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加了血的避尸咒 效果不错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553字
  • 2022-01-27 13:37:17

说道这里,可能有人会问了,奇了怪了,这人怎么没安排这帮尸灵去看小孩呢?

是这么回事,这个人贩头子生性有些多疑,今天下午感觉有些不好,就把所有的尸灵都叫到自己身边了,为啥?保护自己啊,他怕死啊!

范杨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突然出现六个,他腿有开始发软了!不对,我去,大概刚才腿摔炸味(骨裂)了?站不住了。大林紧紧的拽着他。

话说,对方也不敢动手。那些尸灵在暗处可看到了自己的“兄长”的下场,你别看这些尸灵不能说话,可也明白点事啊。

大林揣摩出对方心思,故意攻心,“哎呦喂,我说,您老也是,你也不给自己留两个抱抱‘孙子‘啊,你说全让我动手,我怎么好意思啊,您说是吧!”

人贩头子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却一直想不起来。听着大林在对面阴阳怪气的,总觉得不舒服。

起风了,微微的凉风,啊呀,一拍大腿,明白了,对面这小子是在拖延时间呢?他刚才那招的确漂亮,但是他要是有能耐,这回我这些“娃”们不就全完了吗?何苦等到现在跟我搁这拌嘴呢!

“小娃娃,毛没长齐呢?跟老子玩这些”,人贩头子怒发冲冠。

大林笑了,“我说,你想看我多少毛么,我脱给你看啊!数数有多少根啊!”

人贩头子终于忍不住了,”我今天就做了你,割下来的肉凉拌吃,这么多年没开荤,这个机会留给你了,来啊,娃娃们,给我上”,说罢示意了周边的六个尸灵。

大林拽着范杨往后退了一步,义正言辞:“我可警告你,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来个试试。”

人贩头子一个口哨,一个尸灵飞出去了,大林眼尖辨别到了方向,一道光出现,那个尸灵吧(bia)唧掉到地上了,怎么个情况,大林用的什么招法?其实,是家用电器,手电筒了!严格来说,警用手电筒。

这点大林还是从那些警察那得到的启示,大林再手电筒前边的圆镜上画上了『避尸咒』,这回你来一个,我照一个,来一个,我照一个,我看你怎么近身。

哈哈,这很像打地鼠吗?太搞逗了。

人贩头子这会可真是气的无语了,真的不能小看对面这个小子啊!

双方就这么耗着。

其实,目前状况谁也不站上风,谁也不占下风。

大林祈祷着,如果手电筒一会没电了,自己能够赶快恢复。

就在这漫长的耗费时间里,发生了一件事情,只听见一声:“啊,我擦,谁打我。”原来一个石头削到了人贩头子的脑袋上。

这半路杀出的又是谁呢?等我喝口水啊,喝完继续讲。

是阿呆。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范杨在任务之前嘱咐了同事,孩子救出来之后一定要离开,现场不要留下一个人。因为大林不让太多人接近自己,为啥吗?

人越多不是帮到的忙越多,有时候反而会误事,万一被尸灵吃了呢?一个人林大林能救?N个人能顾得活来吗?

再说,就大林目前这几把刷子的实力,可不是一般的水。

阿呆被救的时候,他听到大家的议论,他有点担心,小孩子吧要不懂事真不懂事,要懂事还真懂事,趁着不注意跑回来了。

就在外面目睹了这一切,捧个石头就砸了过去,一发命中。

大概真的是脑袋出血了吧,大林明显觉得对面气场变小了,一看见阿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林,“阿呆,快进屋。”

大林拽着骨裂的范杨和那边的阿呆一起跑进了屋里。大林把手电筒给阿呆,嘱咐到:“他们进来,你就用这个照他们,明白吗?“

小家伙点了点头。

范杨躺在地上,他难受啊!

大林瞧了一眼,疼么?”

范杨回瞪了一下,“要不,你摔一个你试试。”

大林:“算我这次对不住你,下次不这样了啊。”

范杨直接无语,“我艹,还有下次,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有下次了。”

大林:“再帮林哥一个忙。”

范杨本能的身体往后躲,“干什么,我靠,你干甚……”,么还没说呢?大林已经用匕首把范杨手腕割了一下,用自己的手接了一些血。

大林:“避尸咒用过两次了,这次必须加点料,至少得撑得过我回复灵力。”

“我擦,那你怎么不割你自己的手腕。”,范杨直接要发火。

“我……”,有些话不能说,大林鼓励范杨,“你是警察,自带正义光环,阳气比一般人都足,你的血更猛一些!”

大林再地上画了个那天在郊外一样的图案,里面浸满了血。

坐在地上,大呼了一口气。累啊。

阿呆看着这一切,大林把自己的衬衫撕下来一条,给范杨包扎了。

范杨:“我就不该信柳爷的,来这活遭罪。”

大林:“放心,你这次回去能升的。”

范杨:“命都快没了,还升个屁啊!”

大林回过头看看他:“你死不了的啊!阿呆,过来,哥哥看看你,没事把手电放那吧,都快没电了。”

小家伙过来了,脸上没有任何畏惧。

大林摸摸阿呆的头:“刚才谢谢你的啊!还有你真聪明,上午懂得那样暗示我,你说你才几岁啊,就这么聪明?你几岁了啊?”

阿呆摇了摇头,示意了不知道。

嗨,大概出来“混”的久了,什么都忘了。

范杨:“这小孩怎么不说话?”

阿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范杨:“哑巴?天生的?”

阿呆摇了摇头,泪水掉下来了。

范杨:“我草,他们剪的,吗的,等老子好了,削不死他们。给他们腿儿都砸折。不行,我气的肺都抽筋。”

他这一顿牢骚过后,短暂的寂静便来临了。

夜,静的可怕。大林闭目养神。阿呆瞅着大林。小范,疼啊!疼的都没劲了都。

一样的是,外面的人也没有动静,尸灵无法靠近,所以那个人也没有什么招,至少暂时没什么招。

范杨摸索着自己的裤兜,哎?哪去了?

大林:“别摸了,大概刚才摔的时候,电话甩出去了,再者咱们进了这屋电话是没法打的,这个小屋下个结界还是很简单的,没有信号的。这是我电话,你看看。”

递给阿呆,阿呆又递给范杨。

果真没有,“我……”为了您的视觉健康,我就不把省略号的东西说明了,这小范受不了啊,直接把连摔几下,摔个稀巴烂,哦,对了,小范可精着呢?摔的是大林的电话。

范杨:“我,我怎么就信你了呢,啊,我这条腿算撂在这了啊,更可气的让你给我手腕一刀,我自己长这么大都没舍得。你没事,带毛刀啊!”

大林:“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明天你就好了,身上不会有伤了。我带刀是不想死在别人手上。”

范杨:“我靠,我现在杀了你的心都有,我,”范杨赶紧划喽东西,往大林身上砸,但是碍于伤势,不敢活动太大啊!真是疼啊。

大林这回睁开眼睛了,懒懒的说道:“行了啊,冲个什么动啊,你说我根本一直就没让你出手。”

范杨:“行了,我自找的行不,行不,那敢问林大侠,什么时候能把外边的处理完啊!我这条贱腿可就要坏死了啊!”

大林:“那林大侠就明白的告诉你,我帮你申请个工伤行不?”

范杨是一点劲没有了啊,哭笑不得的劲也没有了。本来就伤到了,他的伤是由尸灵引发的,所以本身就会重一些!刚才又被大林放了点血,这会太疲惫了,眼皮也有点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