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执着的女人挺可爱(本卷番外)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3610字
  • 2021-01-31 10:56:04

哎呦喂,这个女孩貌似有点故事!

汤子一下子什么事都忘了,脑袋里迅速开始编撰和这个女孩有关的事情,就在双方沉默的两分钟里,我们的汤子同学已经幻想出无数的可能。

出现概率最高的便是:一个女孩发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跟另一个女孩上床,然后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于是她也想和别的男人上床好来报复她的男朋友,嗯,这么推理是非常有道理的。因为自己长的这么帅!嘿嘿嘿!

“啊惬”,女孩打了一个喷嚏,身体又忍不住哆嗦了,我们的汤子兄这个怜香惜玉的心可是疼坏了,赶忙想脱衣服,给女孩披上。可是,擦,早知道从寝室出来多穿一件就好了,你说现在就一件半袖怎么爱惜佳人,不管了,脱。

话说,汤子的体格还是不错的,尽管好像没练过,但总归是中规中矩,该有的线条也都有。一句话,你现在脑补的东西他应该都有。

长发女赶忙后退:“你,你,你想做什么?”

长发女后退,汤子就步步紧跟:“想什么呢?我看你有点冷。”

长发女反问:“你想什么呢?”

我擦,这个问题好犀利哦!汤子一把把女孩抱在怀里,“你这丫头,一点不爱惜自己呢?冷还不多穿点。”

长发女,一把抱住汤子的腰,顺势便涌入了他怀里,汤子诧异了,诧异着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厉害了,自己这样算不算出轨啊!

嗨,算个屁,老子也可以来场新的开始,今个中午就是因为对象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吃饭了,反正她先出轨的。再者现在也分手了,自己更没什么道德上的责任。

长发女看着汤子的脸,小心翼翼的摸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你的颧骨和他很像,他也喜欢让我摸,嘴唇也像,他也……”,话没说完呢,就没声了,为啥,汤子的嘴给长发女的嘴堵住了,哇塞,旁白哥我在想,亲吻会不会是一种本能,这种本能的背后隐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望。

就在貌似这个花好月圆,享受二人世界的时候,突然!

汤子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

汤子开始变得上不来气,感觉自己体内的东西似乎被谁吸走一样,刚才还闭眼睛享受呢,现在赶忙睁开眼睛,哇擦,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脸上青筋暴露,暴露的太吓人了!

他妈的,这句话汤子是在心里骂的,不是由于恨,而是恐惧。因为长发女忽然瞪大了眼睛,那双眼睛黑的吓人,没有白眼珠,就像我们经常形容却从未见过的黑洞一样。

长发女搂的自己越来越紧,自己根本挣脱不了,自己的嘴唇好像被粘住了一样,她难道姓五,叫502吗?

意识渐渐模糊,眼皮也好像支撑不住了,汤子还在纳闷,这是怎么了,难道春梦要醒了,可是我下面好像没有那啥呀!

怎么了,哎呀,好像没感觉了,眼皮越来越沉了,就在要眯上眼的时候,天边一道光羽箭划过,抱着自己长发女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长发女的手也松开了。

汤子看不清从黑暗中走来的人啥样了,就模糊的听见一句:“书…怎么……玉。”

其实,当晚大林的原话是:“书念得不怎么样,还真的以为自己能碰到颜如玉啊!山货(山炮加2货的简称)。”

汤子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没办法,精华被吸的太多了,他这还算身体好的,身体差的估计十三天都够呛!

“怎么,渴吗,我给你倒水?”

汤子迷迷糊糊的啊,这下才看清来的人是谁,是李艾。

小艾,倒了点糖水,用汤勺慢慢喂汤子,没办法啦,汤子嘴现在还是肿的了。

汤子:“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哥住进医院了。”

小艾把刚才洗过的毛巾拿了过来,给汤子擦了擦脸,“别担心,好好养病,你放心,系里给你请假了,其他的事我帮你处理吧。”

汤子:“哦,有没有什么吃的啊?哎?什么其他事啊!”

小艾又喂了汤子一点水,“这个你就别管了,我跟那个小子说了,咱们私了算?他不同意就把事捅出去,给他弄个什么记过、留校查看的,让他没有学位证。”

“哪个小子啊?你说的是谁啊”,汤子有些懵圈。

小艾无语啦,看来汤子真被打傻了,“谁把你打了你还不记得了啊,不是说人的身体是有记忆的吗,不会吧,把你脑袋打坏了啊?”

又是一阵疼痛袭来,汤子又昏睡过去了。

最近大林在系里彻底出名了,有一个花季少女到哪都跟着他,上课到教室,吃饭到食堂,去卫生间也在门外等候,于是各种传言接踵而至。

传的最为真实的一个版本就是:大林把人家给玩了,然后不负责,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两个选择——要么给钱,要么生孩子。

为啥这么说呢?有一天,这个女生吃了食堂的东西不太舒服(八成是胃肠感冒),然后跟着大林班后头上课,没忍住就呕了几下。

你们都不知道当时那种情景,全班没有一个人吱声,静的要命,所有人第一眼都往小艾那里看,第二眼都朝大林看去。林哥拽着小艾的胳膊就出去了,这大家伙儿赶忙趴窗户看,卖呆(家乡话)。

上课的老师:“行了,行了,上课了,别瞧热闹了。”

大林瞅着小艾很无语,“你这丫头,想闹哪样?”

