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宝贝“回家”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882字
  • 2020-12-20 22:35:59

浑身抖了一下,范杨醒了,但有点懵,“咋,我去,我好了?”

大林一屁股坐地下,有心无力的回答一句,“你也没坏啊。”

范杨:“不是,这是怎么个情况,那我刚才是睡着了么?我怎么关键时候睡着了呢?”

大林拿过阿呆的碗,自己喝了起来,自己也渴啊,又从兜里拿出一张面巾纸,擦了擦汗,嗨,整个半袖都湿了。嗨,总算熬过来了。

“你给你们同事打电话吧,让他来接咱们,我是实在走不动了”,大林是真累啊。

范杨谨慎的问到:“那外面个人呢?”

阿呆指了指外边,一个瘫坐在地上的瘸子。

范杨:“结束了?”阿呆点了点头。

范杨赶紧想拿起电话,我去的忒不给力了,突然想到电话不见了。

“林?林大林,电话借我用一下”

大林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不是让你给摔了吗?”

“啊,那个,我。”范杨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嗨,气氛也挺尴尬了。

“范杨啊!这次也属实对不住你了,本来上次就欠你一顿饭,这次又给留了一道疤,我认识一个医院的整容医生,他去疤还是挺厉害的,你那个手腕的伤要是留疤了直接去找他,提我就行了,他不能要你钱。回头我给你他的名片。”

范杨这才想起这个手腕,顿时也不是那个尴尬了。看来就得走回去了,但是大林就这么躺在地上,丝毫没有想动的意思。

大林:“再给我两分钟,马上就起来,你先拷上那个人贩子吧,可别跑了。”

“好嘞,好嘞。”范杨拖着“残缺”的身体出去执行公务了。

阿呆走到大林跟前,脏兮兮的小手摸着大林的脸。

大林:“我说阿呆,你可别摸了啊,你哥我N年都没人让别人摸过。真没想到,你小子胆倒挺大的,竟然不怕这些坏蛋,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嗨,怎么哭了啊。”

昨天晚上被救的时候,好多小孩都哭了,但是阿呆没哭,他一出来就到处找大林的身影,后来听说大林他们在这院,就偷着过来了。

大林:“好吧,好吧,哭吧,以后没有人再欺负你了,以后我看谁还敢把阿呆拐跑,放心,出去就能找到你爸妈了。”

回来的路上,大林的脚力有些慢了。累啊,心神啊。

那帮同事都在桥边等着呢?昨晚他们的任务出来后一直就在这等着,太好了,可以坐车回去了。

大林回酒店,阿呆还有些不舍,不过没有办法。

回到酒店,先从楼下的便利点买了一大顿的吃的,然后回房后洗完澡,连擦都没擦直接上床睡觉。为嘛,买吃的呢?醒了再吃,吃了再睡。睡它个几天的。

两天后,范杨来电话,有件难事。

什么呢?我们一点点来说,首先那个人贩头子其实也是被拐的。小时候被拐的,而且被打折了腿。慢慢的长大了,也不知怎么的就逐渐走上了这条路。总之,后来入了个团伙,这次反正把那个团伙也给供出来了。别的他也没说,说了别人也不会信。

那帮孩子有的是被拐的,有的是父母觉得穷,租给人贩头子的。

一想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真就闹不清楚这个了,孩子在身边怎么还不弄口吃的。有钱吃肉,没钱喝粥,怎么还就挺不过去了?难道租给别人就能有好日子过?这爹妈怎么当的。

有的家长在网上知道了这个消息,还真发现这里有自己的孩子,那些被租出去的孩子也被送回了家,公安对他们的父母也进行了教育。其中,还有不少缺一个胳膊的,被砸断腿的,被剪了舌头的,被泼硫酸的,嗨,都不忍心说了。

反正能安顿的都安顿好了,虽然费了些功夫,但警察们尽心尽力,即便熬夜加班也要把这个事安排妥当。唯独,最后剩下一个。

谁啊,阿呆。没有人来认他,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看着“兄弟姐妹们”都走了,自己跟着着急,使劲哭,范杨他们实在没整了,就给大林打电话了,因为范杨觉得这小孩跟大林挺亲。范杨也合计着要是能领养了,不比在孤儿院强啊!

大林是在床上躺着接电话的,这两天睡的天昏地暗啊!听完范杨叙述的情况,大林给柳钢去了个电话。

柳钢在开会,电话先挂了。过了一会回了过来:“喂,大林啊,辛苦了啊!”

