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一根毛引发的辩论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29字
  • 2021-01-31 11:14:31

一觉醒来,发现阿伟在旁边那张床上玩手机游戏呢。

不知道是不是当年『一梦千年』的缘故,每次睡醒起床都会留下点后遗症,需要给自己留点时间判断下,到底现在是在梦里还是现实。

稍微缓了一会,大林问道,“你怎么还在这,你没回老高头呢啊?”

阿伟:“啊,你也没让我回去啊,我以为能帮上什么忙?”

大林起床,开始整理,“可我也没说让你留下啊!”

不管阿伟了,大林拿出自己的书包,翻出一张纸和之前让阿伟收集的那几根头发。

阿伟很诧异,不知道大林要做什么,又不敢多问。因为你永远也无法去揣测一个神神叨叨的人或是一个神秘兮兮的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大林用镊子小小翼翼夹出一根头发,放在事先拿好的一张纸上,他要干什么?其实,就是叠了一张纸鹤。

大林示意阿伟把窗户打开,嘴里默默念着咒语,一分钟过去了,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咦?这是怎么回事,又念了一遍,还是没有?大林仔细看了一下纸鹤翅膀边露出的那根头发,这回晓得是怎么回事了。

“喂!”,大林的口气变得严厉了,似乎有种怒其不争的感觉。

那边阿伟看着这些聚精会神的,本来没有什么动静,大林突然整出这句,给他吓一跳,“啊?怎么了,你这呜嗷一声,吓我一跳!”

大林指了指那根“头发”,示意让阿伟看看,“我让你给我找几根头发,你给我找的什么玩意啊?”

阿伟百思不得其解,心理合计有啥差错么,“啊?我找了啊,那几根就是啊!”

“你是从枕头上找的吗?”

“枕头上?我找了没找到,你不是说从被上找也行吗?我从被上找的几根。”

大林似乎非得和阿伟辩个几轮:“你说你这个语文是怎么学的?我的意思是,枕头上要是没有头发,你去被子上找几根头发,你自己过来看,看你找的这几根是什么毛,你老舅书房有一张你二哥的照片,上面标记的日期是就是今年,怎么原来不是自然卷,现在就变成自然卷了啊!”

阿伟靠近一瞧,“会不会是烫头了啊?”

“烫个毛啊,我的咒语好不好用我自己不知道啊!你把你头发烫一下,你看跟这个一不一样。”大林已彻底无语,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大事。别的地方体毛换个咒语就是,但今天好像非得要较这个真不可。

阿伟又瞧了一眼,还真不像是头发,“嘿嘿,林哥,没事,实质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DNA,这两种对法医来说没什么两样。”

大林又拿出一张纸,重新夹出了一根毛,重新叠了一张千纸鹤,这会咒语念完,奇迹出现了,刚才还明明是一张纸的,现在竟然变成发光的小纸鹤了,小翅膀忽闪忽闪的,阿伟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小白,你到我白天去过的那个烂尾楼区看看,那小子他们在不在那,不管能不能找到要赶在12点之前通知我,去吧,注意安全”,总算处理妥当,大林稍微安定了些。

这只小白还真可爱,慢悠悠的飞走了。所到之处,还散发着阵阵光羽。

阿伟:“林哥?你变出来的?你再变一只,我看看。”

“what?谁特,要不是你弄错毛来糊弄我,我能浪费一张纸吗?本来就带了三张。”

自从上一次和李旸一战之后,已有时日。期间大林重点琢磨了一下自己的“寸光阴”,到也有点收获,只是缺乏实践的经验,自己也得祈祷,千万别碰到厉害茬子,是胆小吗啊?有一点,是怕死吗?绝对不是。但大业未成,身先士卒可就有点目光短浅了。

又有点饿了,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毛病,饿的快!有时候吧明明胃已经撑的不行了,可是嘴还饿,你说奇不奇怪?阿伟下去找吃的了,大林借机走了。

幸好书包里经常带些吃的,小时候带的总是干(小)脆(浣)面(熊),现在偶尔还是干脆面。

繁华的都市总有繁华的夜景,爱迪生发明电灯是为了光明,而这种光明却衍生出了美丽。因为美丽,所以我们内心欢喜。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现在终于明白真的不是所有人都能称之为伟人,所以那些值得称之为伟人的人都太厉害了,他们所做的某一件事影响了全人类。

面对着眼前的这片烂尾楼,大林觉得多少有些可惜,因为它们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与这个城市的格格不入。好一大片地啊,真的,尤其对于这样的海滨城市,但是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故事,究竟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谁?怎样演绎?那是与自己无关的。

等待小白。

仰望星空,大林感觉星星没有那么多了,想来是由于城市太亮了。听说这个世界有个地方叫做星空公园,好像叫这个名,貌似是什么避免灯光污染,很多人都喜欢去那个地方看星空,纯粹的星空。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等待的时间大多是难熬的。

你知道结果了,又分好结果和坏结果,当你知道是好结果的时候,你总希望它早点到来,但是它总不是那么早的到来;当你知道是坏结果的时候,你一点都不想让它到来,可是你知道,它早晚都得到来。

你不知道结果,于是你在想,它到底是好结果、还是坏结果?要是好结果的话,你就和上面的一样;若是坏结果,你也和上面的一样;关键是在你猜测它到底是好结果还是坏结果的时候?是最浪费生命的。

小白还没回来,大林有点焦虑了。从十五岁出道至今,小白探敌还从未这么久过。加上白天自己那块手表也爆了,看来真是成长的季节到了,一辈子你遇到的敌人也是波浪式分布的。

怕不怕?不怕是假的,谁想死啊!可是你不豁出去,你就无法竭尽全力!大林当下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自己也是站在巨人(师傅:『永恒国度赏善罚恶圣使云光奕』)的肩膀上的,怕它个甚!

闭上眼睛,不,还是睁开眼睛吧,慢慢的释放出灵力,去寻找能产生共鸣的灵力。这毕业后一直练这个,可是都不怎么好用,大概还不够刻苦。

很快,大林变得兴奋了,的确有了感应,似乎目标离自己很近,绷紧全身,准备战斗。

嚓,当小白扑闪扑闪地飞回来了时候,大林的劲都泄了,一鼓没做成气啊。

“我说,小白,你就不能让我兴奋一回?”大林心里也犯合计,看来这灵术还是没练到家。

小白变化成了阵阵光羽,组合成了几个字。

“怎么的?没有恶灵?就那几个小子?西边那第二个楼?好了,我知道了,你回来吧。”

小白变成了一张纸,大林小心翼翼的放回兜里。当然得小心翼翼的,可得好好保护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