车祸的,不知道从哪找个人弄的什么汤,硬给月娥姐灌下去了,结果月娥姐中毒了,抢救了两天,还是没有救回来。

我这两天一想这事,就恨自己。自从我哥生病以来,我妈吃不下,睡不着,日渐消瘦,我爸这烟酒又捡起来了。

我觉得现在的日子不叫日子了。

我酿了大错,我后悔了,真后悔了,可我知道这一切已无法挽回。

我不知道找谁说,这些年心里压的事太多了。哦,对了,林哥,帮我跟伟哥说一声,我不是利用他,我确实不知道他现在跟你混了,让他别恨我。

这一次,我真的决定走了。

我觉得对不起我哥,对不起我父母,我先去另外一个城市找地实习,明年毕业后,正式找个工作。

希望自己能够好好混,将来好好养活父母。

不多说了。哦,对了,林哥,那个戴面具的人脖子那块好像有个胎记,好像也不是,我也就知道这些,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到你。

林哥,谢谢你,把我哥救回来。

————————————以上为侏罗纪给大林的信上内容——————————

阿伟合上信,忍不住叹气:“这小子啊,心里太能藏事了,大学都快四年了,一点都没跟我们说,嗨……”

小林跑过来,缠着阿伟要下棋。缓解下心情,阿伟啥也不想了,陪小孩下棋去。

本卷末,旁白哥我插句嘴。其实,在第五章里俺家老二说的那句挺对:人的这辈子你想要过什么样的人生,都是你的选择,你选择做什么样的事,选择不做什么样的事,选择对你做过的事负责,选择对你做过的事不负责,选择对你做过的事后悔,选择对你没有做过的事后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