大林开门见山:“钢哥啊!我想咨询下收养证明的办理,我啊,想收养个小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那个好像是不是挺费劲的啊!你给他们说句话,程序咱肯定正常,就是能不能加快点。”

柳钢:“哎呀,我说,大林,你可是菩萨心肠啊!”

大林:“行了,您就别夸我了啊。这回又给您添了点麻——功绩了吧!改天回头请我吃饭。”

柳钢:“哪是一点儿啊,大了去了,正好赶着这要紧的关头。行,证明这事我帮你往上打报告,看看能否申请特批。毕竟你也帮我们了大忙。大林,你可真是钢哥的福星啊,哎,对了,考虑收我儿子不?他快毕业了,跟你学点东西被。”

“钢哥,你还是让你儿子考考研究生吧,那会你不是说他对犯罪心理学感兴趣吗?还是得走正路……”,俩人又寒暄了会,便挂了电话。这个柳钢啊!

这屋里睡了两天都是味,实在不像样子了,赶紧开窗。

那次的衣服扔了,换了件新的,带了新帽子,背上书包,又是个学生样,下去退房,前台说,公安局报销了。

打个车去了公安局,范杨在门口等着呢。

范杨走下台阶,开车门,“林哥,来了啊!”

大林突然觉得范杨自带的正义光环比以前更亮了,哈哈,这就是职业加身的技能啊,“你等多长时间了啊!我这两天迷迷糊糊,连睡了两天”。

“我刚来就一小会,对了,刚才我让人给阿呆抽血了,我合计着保存DNA,放到库里,万一将来小孩爸妈找来了呢?你说,是吧!”,范杨带着大林朝着大厅去过去。

大林:“呵呵,你挺有想法,走吧,咱们过去吧,阿呆是不是还哭呢?”

范杨心里有些不忍,“怎么说呢,还好吧,原来是使劲哭,今天是干吧哭,就是掉眼泪,没声。”

大林:“哦,这小孩!”

一边走路,范杨有好多问题想问。大林看出来了。

大林:“你问吧。”

范杨更诧异了,“我去,你又读心?那好吧!大林,咱也算熟人了,我就这么叫你吧,你说,你那天晚上怎么那么镇定呢?”

“镇定吗?”,大林心想那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范杨再重新整理语言,“不是很,但是挺。”

大林:“装的。”

范杨:“装的?你开玩笑吧!”

大林长吁一口气,“确实是装的,装深沉吗,装深沉吗!我和那人贩头子其实都在装,因为彼此都不晓得对方的实力,只不过他没装住露馅了。”

“那你就没露馅,你手不也抖了吗?”范杨想着那天晚上大林扶起自己的时候手心都是汗。

大林:“所以,我才去扶你啊!抖得那只手放在你的身后扶着你,多自然,哈哈。”

“我靠,你不是真扶我啊!我靠,你还笑。”,范杨突然觉得自己又被涮了。

大林瞧了瞧他那纠结的表情,太搞笑了啊,阿呆待着的地方到了。

阿呆刚哭完,看见大林了,一下的扑进怀里,哭的更来劲了。

大林摸了摸阿呆的小脑袋瓜,“嗨,咱们家小林洗干净了,还长得真是个人才,别哭了,小脸都哭脏了,来,我瞧瞧。”

阿呆有些愣住了,小林?谁啊?

大林看着他,目光很坚定。

大林:“从今天开始,你就再也不叫阿呆了,跟我姓,暂时就叫林小林吧!以后想好了再说,行吗?”

阿呆,不是,得叫小林了,小林好像听懂了什么,点了点头,破涕为笑。

大林背起小林,“走,宝贝,跟爹回家。”

--------------------本卷终---------------------

本卷背景音乐:star rock《所有警察心里都住着一个侠客》

所有警察心里

都住着一个侠客

仗剑倚高楼走大道

挥手斩妖魔

几千年明月高悬

忽明又忽暗

几千里大风狂欢

召恶也召善

城门开故人还

有人衣襟血染

记得常说侠义肝胆

还是少年

二十三挂上警衔

生死亦无关

数十年囊中羞涩

不碰黄金碗

家门开亲人盼

无悔妻儿双眼

回头又是万家灯火

等我出山

一朝穿警服

终生是侠客

嫉恶又如仇

血里有长河

一朝穿警服

终生是侠客

唯愿不苟活

大唱英雄歌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