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这就是我们的家(本卷番外)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4260字
  • 2021-01-18 18:53:20

这就我的家

这章题目中的我,既是我,又是你,也可以是大林,总之是我们。这里是哪里,这里就是ours family。

——那个事儿事儿的旁白

半个多月过去了,小林现在心里有些期待,想看看自己老爸呗!大林回来后把小林扔给黎叔就回家了!恩?怎么回事?大林不养了?大林和黎叔不是一家的吗?不是,不是,别着急,是这么个情况。

大林18岁以后就独立了,就不跟黎叔住了,当然离得不远。楼上楼下。只不过一个18楼,一个1楼。但是,大林养着黎叔的,不养老人那是王八盖子地。

大林这几年通过陆续接活猎灵,多少有些积蓄,于是买了两套房。1楼的商铺留给黎叔开书店,黎叔喜欢看书,一直就想开个书店。18楼是一套三居室。

我勒个擦,这得多少钱啊!大林下手早,这两套房子是18岁成人礼时给自己和黎叔的礼物。

这钱怎么个挣法?大林自从干了这行15岁正式出道,绝大多数时都是义务的,但是自己也要生活,衣食住行哪样不需要钱,你说说哪样不需要钱,偶尔路过某个城市,在车站上个厕所都需要钱!

有人说了,男主角就得怎么怎么样,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干这行的就不应该以赚钱为目的,太功利化!于是这样的问题就变成了功利化主义和绝对道德之间的论战了!

大林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大林的解释如下:他没有时间去进行这样的论战,有这样的时间他可以多除几个恶灵,能除几个是几个。可能在你们进行论战的过程,他便救了你。人呐,要多做事。

他很爱惜自己的生命,要让自己的生命活的有价值,不能动不动的就跟人对命,大业未完,何须去死?但是,并不怕死,每次的行动都抱着必死之心,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对手会是什么样的恶灵。

他绝大多数任务都不要钱,但是他要吃饭,就得花钱,于是在某些情况下,他就得开口,比如那年给一个房地产商干活,那个房地产商可不是一般人。

他开口300万,那地产商竟然跟他讲价100万,他一拍桌子,200万爱干不干。以为年龄小跟说大话呢啊?他是挺垃圾的,但之前找的那几个猎灵人不也没成,只能说明那几个更垃圾。

大林去了,半个小时搞定,就是一个小恶灵。大概觉得这个房地产商赚的黑心钱太多了,想整上一整。但是,这里不是永恒国度,就算地产商有错,自有整治他的人,你这恶灵整他那就违反自然秩序了。不要对这个恶灵同情,是好是坏大林他心里有数。

上面便是大林回答大家的疑问。

对了,为啥大林回来把小林扔给黎叔了呢?大林其实刚学会“本源术”,这种咒术,是以消耗自己的本源来恢复他人的本源。大林运用这个有些不加节制了,就知道救人了,本来自己实力就尚未恢复,救这个,救那个的,自己又不是上帝。

况且,自己也需要本源术来修补身体。

这次回来,大林便回到18楼独自静养了,一是恢复身体,再一个得专心研究云光奕留下的那本猎灵笔记,要想让自己和别人少受伤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

小林就暂时托付给黎叔了。

半个月,期限已到。早晨天刚亮,小林就来捅咕黎叔开门了。

黎叔慢悠悠的从床上起来,“你这娃娃,这么早哪有人来买书啊!”

小林:“啊,啊,啊!”

黎叔:“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你爸一会就下来了,他和咱们一起吃早饭,跟爷爷说,你想吃什么?”

话还没说呢,前边门开了,大林来了。

黎叔:“乖孙子,你老爸来了,还不过去。”

小林蹦高的往门口跑啊。

大林抱起小林:“乖儿子,想爸没?来,亲一个。”

“啵……”

大林打趣道,“老儿子,你刷牙没,去刷牙洗脸去,快,听话。”

新的一天开始了,大林也喜欢书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书店不忙的时候,大林也找几本书看看,书是个好东西啊!还记得刚上大学那会,大林的自我介绍就是多看书,少看电视。

早餐很家常,大林和黎叔:米粥、油条、馒头,小菜。小林:纯牛奶一杯、一个煮鸡蛋、三片香肠、一个苹果。

大林给黎叔剥了个鸡蛋,“叔,我今天想带小林去看看清姨。”

“行,过去吧,她也能想孙子呢”,黎叔给小林剥了个鸡蛋。

外面响亮的一嗓子,“老黎大哥在家没?”对面门市卖猪肉的刘大妈。

刘大妈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呀?吃饭呢啊!”

