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月娥妈和老李婆子互怼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527字
  • 2020-05-21 09:43:18

自从找了个好女婿,这月娥妈人前人后都不一样了。

遇到街坊邻居的,逢人便称自己女婿这个好的,那个好的,反正就是各种好。邻里街坊一打听啥时候结婚?这家伙,月娥妈恨不得立刻敲板,生怕女婿跑了似地。

街坊邻居里有个跟月娥妈岁数差不多的,不知道二人啥时候闹过别扭,就结下了梁子。再加上自己也有个女儿,结果家里托人介绍的不干,自己硬是找了一个修汽车的,就觉得心里有点气,一看见月娥妈就觉得她得瑟。

其实,这老太,也不能称她老太太,毕竟还没那么老,你说这有必要吗?

有些幸福是没法比较的,女儿找个修汽车的咋了,自己女儿幸福最好。你找个当局长,当这长那长的又能怎么样,人家未必会对你好,未必会珍惜你!

再说,修车怎么了,修车有什么丢人了,技术好的那叫高级工程师呢,同样赚得多,同样受人尊重。

碰巧那天这个,对,这人叫老李婆子,她们家有个亲戚去世了,在小天的单位做的后事。

怎么就那么不凑巧,正是小天给化的妆。

老李婆子就觉得眼前小伙眼熟。你说她眼神得多好使,小天戴个口罩都被认出来了。她记性是忒不差,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老杜娘们的准女婿吗?不是说在什么医院当主任吗?是看错了吗?

临出门的时候,还找人打听打听。果然,一定是他,错不了!

老听杜娘们说她家女婿叫什么天来着,哈哈,原来是干这个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天天到处炫耀自己女婿是医生,原来就是个干“白活”的,这回嘚瑟大不劲了吧,看我怎么整她。

看见没,在老李婆子眼睛里,小天就是干“白活”的。

老李婆子回到小区正好碰见月娥妈和一帮街坊在那聊天呢,赶紧凑过去。月娥妈见她过来了,懒得搭理她。这帮人聊着聊着就聊到儿女问题上了。

月娥妈又控制不住了,又把小天好顿夸啊,工作好,待遇好,补助相当多了。个别邻居也见过小天本人,也跟着附和。

老李婆子一听到这,就受不了了。

她清了清嗓子,“嗯,嗯,哎哟喂,真能编瞎话,还什么医院的主治大夫呢?不就是个殡仪馆里给死人化妆的吗?”

“这年头可是啥都吹啊,干啥都是医生啊,不是我说,咱说给人治病,给畜生治病,咱都可以叫大夫。没听说给死人化妆的也能叫做大夫,找这么个人当女婿,也不嫌晦气!”

月娥妈听她阴阳怪气的,脾气就上来了:“老李婆子,你瞎逼呲什么你?你这就叫嫉妒?”

这句话一说,气氛马上有了。

老李婆子心想,等的就是这刻,今个就让你丢脸丢到家:“哎呦喂,我逼呲次?大家可以去问一问,那个天堂殡仪馆,就那个西山那个火葬场。你们这帮人没见过世面,听她白活,说啥你们都信。我今天去都看见那小子了。”

这李婆子说的有板有眼,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有人说这不可能,看那个小子挺好的啊,不像是干这个的啊。也有人说,这个老杜婆子平时说话就虚头巴脑的,没准还真是忽悠咱们。

月娥她妈听到这,有点懵了。而此时的老李婆子像个胜利者一样,连眉毛都扬的不行了,貌似忍了多年,今日终于出了口恶气。

月娥妈使劲蹬了李婆子一眼。在李婆子看来,当时月娥妈简直就像是被人识破的骗子一样,一路小跑啊,灰溜溜的回家去了。

回到家了,这给月娥妈气的啊!

