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那个”是“哪个”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58字
  • 2021-01-31 13:34:43

汤子在那边用四种音调来演绎获得的惊喜,而大林已经上了火车。

大林留给了汤子一本书,随他去吧,愿意学就学,不学拉倒。还是在火车上眯一会吧,在火车上就是睡不着觉,虽然现在不是春运,人不多。嘿,傻了,就算是春运,动车也不可能塞满人。

D5是个海滨城市,大林就去过一次,那会儿还是和班里的同学去玩的,城市很干净,空气也不错,一呼吸都是海的味道,倒也是个养老的好去处,想到这里大林突然意识到很久没跟司徒联系了,也不知道这个丫头现在怎么样,还考不考研究生了,打个电话。

没人接,这个丫头片子永远打电话都没有一下接的时候。

“喂,你好,这个座好像是我的,麻烦你……”

大林有自知之明,直接往里挪了挪。

“嗯?林……林哥?”

大林抬起头,我嚓,不是那个、那个上次被揍那小子!没错,阿伟。

电话响了,司徒易欣回电了。

“喂?林哥,给我打电话了啊!”

“你学习呢啊?又静音了啊!”

“恩,你怎么样啊,挺好的吧!”

大林和司徒聊了很久,司徒压力很大的,她找了个男朋友对她挺好,可是她姑不同意,因为男方家里条件没那么好。

司徒从小是姑姑养大,姑姑想让她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人家合情合理,应了她姑姑那句话:“我总的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妈吧!我养你一回,能让你随随便便就找个人嫁了?我养你就要为你一辈子考虑。”

姑姑那关不好过,司徒心里也闹心,这种事情不是你像电视里演的那种什么私奔就能轻飘飘解决的事。她现在想就这么着吧,慢慢耗着,慢慢拖着吧,希望日久天长了姑姑能够看见男朋友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

话说司徒对象对她还真挺好的,不让她出去找工作,让她在家,因为司徒去年没考上研究生,他支持她再考,准确的说,她考不考他都支持。

大林大学的时候见过她对象一面,觉得小伙人还行,尽管接触不多,但人挺真诚的,也很老实厚道,比较适合司徒。

因为司徒不想找一个让她感觉很浮躁的人,能够找一个人和她踏踏实实过日子,这就是她梦想的幸福。虽然简单,但很真实。

大学毕业了,就算再好的同学也未必能够经常联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去联系人的理由?苦衷?借口?

嗨,每个人都有一段苦逼的日子,都有一段奋斗的岁月,都有一个不想告诉别人的故事,这个故事里,喜怒哀惧忧乐思,只给自己。

挂下电话,大林长舒了一口气,一个人的语言是可以透露出他的表情的,从电话里听的出来,司徒过的并不如意。以后应该多给她打打电话,鼓励鼓励,这丫头凡事容易多想。

“林哥,打完了啊?”身边的阿伟,自始至终把电话给听完了。

我嚓,大林这会意识到这小子还坐在这呢?

大林收起电话,“你这是去哪啊?逃课了啊?”

似乎被大林看穿了,但实则不是,阿伟解释说,“嘿嘿,大四了,哪有什么课啊,学校说了,只要签约了,课都不用上,我随便找个地签个就业协议了,就不回去了。”

“你可真行,应该珍惜啊,在学校多待几天。我现在特怀念那会儿,最后一课的感觉真是永远忘不了”。说到这里,大林突然发觉,自己这四年可能与同学走的不太近,挺遗憾的。

“我们都没几个人了,回去也没啥意思”,阿伟从包里带出两瓶水,递给大林一瓶,”我买多了,喝不了了。”

“不是,你怎么这么搞逗,什么叫喝不了了,我嚓,我是捡漏的啊,行了,给我吧,反正也没水了。”还真是有点渴了,大林接过来,咕咚起点。

阿伟赶忙道歉,“我靠,林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伟这小子可不像汤子那么能白活(很能说,嘴皮子厉害的意思),这还得大林往外扯话题,大林本来就是个懒得废话的人。可是你说吧,人家请你喝了一瓶水,你也不能不吱声不吱气吧,天南海北地,扯淡呗。

阿伟这家伙,大林讲的正起劲呢,口干舌燥的,正喝水润喉呢,忽然整出一句,“林哥,我去你公司实习行吗?”

这一口都喷出来了,旁边那些旅客赶紧往着看,像是刚才错过了什么精彩的镜头一样,大林座正前方的一个大姐急眼了,这是从她的一系列动作判断出来的。

往后看看大林,瞪了好几眼,并且嘴角也在不停的那啥,然后在看看自己的衣服,好像大林的那口水都喷到她的衣服上了似的,使劲大喊高姐,要买面巾纸。

其实大林都喷到自己裤子上了,再者就算往前喷,那也是喷到座位上啊,那怎么着,那口水还能穿透啊?

大林用手抹了下嘴,苦笑不得的对阿伟说,“老弟,你怎么把我说的像董事长似地,我活了几千……二十年多年,从来没有个这个感觉,就你刚才说的那句话,顷刻之间,我觉得自己变成林总了。”

阿伟赶紧翻翻自己的书包,没找到面巾纸,“没纸了,你不是团队啊,你是自己单干啊!”

“没事,没事,不用纸,我哪来什么团队啊,我单干什么了?”

阿伟觉得大林明知顾问,“就那个啊?”

大林觉得阿伟故弄玄虚:“不是,哪个啊?”

阿伟逐渐压低自己的声音,并环顾了下左右,“就是那个呗。”

这个动作给大林整的彻底无语了,“你能光明正大点,正常点,别那么猥琐行不?”

“啊?难道你干的那个事儿可以随便说”,阿伟错愕了。

这下声音变大了,声音变大不要紧,可是大了,就会被人听见,被人听见不要紧,可是你说的内容能不能别有歧义,有歧义的内容不要紧,可是在你说那句有歧义的内容的时候,能不能不加上一个感叹词——啊?

大林:“行了,行了,我是个体户,自由职业者。”

电话又响了,大林一看,D5市的IP,估计是老高头打电话了。“喂,你好”。

……

老高头派车来接人了。

出了火车站,猛吸了一口气,真爽,要不将来也在D5市买个房子吧!给黎叔养老用,空气可真好,就算有点海水味也没关系。

大林一眼就看出来了是谁来接他了,那几个人戴着黑墨镜,穿着黑西服,整的像黑客帝国似的,站在一台什么车来着,他们把logo都挡上了,这帮玩意儿也太拉风了。

咦,转念一想,是不是自己在火车上话大多了,导致现在思考的时间少了,老高头应该不会这样,他跟黎叔可是棋逢对手,哪能这么拉风,要么哪几个人不是他的人,要么就是混淆视听!我嚓,不会吧,其中有一个人拿出了一张牌子,上面写着——寻找林大林先生。

嗨,高调还真是山炮的炫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