大林赶紧起身迎客,“芳姨,您来了,您坐。你吃了吗?没吃就在我们这吃吧!”

刘大妈把肉放到厨房,“哎,吃过了,吃过了,你们吃,你们吃。这个是老黎大哥昨天订的,说是给孙子吃的。这刚杀的我就给送过来了。”

大林处理下肉,放到冰箱里。然后催了下小林,小林貌似没吃饱。

大林:“芳姨,您坐,我先出去干活了啊!儿子厨房还有东西,过去吃。”

黎叔和大林搬过来有好些年了,刘大妈也一直在卖猪肉。其实周围的邻居们都能看出来刘大妈对黎叔有意,黎叔年轻那会可是很招风,相貌那是上等,也风流过一些年,后来碰到清姨了,就神魂颠倒、魂不守舍了,决定为佳人守身。

追了几年到手了,日子过得很是滋润,但就是没添个一儿半女的,这事挺遗憾的,黎叔当年也自嘲过,大概自己当年造孽了,老天惩罚自己了。后来大林来了,黎叔也就不再想这么多了。

没人知道刘大妈的真实姓名,只知道外号“刘拉芳”。大林有时候也跟着喊“芳姨”,为什么叫这个外号呢?因为大妈年纪也不小了,可是头发保养的很好,乌黑发亮的,让人想起了多少年前“爱生活,爱拉芳”的广告语。

其实大妈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坯子,家境也不错,但是听传言啊,传言家人里都死了,自己也被糟蹋了,而且脸上还被用刀刮了两下。大妈终身未嫁。

后来大妈就卖肉了,每次大家看到大妈在剁肉,就感觉是在剁人一样,让人心里发颤。

我这个旁白在这里做个决定了,以后我也跟着叫芳姨,亲一些,年轻一些。现在就改口。

芳姨看着黎叔喝粥,满眼深情,“我说老黎啊!真没看出来这林小子平时不吱声不吭气的,还能整出这事来了,现在这小孩啊,真是的。”

黎叔知道她的意思,想笑,一口粥呛到嗓子里了。

黎叔:“咳咳,咳,咳,谁知道这小子怎么回事。”

芳姨:“你慢点,谁跟你抢啊,你说现在这小丫头片子也是,不能养生什么玩意啊!幸好咱们大林还是个有责任的主。不过你也说真是的,怎么现在才要过来啊,那姑娘答应了啊?”

黎叔:“不知道,他也没说,大林这个孩子主意正,一般话也不往外说。对我也是,不说,就随他去吧。”

芳姨:“嗨,你也算是有个孙子了,不说了,你吃吧,我去出摊了啊!”

黎叔:“不坐会啊!等等,我把那条里脊肉钱给你。”

芳姨:“算了吧,那才多点钱,就当也给我孙子吃了吧,走了。”

这话,嗨,芳姨这个人挺主动的,但是黎叔就是不透露话。

大林在前边收拾书呢?暑假了,上了不少新书,比如现在这学生放假经常补课,就新进了不少练习册,黎叔的书店也没雇人,平时就自己忙乎了,大林回来了,就帮个忙。

小林:“啊,啊。”

大林关心到,“怎么了?没吃饱!”

小林点了点头。

大林把书放好:“那你是想吃什么?没事,你说吧,爸能听懂你说的。你只要把嘴型摆对了,我就能看懂。”

从今天开始,小林就和大林正常对话了。以后小林的话就不用“啊啊啊”代替了。

小林指了指外面的路边摊,“我,要,吃,外边,的那个。”

大林摸了摸老儿子的小脑袋瓜,“你不用这么摆嘴型,你正常速度我就能看懂,你是说那个?韭菜盒子?”

小林点了点头。

大林从兜里掏出10块钱,递给小林:“去吧,过马路小心点啊!”

