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小心小艾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255字
  • 2021-01-31 13:07:42

早些年,很多女孩总喜欢问自己的男朋友这样的问题:“我和你妈同时落到水里,并且我们俩都不会游泳,再并且你只能救一个人,你先救谁?”答案有以下几种:1,当然先救你了,么么;2,当然先救我妈了啊;3,我水性好,两个都能救;4,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太低了;

5,先救我妈,然后回去和你化蝶;6,你怎么不和你妈同时落在水里?7,我不会水,谁也救不了,我跳下去自杀;8,有病啊你,日子是不是过的舒坦了,找事啊!9,其实我不爱你,其实她是我后妈。

还有许多答案就不一一列举了,咱想换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女朋友、你妈,和一个你最好的朋友同时落在水里,并且三人都不会水,而且你只能救两个,你选择救谁?

好吧,把这个题再上点难度,你妈一个人含辛茹苦抚养你长大,吃了不少苦,受了很多罪,宁可自己不吃,也不能让你饿一顿;

你的女朋友,你们经历了很多,很多,你们的感情走到今天千辛万苦,为此你们都付出了很多,放弃了很多,用一句话来描述:

有了你,我就不要世界了;

你的这个朋友,你们虽然认识世界不长,但是他三番五次救过你的性命,你太衰了,死神总来找你,而这个时候,他总能把你从地狱里拉回来,不能说总能吧,至少几次。这样的问题该怎么回答呢?

这样的问题真膈应人,蛋好痛啊!救妈妈和女友,大不了背了忘恩负义的罪名,对不起我那个朋友了,他以后的儿子、媳妇我都养了。我说旁边哥你能不能不出这么操蛋的问题吗?山炮一个。

——我是这章占了“一半”版面的旁白哥,嘿嘿。

地点:黎明书店。

大林在打扫屋子,黎叔在喝茶,小林呢在看漫画,那个认真劲啊,倒是像个钻研的人儿。

小林颠颠的跑过来了,看来好像有点儿问题,眉毛揪揪着,应该是看不懂剧情,赶紧过来询问。

大林放下笤帚,“怎么了?”

小林指了指漫画上的,“这个字,念什么啊?就是这个。”

大林俯下身瞧看,“念,囧,jiong。”

黎叔一边喝茶,一边研究古书,那些东西大林是受不了,看得脑袋疼。

黎叔摘下老花镜,感叹道:“大林啊,你们以前的课本学过《山海经》没?”

“没有吧,我不记得的啊,我记得好像学过《逍遥游》,不行的,叔,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心思从不放学习上的。”大林示意小林把拖把拿过来。

黎叔按摩了一下睛明穴,叹息到:“你看看这些年轻人追逐美国的科幻啊、吸血鬼之类的,其实咱中国的这个《山海经》要是拍出大片儿了,肯定傲视群雄啊!”

大林:“目前技术还是不行吧,倒是可以和国外合拍。”

黎叔起身,“对了,你那个同学汤子什么时候到,你不用接啊!”

大林示意小林别来回跑,刚拖完地,“他说不用,我告诉他地址了,他自己打个出租车来就行,我报销,再者现在店里事这么多呢?对了,叔,韩寒的书你上货没,就剩几本了。”

黎叔:“回头打电话,让他送货。今天中午出去吃吧。”

“summer has come and past……”

“喂,你到哪了啊?”

“下火车了,一会打个车去,你家里有饭吗?我走的急,没吃。”

“行了,饿不死你的。”放下电话,“叔,他到了,不用去接。估计一会就能到”

挂下电话,汤子喝了一整瓶的可乐,这一路喝了五瓶,好像脱了水一样,越喝越渴,这汗也出个不停,一切的原因源于心跳不止?这个是什么缘由?谁人不心跳啊!其实,就是发慌,慌得不行。

时间回到一天前。

“我得der意的笑,又得der意的笑,再得der意的笑……”汤子最近可是春风得意啊,那小日子过的滋润着呢,每一天每一夜,把媳妇儿搂在被窝里,老妈也搬过来住了,现在貌似婆媳关系还不错。自己上个班赚点钱,小艾也上个班赚点钱,目前为止是饿不死的啊,倒是房子问题是个大事。

现在三个人还是在租的房子里住着呢。

汤子其实不知道,他妈一直属于坚忍型的,小艾这个丫头其实挺好的,就是有时候花钱不太在乎。

尽管很多情况下小艾已经抑制了,并且尽量花自己挣的钱,但是毕竟老人是从苦日子走过来的,生活方面也比较简朴,所以有些事情她也看不惯,不过她不说,为什么?你们猜是因为什么?

家里家境不好,汤子找个媳妇儿不容易,艾丫头倒是个执着的人,也是难得,毕竟艾丫头家里的条件自己也算是高攀了。

今天发工资了,汤子准备买了些回家改善一下,现在比不了大学期间了,大学期间聚聚餐,说走就走,花钱也没怎么在意,现在可不一样了,花一分钱都得算计算计!

今天走的急,随便拿了件衣服穿了就走,毕业的时候,有些衣服都没洗直接都拿回家了,后来也就忘了,今天穿的就是这件。

该买点啥呢?买点儿肉;买点儿油菜,小艾喜欢吃这个,虽然油菜这个东西做出来都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小艾说看着就舒服;再买点儿白萝卜吧,老妈最近有些咳嗽,白萝卜清肺……

买了一大堆,路过市场门口,看见有卖烤肠的,虽然这个东西很不干净,肉也不是什么好肉,但是现在就馋了,想起大学那会儿了,索性就买了一根。

从兜里掏出一块钱。

老板接过来,看了一眼又递了回去,“小伙,你换张钱,你这个钱上有字。我不要。”

汤子纳闷了,不就一块钱吗,咋还挑三拣四的,“咋了,有字就不能花了啊!你做买卖的,还在乎这个?”

老板非常认真的解释说,“实不相瞒啊,老弟,你哥我就是觉得把字写在钱上的人不爱惜财,所以我从来不要这种钱。”

汤子:“啊?我去,毛病还挺多,那给你个钢镚儿吧!”

这人真是,还有这种想法,钱这个东西什么人都用,什么情况下都用,所以说什么时候它都是脏的,过手的人多了,都这样。

什么字,看一看,八成是刚才卖菜的找回来的。

上面四个字:“小心小艾。”

这一路汤子是纳了又纳闷,这是怎么个意思,谁给自己留的?要小心小艾什么?为什么要小心?小艾怎么了?小艾在外面背着我……?

会不会谁跟我开玩笑呢?SHIT,为什么心里直慌慌呢?好不容易熬到开响了,心里滋润一下,谁他娘的开这种玩笑?出门忘看黄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