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突破结界 解救小孩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164字
  • 2021-01-31 09:41:42

还差几分钟,大林在倒数,屏住呼吸。不行,不能等了,大林心跳的太快了,这次来的真真的太多了,从来没有跟这么多人办事,真是不得劲,不得劲。

严格意义上,对于猎灵人来说,如果身边一帮猎灵人或许还好一点。如果身边一帮普通人,就会过多的分担自己的注意力。

大林示意了一下范杨,范杨心领神会,小红旗一摇,三小队一齐开进。为啥用小红旗,这块信号各种受干扰,没办法。

刚进结界,就有一部分同事倒下了,这个玩意干扰脑电波,有的人受不了,之前已经做好准备了,倒下的人由在外边接应的送出去。(在这里加一句,有人可能会问,为啥吗,那些小孩没有这种感觉呢?仨字:习惯了。)

大林进了结界,便疯狂的奔跑,到房子那里还有一些距离,一刻也不能耽误。否则,过了一会里面那厮有所察觉就不好办了,得抓住先机,杀他个措手不及。

那大林的架势啊给范杨乐的啊,心想,感情这小子太紧张而焦虑了,这不是磳命跑么,感觉屁股上像被绑了个火箭筒似的。后立马反过劲来了,想想那天晚上的事,忍不住连打两个冷颤。

还没到呢?就听到前面有人喊:“老大,不好,快,有条子来了啊!”

等他在想喊第二句,就被人按地下去了,不一会从东面那院跑出来几个大老爷们,貌似是那天的几个打手,有的光着膀子就出来,爆粗口:“谁他喵子来找茬,想死啊!”

这家伙,这帮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从院里抄个铁锹,镰刀之类的,就往警察身上砍啊,我勒个去地,一个警察不小心挂了彩。

“砰”的一声枪响,所有人不动弹了,有谁不怕枪子呢?

嗨,还真就有不怕的,“你吓唬老子啊!有能耐你打啊?开枪啊,弟兄们,削死他们。”

这帮瘪犊子,太他喵嚣张的袭警了,啊,公然不放在眼里,想想他们干的那些事,这次来执行任务的大多都是年轻人,二三十岁,这把气了愤了。也找了一些顺手的,打!

墙角处两个人在猫着腰一点点挪动地方呢?谁啊!你说还能有谁,男贩子和女贩子。

“哎呦,我的屁股”有人背后给一脚,男贩子一下就栽地上了。

“饶命啊,饶命啊,警察哥,警察爷爷。”

过来了几个警察,把俩人拷上了。

一个警察看看他,啪啪地啊给了两个嘴巴子:“你个狗娘养的玩意,跟小孩抢汉堡,带走。”走了,也不忘给一脚。

警察当然是不能随便开枪的,但是可以带电棍啊!你不服,来,咱们嗞啦嗞啦地。院里干的这个热闹啊,这帮人边干嘴也没闲着,嘴都跟着用劲啊,他们以为那铁锹,啊,什么镰刀,虎了吧唧的往警察身上砍,警察就怕了。

在这里咱们探讨一下一个生理方面的问题,好,不要一提到生理问题就往那方面想,我是说当有人在深夜用手电筒突然找你眼睛的时候,你的第一动作是什么?

你是不是会下意识的把脑袋往旁边躲一下,并用手挡住眼睛。

对,就是在他们停顿的那短暂的时间里,就让这帮警察抓住了机会,几个用手电筒晃你、几个夺下你手里的家伙事儿、几个上去给你一顿爆削!

再让你袭警,再让你装掰,再让你干着缺这8的8次方辈子的德了!

这面任务结束了,一个兄弟后背被镰刀刨了一下,其他的也有些擦伤,还算很成功?但是总觉得缺点什么?我去?来干什么来了,是来救孩子的!

赶紧进屋,这帮犊子出去前还挺理智的,还知道把灯闭了,错了,不是把灯闭了,而是把闸拉了。

进屋的几个人,用手电筒找闸呢?这帮孩子都哪去了,灯亮了,屋里空空荡荡的。

孩子哪去了呢?对劲啊,刚才在门口,那小子告诉孩子在这院啊?嗯,感觉有什么动静,桌子底下?

屋子中间有个桌子,一脚把桌子蹬飞了,我去,地窖。

锁着呢?

“外边的?赶紧的跟外边的那几个王八蛋要钥匙,他妈的不给的,打死他,使劲给我削。”

这个警察爬在地窖盖,大喊:“孩子吗,别怕,叔叔来救你们了,别怕,这帮熊玩意啊,喂,你们快点,钥匙找到没,快点,这帮孩子在这里都要憋死了。孩子们别怕,马上救你们出来。”

外边的同事,把钥匙送了进来。

这个警察把地窖门打开了,那一霎那,一股热浪袭来啊,那味啊!赶紧着,把孩子们都救出来吧。

这帮孩子哭的啊!我勒个去,哭的揪心啊!惨不忍睹啊,灯光下,有几个竟然是残疾儿童。

我这个事儿事儿的旁白,先暂停一下啊!讲到这里心头揪得慌。那边孩子哭的,让人忍不住把那些人贩子千刀万剐喂了狗吃都不解恨。

这个地窖是平常是用来关不听话的孩子用的,危急时刻就是万一哪天警察来了,把孩子全藏里,这个地窖不是很大,塞30多个孩子,你就想吧有多憋屈!

好了,孩子救出来了,另外一个院里的也抓了几个贩子,对了一定要强调那个用英文骗人的人贩子。

现在我们该讲讲大林那边的事情了。

我们把情节退到刚开始的那个时候,话说大林今个像是磕了药的,疯狂的跑啊!这也充分的说明人的潜力是巨大的。

大林右手一甩,一道光飞了出去。这个速度之快,根本没有人看见,再者现在大家的心都放在解救被拐儿童这呢,谁还有心顾着看这小子啊。

“『小白』,前边探路。”

跑到那几座房子大门口,小白断定中间那户有问题,大林赶忙告诉范杨,让他的同事,到两边的放在去搜查,而自己直接翻墙而入进了中间那家,不是轻功进去的,其实墙很矮。

刚进院子,呆住了!

还是跑慢了,人家早已在那等着自己呢,淡定着在院子中央的椅子上坐着呢,身边两个“保镖”。

范杨吭呲鳖肚地翻墙过来了,气喘吁吁的。

范杨:“你小子,今个怎么跑这么快啊!”

大敌当前要保持镇静,镇静不了也要装镇静,不能发慌。大林打量着对方,月光再好,也瞧不清楚啊!貌似四五十岁的一个人。

旁边那院传来一句:“谁他妈子来找茬,想死啊”,接着就叮咣的干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