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殡仪馆里出事了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432字
  • 2020-05-18 11:03:02

嗨,大家好,我太高兴了。哦,对了这个“我”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你们的旁白哥大姨夫来了,请假一周(逗你们呢,它之前受伤了,现在养伤)。我是你二白哥,终于轮到我上场了。好了,我们老白家人不喜欢废话,开始讲故事。你们知道动物界哪种动物最忠诚吗?想一想,是天鹅。二白哥我是看一期的动物世界听赵爷爷讲的,赵爷爷可是二白哥我的偶像啊(可惜赵爷爷已经仙逝,好怀念)!天鹅被喻为爱情之鸟,如果其伴侣死去,它们会守护在自己的配偶身边很久很久,时而哀鸣,很是悲凉。

——我是你二白哥哈

安静的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起来很慢,像是有心事的人在思考。旁边一间工作室的门吱的一声开了,出来了一个人。

“喂,小天?”

走廊里那个叫做小天的人回过头来,他们俩是同事。

小天情绪不高,“兴哥,有事?”

兴哥凑到跟前,看了下四周,发现没人,放下心来,关心的问道,“小天,是不是你未来老丈母娘不同意啊,今个咱单位外面那个和你吵架的人是她吧,好多同事都看见了。”

兴哥这个人吧,怎么说,人倒是不错,就是愿意各种打听东家长李家短的,嗨!小天本来就不想说话,“啊?我没和她吵架,都是听她在那说。我也没吭声。”

“那你对象怎么想的啊?月娥她?”兴哥越来越有兴趣了,非得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小天叹了叹气:“她倒没事,我在想今天的情形早晚也得发生,就算我和她结婚了,我这工作的事也不能瞒着一辈子啊!”

听到这里,兴哥点了点头,确实哈!小天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工作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自己也算过来人,小天这人不错,想着给他出个主意。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兴哥:“要不你俩就索性,那个,先怀孕,要孩子。生米煮成熟饭,我看月娥她妈还能咋地。”

“啊?这行吗?”听到这,小天感叹下,这样做是不是不好啊。自己真的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看见小天犹豫,兴哥劝解道:“嗨,我当你和你嫂子就这么办的,她妈死活不同意,闲我晦气,反正我们俩孩子生了,她妈也就那么着了”,兴哥的电话响了,一看是老婆打来的。

“喂,老婆啊?儿子怎么样,还烧吗?不行去医院吧!……”

小天看兴哥忙,也不愿意打扰,想先去工作了。

“兴哥,那你先忙,我去工作室了。”

趁着小天在工作的时候,二白哥我也休息一会,喝杯水,趁机和大家聊聊关于时间知觉的事情。(不要觉得突兀哦,都是剧情需要)

时间知觉就是我们知觉客观事物和事件的连续性和顺序性。我说的会不会有点科普的啊!无所谓了,定义不重要,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才重要。

在一定的时间内啊,如果事情发生的数量较多,性质又复杂,那么我们呢,就会把时间估计的短一些;

相反,事情发生的数量少,性质还简单,那么我们就会把时间估计的较长。

所以说嘛,事情一多,你忙起来,就容易忘了时间,忘了吃饭,忘了赴约,因为你觉得时间还早呢,没觉得过多长时间啊!

另一种情况就是,“无所事事”便是”度日如年”,实质上是一种浪费生命,你会觉得一天天过的真慢,没劲!

还有一种情况,会影响我们对时间的知觉,那便是我们自己的兴趣,当我们做我们感兴趣的事情,就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老感觉时间不够,用一句专业的术语,叫做:出现对时间的估计不足;

相反呢?做那些令我们厌恶、恶心的事情时,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比如在你的读书年代,听某老师讲课,是不是有时候会有种,怎么还不下课啊?时间过得太慢了?下课我还要去占篮球场呢!

好了,二白哥我磨叽了这么长时间,你就当做是广告时间吧!

哈哈,小天是个工作狂,很认真,所以他经常就忘了工作时间,总是出现对时间的低估。原本可能两个小时的工作,他就得四个小时才出来;要是四个小时的工作呢?估计就得六个小时出来。

可是?

可是什么?

如果二白哥我没记错的话,小天明明是上午8:30进去的,因为当时兴哥和她老婆电话,可能要去医院,那个时候兴哥有个看手表的动作,显示的是8:30。

可是,现在已经下午4:30了,都快到下班时间了,怎么还没出来?这个单位从开办至今,从无加班先例,你想加班,领导都不让你加。你死乞白赖的求加班,领导呼天喊地的不让你加。

快到5:30了,门卫照例巡楼,这个门卫从小烙下个毛病就是不能老老实实、稳稳当当的吃饭。人家是边走边爱(谢霆锋老歌),他是边走边吃,要不胃就难受,不消化,赌的慌。

于是,你能想到这样一个画面,一个门卫端着饭盒,边吃边喊:下班了啊,有没有人啊,清楼啦,清楼啦。从一楼走到二楼,没什么情况,也是。谁这个点还在这啊,天都黑了。

门卫决定偷懒了,就不上三楼了。正欲下楼,忽听见身后“吱”的一声,这个声音拉的很长,很慢。走廊这么长、这么静,突然出现这么个动静,人的动作一下子就变的缓慢了。

“谁啊?清楼了啊,谁啊!”

没人应答。

门卫往回走去,看看到底谁还没下班呢?走廊里好静啊,到底是哪间屋子呢?肯定是谁忘锁门了,找到了。

果然,一间工作室没锁门。

貌似是小天的工作室,这小子今天怎么范糊涂了,竟然犯这错误了,不锁门可是这里的忌讳。没准是今天早上和那个老娘们吵架弄的。嗨,我给锁上吧,小天这人不错,就不汇报给头儿了,要是别人,哼!

走上前去,正欲伸手去够门把手,只听“啪”的一声,这个词大概用的不准确,就是类似一个人摔门的声音,门竟然自己关上了,像是有人从里面摔的一样。

多亏人类的嗓子眼细啊,要是粗啊,门卫的心脏就得现场蹦出来啊!太他喵的吓人了!

想想这是啥地方!想想都不敢想……

人在那一刻,就是恐惧到极点的那刻是“无动于衷”的,大概肾上腺素一下子上升到极点了,门卫有点麻木了,连口水都忘了咽了。

“吱……”门,又开了。

“咣当”,饭盒掉地上了,他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眼前,一个人躺在类似于手术台的设施上,一个人躺在地上,只不过这两个人原本应该是不同了,谁知道现在是不是?

……

不知道到门卫被吓呆吓傻了多久,幸好他是单身四十年多年的老光棍,火力壮。回神的那一刻赶紧打了120。

这个城市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声音,但你认为能迅速抓住你的注意力的是什么样的声音?其实有很多了,比如救护车。

一座城、一辆救护车、一个殡仪馆、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一个躺在工作台上的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