一上午大林和黎叔都在整理新书,现在的学生也够累的,放假的时候老师留的很多作业,再去什么补课班,还得买卷子练习册之类的,做,做,做,一个个一提学习都无精打采的。

这个小区不少家长平时都在黎叔的店里买书,一个上午还来不少人。

中午抽空的时候,大林带着小林出去了。

小林一路上蹦蹦跳跳,很是欢喜,“爸,你带我去哪啊?”

“去看你奶奶。”

“奶奶?在哪啊!”

“去了就知道了“,大林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蓝天公墓”。

下了出租车,一眼望去,满山的石碑。

大林:“害怕吗?”

小林:“不怕,我都敢在这睡觉。”

大林:“行,挺厉害,走吧!”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大林在清姨的墓前站了整整一个小时,一言不发。小林累了,就找个台阶坐下来,找两个小石头,也不知道在玩什么。

大林看着身边的儿子:“小林,过来,给奶奶磕个头!”

小林是个实在的小孩,三个头磕的梆梆的。

中午出来的时候,比较着急,也没吃饭,小林都饿了,小孩子吗,容易饿,零食是不能少了。

大林从书包里拿出一袋奶和一个面包递给小林。

大林:“先吃这个吧,回去再说。”

小林的胃口倒是不错,边吃边冲大林笑。

大林:“你笑什么啊,吃你的吧!”

小林:“那你呢爸?”

大林:“我看你吃。”

小林:“啊?要不面包咱俩一人一半,要不这袋奶给你喝?”

大林:“你喝吧,你爸我不需要补钙了,慢点吃,对了,小林,你是怎么识字的啊!”

小林认真的解释道,“是我哥教我的,不是亲哥,是和我一样的,他被老死头子把腿砸折了,其实都是给锯掉了,我之前都是跟哥一起要饭的。哥哥没事就叫我认字,他比我大几岁,好像大很多,他跟我说他是跟爸妈赌气离家出走的,就被拐来了,哦对了,他有只胳膊也被锯了。”

“就在去年,他死了,得了一场重感冒,那天下大雪,老死头非要让我们去要钱,还不让多穿衣服,哥哥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我穿了,回去就不行了。那天晚上我哭的不行了,又被他们给揍了,我们都不敢哭大声。第二天,老死头就给哥哥埋了,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埋了,反正就被那几个人给抬走了。”

说道最后,使劲咬了下面包。

大林把小林拽了过来:“从今天开始,爸爸向你保证,再也不让你吃苦,再也不让你丢了。”

小林:“恩。”

大林:“吃饱了吗?书包里还有根烤肠,拿出来吃吧。”

小林过去翻书包:“哦,对了,爸,奶奶是怎么去世的啊!”

大林:“因为我。”

小林握住大林的手。

大林:“当年你爸我不懂事,到处得瑟,结果惹上了个厉害茬子,你上次见到了,你也能猜出爸爸我是干什么的,你奶奶也是做这个的,我当时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以为自己成了不起了,那次碰到个厉害的,你奶奶为了救我……”

有沉默了一段时间,忽地刮起了一阵微风。

大林:“你奶奶不让说了,算了,到时候回家再跟你说吧。对了,你想上学吗?”

小林用力的点了点头。

大林:“那是上聋哑学校?”

小林低下头,情绪有些低落。

大林:“要不,就上正常的吧,反正你能听懂他们说什么,但是这半年你要在家,先把你这么多年缺失的营养给补上,再一个,你在外边这么多年了,有些习惯需要改正,好吗?”

小林点了点头。

大林:“我们走吧,我这书包里有个口袋,把那个吃剩的放在这里,不要乱扔东西。”

小林手很快,收拾干净了,却又跑到了别的地方。

大林:“你做什么呢?”哦,原来,那边有几颗小花,这孩子。

小林把花放在了奶奶的墓前。

大林:“走吧,下次我们再来看奶奶,今晚上你是在你爷爷那,还是去我那。”

小林:“去你那,爸,我还没见过咱家什么样呢?”

大林:“还能什么样,反正不熊样,呵呵。”

“summer has come and past, the innocent can never last,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大林的手机铃声,Greenday的。

一看,是汤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