小艾甩开大林的手,嘴撇了下:“你说呢?”

大林:“我不是跟你说了,这几天钱不够。”

小艾:“你钱什么时候够,我就什么时候走,你要不负责医药费,那咱们就闹到学生处。”

大林:“我去,又不是我打的,再者那天送医院我已经垫了医药费了。”

小艾:“不是你打的,是谁打的。我都看见了。”

那些上课的同学听不进去课,开始现场直播并扯淡。

“哎呦喂,那个女的发威了,把林哥的手给甩了,快来看”。

“我看看,嗨,是真的诶,好像说,你玩了老娘就这么算了啊!快看快看,林哥给钱了,大家快来看。”

所有的人都抑制不住了,窗户玻璃上出现了一张张饼脸,上课的老师无法抑制此种情况,宣布下课休息了。

大林:“你这丫头真轴的厉害,看我把他扶出来,就一定是我打的啊?”

“不是你打的谁打的,你自己那天说去东操场单挑的,汤子他总归不会是自残吧!”小艾不愿搭理大林,心想你痛快拿钱算了。

大林翻了翻兜,现下也就只有这些了,就给她吧!这种讹人的事啥时候能完事啊,“那小子叫什么啊,汤子,什么衰名,得了,我这现在只剩500了你全拿走吧!话说,你最好弄个大字报,还我清白。”

小艾对着窗户的人做了个亲钱的动作,我擦,很多人当时震惊了,这更加验证了大家的假设。

小艾:“放心吧。”

大林:“嗨,我说,你不是那小子女朋友吧?我记得那天在食堂不是你啊?”

小艾:“你管呢?从现在开始就是了。“

你可能要问了,那个时候的小艾不是恶灵吗?这件事情已经无法考证了。大概是吧,只是那时候大林等级不行,看不出来;也可能不是,到后来的时候被恶灵附身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是,大林也能看出来,只不过没说,或许就是为了等到今天,或许就是为了收了汤子这个“战友”。

好吧,不闹了,真正的情况是,旁白哥我也不知道。

小艾是个懂事之人,第二天就弄个道歉信了。大林是逗她的,没曾想她还真弄个大字报了,要知道有些事情是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的。幸好在她就要粘贴之前,林哥的同学把它抢下来了。

此事就此作罢。

话说小艾和汤子是大学同班同学,俩人关系很好,但是并非男女情谊,那你说他们俩是知己?也许吧,汤子说那时候根本就没把她当成女人,小艾这个人性格比较豪爽,感觉她比爷们都大度。但你说是小艾这个人长的五大三粗吗?其实,小艾长的挺好的。

汤子什么时候发现小艾挺有女人味的呢?就在某一天早晨醒来。

小艾买了一盆小花,因为她感觉医院里生气太少了,都是病怏怏的人。汤子醒了,发现小艾在侍弄那盆小花。就那一瞬间,他就有点呆了,他开始思考他和小艾的关系,并连带着把小艾和自己的前女友相比较,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太傻了,这么好的女孩在身边,看来自己有必要做个手术,换眼球手术。

因为是早晨,汤子沿着自己的被往下看了看。

大学四年,汤子非常忠诚,不再招惹别的女生了,小艾有招啊!这俩人外人都说有夫妻相,你还别说,还真有,都成了学弟学妹的偶像了。

你们可能要问汤子后来怎么就和大林住一个宿舍的呢?

是这么回事,汤子宿舍有个小孩平时挺爱干净,人家干净也不是啥坏事,但是要是四个爷们里三个都脏了吧唧的,就你一个干净,那就会被人认为是有毛病了,说你穷讲究。你要没本事同化另外三个,那你就被他们同化,可是那小子还挺固执。

有一次,汤子没注意,不小心用了他的杯子喝水,结果矛盾就开始了,汤子骂了一句强迫症,那小子就像疯子一样了,可能也是在寝室被汤子他们三压抑的太久了,正好碰到这茬就爆发了。

其实,这个小子是没妈的孩子,小时候妈妈因病去世了,爸爸出去打工,把他放在奶奶家,上小学的时候,大家总笑话他像个泥猴,老欺负他,他奶奶就跟他说,让他自己长志气,从那会起,他就自己开始洗衣服了,这小孩挺懂事的。

这种习惯保持到现在,小孩干干净净,立立整整挺好的,嗨,就是汤子他们仨太脏了,弄得袜子都在饭盒里了,泡面的时候还的闻一闻。

汤子就这么搬出来了,碰巧那个楼里就大林那个二人间有地方,这就进来了。

要不怎么碰到厉害茬子了,汤子知道那天的事,所以不敢对大林咋样,哈哈,还总寻思着拜大林为师呢。

自从跟大林一个寝室后,也不能弄的太乱了,慢慢的自己也把自己收拾的差不离了!汤子说,其实很多东西还是从那个小子学到的,比如怎么把自己衣服叠好了,怎么分类,怎么把鞋分好,内裤和袜子一定要分开洗等等。毕竟是一班的同学,后来有一次下课的时候,汤子跟那个小子道歉了。

旁白哥我暂时想到的也就这些,以后想到的,随想随写啊,别怪哥,哥就是这么随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