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回忆过去(本卷番外)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487字
  • 2021-01-31 10:56:07

回忆开始了!往事历历在目,件件涌上心头。大林和汤子二人谁都没有在说话。

趁此,白哥在这里给你讲讲小艾和汤子的事。那会儿啊,是这么个情况,咱们把镜头切回几年前。

——————性感分割线————————

某高校新食堂二楼某张饭桌上有一男一女。这桌子有几个连带的凳子,这两个人占两个凳子,另外两个被书包占着呢。貌似是对小情侣,但是坐姿方向不一样,可能闹别扭了。

果然声音越来越大,尽管不是饭点,还是吸引了许多学生的目光。要让旁白哥我说啊,大庭广众下你闹个毛别扭啊,纯属就让人看笑话,你这时候厉害,你给谁看啊你。

蹭了一下,这小伙就站起来,指着隔了两张桌子的另一个学生:“麻痹的,看什么看”,回手就把餐盘给使劲砸了过去。

不错,扔饭盘这个就是汤子,而那个被砸的便是大林。

幸好大林迅捷转身,躲过去了,不过餐盘的菜汤还是溅到身上了。

“对,就砸你了又怎么着,麻痹的你还看。”汤子把筷子往地上一摔,指着大林说。

嗨,就这种人最可气,什么本事没有,把对自己老婆脾气发在别人身上,周围开始聚人了。

大林啥也没说,直接把自己的餐盘回砸过去了,对待某些敌人,只有战斗,没有谈判。餐盘没砸到汤子,让这小子躲过去了,可是他女朋友就没那么幸运。中招了。

汤子女朋友,粗口也爆起来了:“麻痹的,汤子你是不是爷们,她打你女人。”

周围的人也开始议论了,嗨,这时候啊,汤子的压力无形就大了,他其实也有点心眼,只想借机撒撒气,这年头谁还打架啊!打架的要么爹好使,要么钱好使。

可是,这对象话落那了,给自己架到那块了,下不来了。不打?周围这帮傻比怎么看啊!他喵的,豁出去了。

汤子心里合计着。妈的,这会儿怎么没有好心人出来劝劝啊!

“他妈的,我今天打死你。”汤子赶忙把架势摆上来了,立马就要冲上去揍大林。

可能是哪位天使大姐听到了汤子的祈求,让他的愿望实现了,他们系的学生会副主席凑巧在边上吃饭。

“哎,你小子干什么啊?”

汤子回头一看,“李哥,你别管我,别拉我,我他妈不毕业了,我也要打他,今天就要削死他。“这家伙,胳膊袖子也撸上去了,那撸的动作,很自然啊。

大林那边也聚集了一些人,自己系里的同学,就听见大林后边有人喊:“他妈的,欺负我们系没人啊,你他妈的跟媳妇吵架,往别人身上撒气,装毛比,不服就干。”

过来了几个人,大林的同班同学。

一个叫文渊的说道:“草,谁欺负我林哥了,妈的,食堂有没有系里的男生,给我上。”

我去,气氛越来越紧张了,有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觉,要是我旁白哥在场,真想给汤子两脚,看看那个熊样,欠揍。

这时候啊,甭管是不是真要干仗的,还是来凑人数的,个个都有一种想要撬对方八辈祖坟的架势,那家伙,一个个肾上腺素分泌的,我勒个去,直接飙升到天花板。

其实,有很多人就是凑热闹的啊,不怕闹事,就怕事不大。

大林摆下手:“渊哥,你跟他们说,算了。”

文渊:“啊?他们这么欺负人你,你就算了,不不用怕。”

大林:“算了,算了,别给你惹事了,你上次的事还没完呢!”

那边那个副主席也不想闹事,也赶忙说些圆场的话,汤子原本也没想打,就坡下驴呗。

没曾想!

大林冲汤子招了招手:“哎,那个谁,你等等。先别走,你可能误会了,我是说现在算了。晚上东操场见,单挑”,说完,自己走了,撂下身后文渊和众弟兄,我擦,大家一阵错愕。

不知谁冒出一句:“擦,大林还是这么有个性。”

文渊指着汤子:“算你运气好,要是有下次……”

这人突然就散了,汤子他们系的副主席也叫大伙都散了,汤子赶紧加一句:“我擦,怕你啊,等着挨削吧!”

副主席拍了拍汤子的肩膀,“行了,行了啊,拉倒就得了,扯什么呢?现在快到上课点了啊,系里最近总查逃课啊。”

汤子连忙点头,是啊,逃三次就记大过了,赶紧走,嗨,对象呢,人腻?我擦,我这为她上战场,她不给我打气(潜台词是收尸),自己先跑了。

对了,旁白哥忘交代了,这会儿汤子的对象不是小艾。

这么说,很多时候,你听着大学生说要干仗,干这个,干那个,干着干着就没动静了。有些时候啊,各个系的什么扛把子(现在很几乎没有这说了,现在谁还扛啊,早已不是铜锣湾杠把子陈浩南那个年代了)彼此都认识,互相知会一声也就算了。

于是,在场的那些人也都没当回事,到了晚上该干啥就干啥了,有的干脆撸撸就睡了。

汤子的女友吹了,就因为今天那事,汤子也很郁闷,当初找她也确实看她漂亮,人啊都有“以貌取人”的心理。这小姑娘性格太不合适了,分就分了。

但是,今晚?到底去不去,会不会那小子领着一帮人在东操场等着。咱不去,这不给人笑话死了,他们到底能不能去?我擦,忘了,那小子说单挑,单挑我怕他个甚啊,就他那个鸟人的个头,对,不去,还以为我害怕了呢?

去,万一有人把我拍下来了,传网上,这我不是出名了吗?说我欺负人?貌似那个小子系里好像有个学生是学校论坛的副坛还是地主来着?

去?还是,不去?扔硬币决定。

旁白哥又来插话了,话说扔硬币或者把在桌子上转硬币这种做法,在很多情况下,白哥我认为可以使用,并不是说硬币能告诉我们终极答案,而是当我们把它抛到天上的那几秒中或者它在桌子上旋转的那几秒中,我们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希望它是什么。

嗡的一声,起床穿衣服走人,会会他去,点到为止。

“今天晚上怎么这个风怎么吹的这么奇怪,大夏天了,还又冷了,奇怪”,汤子翻翻兜,“嗨,我打火机呢?晕了以前都是放在烟盒里的啊!谁跟我借了,我记得今天没抽啊,可咋整,此时无烟,一点都体现不出风萧萧兮易水寒……”

忽然之间,一股香气袭来,好戏开场了。

“帅哥,寂寞了?”

汤子回头,打火机点着了火,递了过来,汤子点着了,嘬了一口,吐个眼圈,背靠在路灯柱子上,贱不呲咧的回了句:“可惜,无人能懂。”

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路灯灭了又亮了,亮了又灭了,然后它又亮了,接着又灭了,最后路灯终于正常了。

长发女:“如若有幸,愿闻其详。”

汤子使劲嘬了一口,下意识的提了提裤子,这个动作旁白哥我发誓他真的是无意识的,这个时候应该从旁边弄个摄像头给他录下来。

汤子:“美女,这么晚一个人出来干什么?深夜晚上不太平啊!”

长发女双手护肩,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有点冷,哆嗦了一下。

长发女的声音愈发柔弱,“有什么不太平的,不太平又能怎么样?我是个没人爱的女人,生活本身就不是很太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