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艾·已随风而逝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06字
  • 2021-12-07 15:17:54

小艾中招了,当然正如我前文所说,大林并未想直接算计小艾。大林是想赌一把,赌恶灵有没有弱点,有没有情谊,赌李旸在不在乎兄妹情。大概恶灵太需要人类这个皮囊,久而久之,人类的七情六欲都学会了吧。

大林赌对了!小艾中招,浑身发抖。

而即便如此,小艾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汤子身上。终究还是有感情的。汤子见状赶忙起身,往小艾奔来。汤子吐血是之前跟大林想好的套路,其实嘴里含着的是血包道具。

看见汤子起来,应该是没事,小艾担忧的眼神变的渐渐放松起来了。虽然当初是哥哥让自己接近汤子,通过汤子来渗入到林大林的生活圈中。可是,四年啊,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小艾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一个笑容,一个眼神,一段感情。汤子说过,小艾只要一笑,他的心就化了。

多年以后,汤子回忆道,那一刻,自己真的就忘了还在那边躺着没有知觉的老妈了,真的就忘了小艾对自己和老妈做的这些事,忘记了她的“坏”,忘记了她的“背叛”。那一刻,他想永远把她搂入怀中,真的不舍,不想、更不愿她离开。

小艾的周围,慢慢飘起了黑色的烟,像小龙卷风一样,围绕着她的肉体转了几圈就消失了。

见此情形,李旸真的要炸肺了,妹妹就这么没了,自己刚才怎么就收手了呢?自己是左手刃啊,反正已经受伤了,后伸出的右手受不受伤又能怎样?又影响不了大局。这个附身的皮囊怎么还有潜意识啊,李旸把所有的恨都集中到了林大林身上。

李旸浑身黑气缠绕,已然发力:“林大林,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人生气的时候,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真的说不准什么都能干出来,更何况是一只恶灵。

大林呢也有点肝颤,但毕竟对面是只受伤的恶灵,自己没受伤,这就是优势,当下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恶灵会幻影移形吗,有的会,碰巧李旸这个级别的就会。就这点不好弄,比较难缠,大林得随时提防,不敢分心。如果一人力量不足的话,速度上的优势就可以去弥补。

李旸好像是比大林厉害点,关键是他使出左手刃要比大林的光阴似箭时间快。这是为什么呢?毕竟射箭还是需要提前摆好姿势。

当然,李旸也有点怕大林的光羽箭,刚才左手受伤,恐怕威力也要折扣些。

所以只好不停的瞬移,瞬移到哪,大林的眼睛就得跟到哪,擦,哪块有,大林就往哪射它一箭。

我去,在哪里?在那里!左边?右边!前边?后边!上边?下边!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BABA。(汗!)

李旸这身影晃这么几下,大林的眼睛就花了。不看了,绝对不看了,再看,眼睛就要瞎了。

这李旸倒是不累,看见大林眯上眼睛,瞧准这个机会,瞬移到大林近身处,伸出左手,直劈大林右臂,眼瞅着,大林的胳膊就要被砍下来了!

哎呀,不好!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大林的右臂反弹出来,李旸那句“啊”都没喊出口……

……便被震出十米开外,七窍留血!

附身的这个皮囊铁定是不行了,脾脏破裂,里面估计没什么好玩意了。

咦?那个是什么东西,桥墩上?我勒个去,李旸的左臂,我滴个乖乖,直接被震的扎进了桥墩里了,你说这个力量大不大,手臂都扎进去一半了。

李旸身体里冒出了些黑烟,变成了一阵黑色的龙卷风,转了两圈便消失了。

大林握住自己的右肩,身体有些颤抖,不远处汤子起身来到妈妈身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大林艰难的晃了晃右肩,“你先别哭了,有我在,放心,你去把现场收拾一下。”

汤子一直都处于一种懵的状态:“啊?”

“你过去给他俩处理一下,快点”,拿出电话,“喂,马叔,过来,收拾一下,然后送人去医院。”大林蹲下瞧着汤子妈的状态,大事应该没有,多半小艾也不忍心。待一会稍微施术后,多休息调养几天就好了。

老马头带着人过来打扫“战场”,做好收尾工作。

临走前,汤子回头望了一眼,老马上前拍了拍肩膀:“傻小子,别看了,你和她不是一路的,再者现在躺着那个的也不是她了,一会就会有救护车来的,走吧,别看了,现在你老妈最重要。”

在车上的时候,大林把李艾在汤子妈身上的咒给解了。

至此,汤子和小艾的恋情也就剧终了。(此卷番外会表)

汤子妈在医院住了几天便出院了,汤子把家搬到了大林所在的城市,找了一间离书店很近的小区,租了间房,暂时安顿下来。没过多久,汤子妈执意要回老家。没办法,汤子又给他妈送回老家去了,房子也退租了。

汤子住在大林家不走了,每天也不说话,帮着书店做点零活,偶尔也会逗一逗小林,但是话明显不如以前多了。

嗨,给自己一段时间,给时间一段时间。

大林呢?回来后,书店的事也不管了,每天把自己关在18层里,平时汤子或是小林把饭送到就行了,而黎叔似乎也早已习惯,只是苦了小林了。好久没见到老爸了!总嚷嚷!幸好,汤子还能陪他偶尔玩一会,但绝大部分都是自己玩。

这点,大林确实不应该,毕竟幼儿的教育是不能忽视的。

话说大林干啥了呢?每次啊,回来都得总结经验,并在原来的基础上最好得到进一步的提升。比如说怎么才能保持灵力不被耗掉,或者怎么样让自己的“光阴似箭”一下射出三支箭,又或者应该改进一下,难道射只有一种姿势?

换句话说,自己的武器是灵力转化成的光,那么光应该有多重变化,羽箭太单调了。李旸的手法应该借鉴一下,现在这个时代只有自己狠了,才能不会轻易被敌人打败,那些头疼的事才不会找上你。

最关键的是,大林也开始发觉了,碰到的恶灵好像越来越厉害了,这条路也越来越难走了。

----------------本卷终----------------

本卷背景音乐:戴佩妮《爱疯了》

不敢问却一直想问

你心里藏着什么人

不敢猜却一直想猜

若回去有没有可能

我不够完整你给的从来不够完整

连一个语气都无法确认

这种缺乏是什么象征

不开灯我不要开灯

我身边容不下别的人

不锁门我不要锁门

你回来是一种可能

我那么的认真去思考你对我的认真

过程是多么伤害人

结论始终是疑问

我爱疯了我疯到自己痛也不晓得

放弃了保护自己的责任

放弃了抵抗脆弱的天份

我不管了我不管这伤口能不能愈合

选择了你也许是错的人

选择包容了你的不安分

我尊重我的选择

我想我疯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