晚上也不做饭,也不吃饭了,月娥回家做了点饭,就父女两个人吃了。

晚上在床上,月娥妈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合计今天的事。

老李婆子今天说的一愣愣的,有板有眼,不像是编瞎话,那小天真是干那个的啊!不行,明天,自己得去看看,万一要真是,这死丫头片子,打断她的腿,怎么找这么一个人,晦气死了。

怪不得最近出门老倒霉,前几天去早市买菜钱被偷了;那天去逛街买了件衣服还忘拿了,回去找,人家愣是说没有这么件事。

她这在床上乱折腾的,月娥爸也睡不着了,问她咋回事,她还不说,只会发脾气了。索性,月娥爸去客厅沙发睡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你么。

第二天一早,月娥妈就出门了。在小区里的时候,还四处寻摸,生怕被别人看见似地。

来到天堂殡仪馆,月娥妈在门口找个地猫起来了。

七点四十左右,小天上班了。月娥妈瞧见了,等到小天进去,月娥妈凑到大门口。

月娥妈问了下门卫:“大兄弟,问你句话,刚才进去那个人是你们单位的吗?”

门卫端个大茶缸出来:“大姐,您说哪个?”

月娥妈往里面指了指:“就刚才那个,长的挺白净,穿着那个运动装那个?”

门卫:“史天?”

月娥妈:“叫什么?”

门卫:“您是说,史天不?对啊,他是我们这的啊,您找他有什么事?”

月娥妈这下可是愣住了,呆住了。

回到小区,老李婆子和一帮邻居在那唠嗑呢,见到月娥妈无精打采的。这月娥妈看都不敢看啊,觉得背后无数双眼睛瞅着自己,脖子都发凉。

到家了,老伴在看报纸,这下月娥妈可就疯狂喽,嗷嗷大哭啊!

“这又怎么了,这又?出什么事了?”月娥爸是懵逼了,昨天晚上老婆子就开始折腾,这是咋了这是?

月娥妈边哭边喊:“哎呀,我的天啊,家门不幸啊!完犊子,这个死丫头片子啊,丢死人了啊!让我丢人都丢到家了。”

“这怎么还扯到闺女身上了”,月娥爸越听越糊涂,“你能不能小点动静,这左邻右坊的都能听见你嚎,咱闺女咋了?”

月娥妈肺都要气炸了,“还咋的了?你瞧你的宝贝闺女啊,给你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婿,什么他妈的医生,就是给死人化妆的你知道不,我今天才知道啊,真他妈晦气啊,不行,咱家的碗筷他都用过,不行,我得赶紧的给扔了,砸了。”

厨房里叮咣的响声,客厅里月娥爸一根、一根的抽着烟。

晚上月娥下班回家,刚进屋,这月娥妈拿着扫地的刷子一顿打啊,嘴里呜呜喳喳的:“扫走你的晦气,完犊子,真给家里张脸啊。”

“妈,你干嘛呀!”,月娥边躲边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月娥妈都快要把笤帚给拍折了,“干什么你不知道吗啊?我和你爸这点脸都让你丢光的啊!你不是自诩眼光高,眼光高,就找这么个男朋友啊,找个给死人化妆的啊?你的品位可真高啊!”

月娥发脾气了,“行了。”

月娥妈扬在半空中是手,顿住了,闺女从来都没有冲她发过脾气。

又开始嚎上了:“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

月娥认真地看着地上的母亲:“妈,我就说一句,我从没觉得找他会丢脸。”

“你破罐子破摔,我们呢?我们老两口出去都被人戳脊梁骨,我们丢不起这个人。”月娥妈哭声越来越大,3号楼2单元的老李婆子瞅着月娥家的窗户,嘿嘿嘿的笑着。

两家离得没有那么近,她也听不到月娥家里的声音。但她就是想要听,她就是想看月娥妈崩溃的场面。你说,这得多大仇多大恨。

其实也没啥,其实真没啥,就是因为某天早市上的一块上好五花肉。

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