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兄妹恶灵现身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16字
  • 2021-01-31 10:47:51

人有些时候真是越想越难受,比如有人跟你说你老婆外边有男人,或是你男人外面有女人,不管他是不是开玩笑,你的心里都的犯膈应啊!

人有时候还真就愿意往这方面想,越不想想越想想(哈哈,好绕),你说奇怪不奇怪!

哎呀,汤子貌似顿悟了,前几天老妈给他叫去,单独说了几句话,要拴住小艾。这老妈是啥意思

我去,这都哪跟哪啊,汤子要被自己的想法晕了,坏菜了。

“我擦,勒死我了”,菜买的太多,塑料带勒手,汤子来回换手也觉得不得劲。其实,主要是他太焦虑了。

回到家了。租的房子在五楼,蹦高的跑上去了。这口气憋到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菜放到地上,活动活动手指,掰了几个手响。

刚想敲门,发现门是开的,留了一条缝。

汤子把菜拎起来,用脚勾开门,又用脚带上。

汤子冲着屋里喊,“妈,我回来了啊,我今个开饷,咱们今天改善改善。妈,妈?你干啥呢”,走到客厅,哐当,萝卜掉地下了。

“妈,妈,你怎么了,妈?”汤子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电话,电话呢,赶紧打电话,找120。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现在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现在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什么破玩意啊,还打不通,number你妈!”,汤子赶紧把老妈的扶起来。

背后突然一股冷风,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回来了啊!”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小艾在身后。

汤子特别着急,“你干啥呢,赶紧过来帮我把妈扶起来,快。”不知道怎么的了,汤子妈的体重好像变得沉了起来,竟然有些扶不动。

汤子愈发着急了,“艾,赶紧帮帮我,过来把妈扶起来,快点啊你,你磨蹭什么的?”

身后的人还是一动不动。

汤子转过头,“不是,你怎么回事,还愣在在干啥啊,麻溜儿的。”

眼前的小艾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那双眼睛里空空荡荡。

汤子情绪上来了,现在老妈的情况还不得而知呢,怎么媳妇现在就变的傻了吧唧的呢,“你听不懂人话吗你?”

小艾嘴角一湾月牙:“当然能听到,只觉得没有必要。”

最后四个字,犹如晴天霹雳咔嚓一声砸到汤子的心脏上,那一刻他愣住了。

那一刻的眼神,他这辈子忘不了了,犹如黑洞般的眼神,看不穿任何东西。

汤子从地下捡起一个茄子砸了过去,茄子的确没有杀伤力,可是当时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些,基本上手上有什么,能划喽到什么,就扔什么。

“你妈的,你再给我说一句!”

小艾慢慢吞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我—说—没—有—这—个—必—要。”

“我艹你,”后面的字没说完,嗓子就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小艾伸出她的右手,五指张开,汤子浑身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在看看小艾那双眼睛,汤子就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年自己经历过一次,那是多么的难忘,曾以为这辈子不会碰到第二次了,没曾想连五年都不到,又赶上一回。

小艾,“你现在明白了吧,你毕竟当年经历过那么一次。你现在能说话了,你说吧。”

汤子无语中。

小艾,“姨她没事,只是暂时睡过去了,我没怎么样,只是她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我没有办法,也怪我不够小心翼翼。不过你放心,他没什么事。”

汤子狠咬嘴唇,真是引狼入室,还是只母狼。

小艾看着汤子的表情,明白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你说吧,你能说话了。”

眉头紧皱,这一瞬间汤子突然明白了,那张一块钱肯定是林哥给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也怪自己,那天吃完饭就再没穿这件衣服。SHIT,衣服多了,也是个事,穿不过来都,尽管全是淘宝的。

小艾:“你怎么不说话?”

汤子:“你想让我说什么啊?”

小艾:“你想说什么都行。”

汤子:“小艾呢?”

小艾:“我在这啊?”

汤子:“你在这,我不信。”

小艾找个椅子坐了下来,一幅“随你吧”的架势,你爱咋着就咋着。

汤子还是现在除了能说话,还是动不了,用一句比喻,一肚子屁,愣是一点放不出来,“你把我妈怎么的了?”

“我没有。”

都这样你还说没有,你那张脸还要它干嘛?”

“小艾,我就纳闷了,他哪点好?”突然,屋子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妈呀,汤子脑子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真背着自己偷人了?

次卧的门开了,走出来了一个人。

汤子青筋暴起,“妈的,你个娘们,你背着我养?”后面俩字没说呢,就像一只狗一样被人拎起又狠狠的摔在地上,只不过不同的是,汤子不是狗,那个人也没有拎他,只是动动一根食指。

小艾,“哥,你干嘛啊?”

这个被小艾叫做哥的人,的确是她哥,李旸。

李旸轻哼一声,“就他这样的,你看上他哪了,要不是留着他有用,我早就废了他。”

刚才一摔,可真是七荤八素啊,忒难受了,汤子一下子没缓过来,不敢动,动动就更疼。李艾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转瞬即逝。

“行了,你弄死他还不如留着他”,小艾似乎在替汤子着想,“只有他才能接近林大林,别人都不行,还指着他拿『天芒』呢?你给他弄死了,谁去啊?那林小子对人提防的狠,虽说水平不咋地,但是我感觉他灵力见长了,这四年他可积累不少经验,最主要的上面说只让拿『天芒』,不让动人,所以汤子就派上用场了。还有一点我觉得我们碰不了『天芒』,我们级别还不行,神兵利器上不了手。”

李旸指了指地下趴着的汤子,问小艾,“那你确定这小子行?”

小艾点了点头,“大概他是人,所以没问题,这几年我一直潜伏,我发现『天芒』应该就是林大林他用的那根甩棍,原因有两点,一:林大林经常拿着这个甩棍,而且爱护有加。二:我有一次碰见他了,我想去拿着看看,可是他怎么也不让我碰,貌似谁都不让碰,就连汤子碰到,都被骂了,最关键的是我感觉到了点灵力。

汤子这时候都明白了,这场恋爱原来是场阴谋,那以前的风花雪月,卿卿我我,都算个什么?那会自己受伤时,小艾所做的一切都是装的,装她丫的。

汤子:“我呸!”,说罢唾了一口,“贱人,你们弄死我吧,我不会做伤害林哥的事儿。”

“瞧你那完蛋样,要弄死你了不早弄死你了。”李旸又补了一脚,“你这条线,我们跟了四年了,你要死也行,我有999种死法,到时候你任意选,但前提你得帮我们把事儿办完了,要不然我让你死也死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