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饭没吃完遭人撵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22字
  • 2022-06-27 21:36:59

让贺鹏远这么个小孩子来接,实际上就是对外宣示,他们马家根本就不在乎林大林,不需要攀附他。这也是给自己留个后路,万一长白圣境,林大林再一次被众人攻击,他马家也好全身而退。

上面是其一。

其二,林大林死而复生,“亡命天涯”的过程中又相继“干掉”了总局几大处长,这实力世所罕见!况且,总局现在内部似乎也在battle之中,尽管林子琪貌似失势,可具体情况谁也说不清楚。

不周之后,几乎已经坐实了林大林和林家绝对有关系,近来又听闻总局王朝戈处长也是林大林旧相识,为了林大林当面痛骂叶弘云,好像和于沐枥处长也有交集……

这里水太深,林大林的身份也太复杂。

所以,林大林要来长白,马家也不能不重视,可又不敢太重视,于是乎,就变成了现在这么个场面,派一个可能跟大林有些交集的贺鹏远来迎接。

说白了,马家的谨慎与犹豫不决,同大林为马家来长白的义无反顾,相差太多且无法相提并论。也许好多小伙伴觉得不值,真的太不值了,马家这样对你,大林你至于么?

大林想的是全局意识,是人间猎灵事业,有些事情能放下就放下,也没有那么多功夫去考虑了。

此次之行,必须把林子锐给推起来,扛起民间这块大旗。然后,让马玲玲在总局也立住脚,顺便把上次来马家圣境里的遇到的一些老“问题”给解决了。

嘿嘿嘿,想从大林身上讨便宜?怎么可能?等着吧你!

在人间猎灵这块,谁都甭想私藏祸心。

贺鹏远在大厅定了一个散台,啊,没订包间?哈哈,订了包间,还会被人看见么?要的效果就是大厅人来人往……

三人吃饭闲聊,扯这扯那,不过多涉及马家的事,毕竟人多眼杂。阿伟比较感兴趣的是像贺鹏远所在的马家培训学校应该算个什么单位。

“鹏远,你们学校和大学是一样的么?也发教育部认定的学位证?”

贺鹏远放下筷子,耐心解释道:“伟哥,俺们学校实际上是挂靠在一个民办高校下的,那所高校是马家出资设立的。这所学校和现在市面上的正规民办高校一样,毕了业都发国家认定的毕业资格证。”

听到这里,阿伟倒是很震惊,他原本以为就是个培训机构,没想到整的这么正规,马家这是要为人间大量输送猎灵人才啊。

“厉害啊,那一届毕业生不得至少有一两千啊,都去干猎灵了啊?”

说完,仨人碰了个杯。

“哈哈,伟哥,你想啥呢?只有艺术学院毕业的人才是猎灵人,其他专业都是正常专业。”

“哦,我说呢,要是全都是像你这样,岂不满世界的猎灵人全是你们家学校培养出来的,全是你们马家的嫡系了……”

“没有,没有,我们专业每年毕业只有二三十人,这里有一些没有通过最终的考核,唤醒不了自身的灵力,有一些毕了业不会从事这行业,选择做个普通人,剩下的每年也就大概十个左右能从事猎灵行业”。

贺鹏远说得倒是诚恳,也是当下面临的实情。

大林把话接了过来,“看来,鹏远你确实是个优秀的苗子,刚上大一就已经这么厉害了。”

听到大林夸他,贺鹏远赶忙起身答谢,顺便敬酒(饮料),“林先生谬赞了,我其实很一般,我们班有比我厉害的。”

“但像你这样情智灵三商同时在线的,倒是难得一见”,说完,大林跟他轻碰了下酒杯,阿伟也跟上一饮而尽。

这家酒店确实很火爆,不过想来也是,能来参加马俊杰出殡的大多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差钱。这回几乎所有的包间,甚至连大厅散台也都坐满了。

林张贺三人正聊得酣畅淋漓之际,服务员走了过来,提醒三人用餐时间到了。

啥意思?什么情况?什么章程?

阿伟有些不满,质疑道:“服务员,我们从开始点餐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我们还没有吃完,另外,你这里也没有提醒有用餐时效限制啊!”

“啪”,男服务员掏出一个牌子立在饭桌上。

“抱歉,刚才忘给你展示了,现在给你看,看清了吗?”

我勒个擦,这位服务员挺牛逼啊,什么背景啊?

贺鹏远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虽然大林和阿伟的身份现在不能暴露,但马家这服务员也太过分了。难不成订座的时候用的自己身份证,他们见自己是个学生好欺负么?

“这个小哥,你身后那桌比我们来的还早,你为啥不去催他们啊。”

服务员看都不看,不耐烦的回答道,“人家没吃完。”

艹!

“那你看我们像吃完的样子吗?”阿伟有些动怒了。

“我看你们像!”

阿伟真想一拳呼死这个男服务员,瞧他那个揍性,毕竟大庭广众之下……回头看大林,似乎没怎么受影响,继续喝饮料吃菜。

大厅其他顾客也循声望了过来,似乎在期待一场斗殴事件的发生,看看热闹,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

远处隔了七张桌子有俩年轻人在吃饭,闻声也望了过来,似乎觉得大林中有个人比较眼熟。

“喂,你看见那桌了没?我咋感觉像是在不周比赛那小子?”

伙伴也跟着细瞧了一眼,还别说,真是有些眼熟。他们说的是贺鹏远,毕竟大林和阿伟多少易了易容。

莫欺少年穷啊!

服务员还真是势利眼,这么多人吃饭,非得撵仨小伙那桌,俩人突然有种想站出来主持公道的冲动,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大厅里这么多人,或许有人能够站出来。

大林示意阿伟和鹏远不用理会,该吃吃该喝喝。

男服务员见眼前仨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双手扯着桌布就要掀桌子。估计这服务员也有些灵力,可惜他眼睛“瞎了”。

“咦,怎么拽不动?”

男服务员又试了试,还是拽不动,明眼一瞧,人家阿伟双指轻摁桌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