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九州生气恃风雷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283字
  • 2022-05-04 14:10:25

三大阵法齐上阵,真是想在此地结果了大林啊!话说,你高鹏真的有这么爱赵思月么?往死里整大林,这会儿倒是一点也不顾及林子琪的面子了?

又或是你笃定,相对于赵思月同林子琪的情人关系,林大林这个战友之情没那么重要?

万一那个关于林大林是林老爷子私生子的传闻是真的怎么办?那林大林可就是林子琪的弟弟啊!

不!咱们不能对高处长要求太高,男人吗?肾上腺素上来,谁也拦住不,先干了再说!大不了他妈的处长不做也罢……

额,高处长确定不考虑下……(此为旁白哥我内心台词,逗高处长玩的)。

此处完全换了天地!以往只知总局唯有王朝戈、赵思月和任天鸿三人擅长阵法,谁曾想这高鹏就是个大杀器啊!隐藏的还挺深,就连大林都没有打探到消息。

『太仓』第三式诱发的阵法实则都是精神系攻击,被攻击对象犹如进入三层空间一样,若是灵力低微,灵识便有可能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见那『山石阵』。入阵之人直接跌入了峡谷,四周巨石从天而降,源源不断、烽烟滚滚、那阵仗任凭你有金刚之躯也得给你砸成铁片。在这种狭长地带,你根本无法躲藏,大的小的,各种逃生间隙都被填满,弱者只有挣扎的无奈和被砸死的注定。

见那『青竹阵』。入阵之人犹如来到了竹林,幼笋瞬间爆发,顷刻成材,随即折断,整片竹林,无数被削尖的竹子飞来飞去,如若不注意,入阵之人不出意外的话,得被扎个稀烂和稀巴烂烂。

见那『飞水阵』。入阵之人好似掉进了深渊,根本无法呼吸,想逃离此处,却怎么也游不出去,与此同时,还得承受无数飞流的攻击。灵力低下者,飞流的攻击跟上面那个竹子的攻击结果一样,浑身都是血丝呼啦的大窟窿。

对于一般灵来说,高鹏处长的三大陈法估计就是生命的终点了。对于大林来说,额!咱们也不能托大,『青竹阵』和『飞水阵』倒是不在话下,大林有永恒神树『若木』的种子庇护,另外自己又擅长水系灵术。

『山石阵』倒是可能要费一番功夫了。连续破了『太仓』两式,大林多少有些力竭,注意力不免有些涣散。面对身后,头顶、左右三个方向巨石的狂轰滥炸,大林着实有些招架不住。

这些石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源源不断,就赶着像下了流星雨似的,最关键的是,那种砸地的感觉真是实打实的,躲不过真的能被砸的稀巴烂。

大林一时没有想到应对之策,只能在峡谷中左右穿梭,躲避落石。大林的身法迅速,嗖嗖嗖!落石的速度也不慢,咣咣咣!

破这类阵法,要么就是凭借实力一举打破,要么就是寻找阵眼然后拔了它。可这幽深的峡谷一眼望不到尽头,阵眼在哪里?

天上?明显飞不上去啊!

地下?显然钻不下去啊!

奶奶的,若是此时林子锐在身边就好了,他是土灵术大拿!想必此类阵法肯定是难不倒他的。

『天芒』不能用,『水寒』又被拿走了,怎么办,怎么办?

QTMD。

这是把人逼向绝路啊!跑不动了,不跑了,索性就搏一把。

一道光把大林包裹在内,落石暂时袭击不到。

大林微闭双眼,双掌相对,快速翻转,调用目前能调动的所有灵力,一道光球在手中生成,不时地发出电光!

用尽全力,将光球抛到空中,『九州生气恃风雷』。

雷嗔电怒,震耳欲聋。一道道银色的闪电“咔嚓”划破了天空,犹如银龙般将天地照得异常明亮,刹那间又消失在天际。紧接着,雷滚滚而来,轰隆隆地响彻云霄,震耳欲聋。

电闪雷鸣过后,方圆百里,管你什么飞沙,皆化为灰烬。之后,一切便万籁俱寂。

雷灵术直接破了『太仓』第三式,也无需在经历青竹阵和飞水阵,大林已经从幻境出来了,自空中缓缓飘落,浑身依旧隐隐发出雷电之力。

反观高处长那边,一口老血喷出,好似伤了根本。狠狠摔在地上,没有力气说话。

雷灵术本就是小众灵术,世间会此的猎灵人几乎没有。而修此灵术的集大成者就是恶灵永恒骑士首骑曾一凡。今日林大林两次施展雷灵术,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的猜到某种关系。

高鹏还在呕血,大林淡定的走向前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高处长似乎已经猜到自己的结局,心态已经彻底躺平,闭上双眼,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就在高处长以为大林将要整死他之际,忽然一股冷意透过身体,睁眼一瞧,眼前这人似乎给自己渡灵力,硬掰开自己的嘴,塞了一颗大力丸。

高处长宁死不屈,绝不吃嗟来之药……咦,怎么感觉疼痛感逐渐消失。不行,不能吃恶灵给的药,得吐出来,吐出来。

哕……

看他的行为,大林不免觉得有点招笑。

“行了,这药进了嗓子就吐不出来了……怎么着,你还真想死啊!”

高鹏暂时还说不出话,唯有怒视大林以表抗议与不满。

“你这实力做处长实在可惜了,没想到你倒是能屈能伸,忍辱负重。这要换做别人,不早就去争争副部长了。嗨,今天若不是你把我逼急了,也不会伤成这样。我刚才给你的药是从『不周』带回来的,你回总局再歇个几个月估计就能恢复……”

又是一股血呕上来,高鹏倔强的吐向一边,那情形就如同骂了一句“我呸!”

大林倒是没理会高处长的表态,也不值当放在心上。他把腰间的牌子【九处处长呼兰】放到了高鹏身上,轻拍了两下,转身就走了。

唯剩,高鹏处长在那躺着懵逼中。把腰牌给自己了,这是什么情况,什么章程!

“喂,老高,老高,你还好吗?”

是谁?谁在说话?高鹏一时摸不到头脑,哪里传过来的声音,怎么如此熟悉?

“是我,老王,王朝戈!”

高鹏这一时半会还没有回复,想说话也说不出,想问啥也问不到!王朝戈怎么冒出来了。

“嗨,别找了,我在你胸口上。”

胸口?胸口不就是呼兰的腰牌?

妈呀,呼兰的腰牌?王朝戈怎么能使用呼兰的腰牌?

艹!什么情况啊?呼兰不是林大林么?怎么王朝戈又冒出来了。

王朝戈是呼兰?妈的,这到底是谁是呼兰啊?呼兰是谁?谁他妈的又是谁啊?

“老高,我这边收到大林的消息,我现在过去救你,你可得挺住哈,挺住……”

挺你娘的挺,又一口老血喷出,高鹏这回彻底晕了过去。

当然,这口血不是因为伤势,或许是因为情况太乱了,他脑子实在转不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