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解锁阿伟新剧情 大林遇见老同学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659字
  • 2022-01-17 18:59:01

书接上回。话说米粒在『水寒』的加持下打败了总局任天鸿处长。

相信,无需等到明天,任天鸿战败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猎灵届。你要说对上林大林败了,还情有可原。作为总局的处长,竟然输给了黄毛丫头,着实令人怀疑总局的实力。

这次,算是打脸啊。当然,叶弘云也会借本次机会更加羞辱林子琪,毕竟任天鸿是林子琪的亲信。

叶弘云下一步的打算?是想借机收买任天鸿?还是炒了他的鱿鱼?还需看叶弘云的自己的具体行动。不过,说实在的,任天鸿这场输了,对叶弘云来说是个好事啊!

九重天擂台,米粒粒可是败给了叶弘朗。如今,米粒战胜任天鸿,这说明什么?说明弘朗已经具备正处级的实力。

叶弘云究竟会怎么办,咱先不管,咱们把主要镜头先放在主角身上。

今天有一件事情还是发生了,嫩芽还是破土而出了。

大林叮嘱浩然他们自己有事去处理,让他们几个在市里找个酒店先住下。咦?平时不都是安排阿伟做这些事么?这回怎么让浩然管了。

因为,我们的阿伟也不知道咋了,一直拿着红罗帕,像着了魔一样,魂都丢了。

大林一个人站在这座城市的地标建筑顶层露天阳台,沉默不语。帅气的小白从衣服兜里飞出来了,扑闪扑闪的,散发出阵阵光羽。

“南生,你说有些事怎么摁都摁不住,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咱们也不能兼顾到所有细节,我哪里还记得那个‘肚兜’?”

大林难得的表现出疲惫的口吻。

肚兜?什么情况,什么章程?

“那晚在蓬莱阁,我把大半功力渡给他,一来是想让我和汤子在九重天的戏演的更像些,二来也是想用我的灵力压制他一下,不让他那么早暴露出来……”

谁暴露?什么情况,什么章程?

汤子竟然是演戏?什么情况?什么章程?

那『红罗帕』曾变化为肚兜,是阿伟小时候穿过的。小孩都对小时候的经常盖的小被子啊,毛毯啊,穿过的衣服特别迷恋,也许那个时候这些东西给他下来的安全感。

阿伟?什么情况,什么章程?

不过看眼下的状况,阿伟的意识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若早就完全恢复了,那这小子藏得也太深了。大概率是他对这『红罗帕』感情太深了,所以下意识的就说出来了。

小白停靠在大林的肩上,陪伴着他望着下面的灯火辉煌。

“边思扬还真是个人物,这一个小手帕就能发挥这么大作用。他现在就让阿伟恢复意识?看来事态的发展越来越有意思了,有机会还真得会会他。走吧,南生,饿了,找点饭吃去!”

边思扬和阿伟有关系?

大林纵身一跃,飘然而去,然而这一场景被某人的相机咔嚓进去了。

也许明天的城市早报上会出现专题报道,本市地标性大楼有人跳楼,然尸首至今未找到,成为本市近三十年来最大未解之谜。

然而,即便发出来,又会有谁看呢?传统纸媒“已死”。哦,当然,电子化的纸媒除外。

一个胡同口,有人在摆夜宵摊。有个阿姨在忙碌着,摆了四张小方桌。

大林要了一碗鸡汤馄饨。不一会,一个小伙子就把馄饨端了过来。小伙子是阿姨的儿子,刚才附近网吧有人点外卖,他出去送外卖了。

刚把馄饨放在大林的桌上,突然觉得吃饭这人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

鸡汤好香啊,馋死了,赶紧来一口。

“噗呲……”烫死了,大林一口吐出来。完了,BBQ了,注定满嘴烫起血泡。

就这个声音,夜摊阿姨儿子终于想起来吃饭这人谁了?这不林大林么?

“大林?是你么?”

听见有人喊自己,大林愣住了,都要把自己包成个包子了,穿成这样也有人看出来,汗!谁啊,大林竟一时恍惚。

“程……九……阳?”

“对,大林,是我啊!”

“你……真是……程九阳?”

大林有些糊涂了,眼前这人真的是大学隔壁宿舍那个传播系的程九阳?大脑在飞速旋转。印象中,他家境殷实啊?当时据闻他是那楼层首富。这条件怎么会来夜宵摊打工?体验生活?

“艾玛,大林,都三年没见了吧,要不是刚才你烫着了,我都没认出你。我还记得大学那次聚餐,就是喝个什么汤把嘴烫了……”

有些人人群中明明走散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又会相遇。(懂得小说套路的读者内心好像已有思路,再和主角碰面,会不会不是啥好事……)

交谈中才知道,原来夜摊阿姨竟然是他母亲。

程九阳本来家境殷实,但算不得巨富。可他爸受人蛊惑买了些互联网金融产品,结果那公司跑路了,赔了一大笔。后来,他爸又因为朋友关系,借了一个人几十万买房,结果遇见对方两口子下套假离婚,就是赖账。去要账不给,反而还被人打了。

最后因为受伤加上急火攻心,在医院没多久便去世了。

死后,也没留给九阳娘俩多余的财富。原本还剩个小别墅,可不知道咋回事来了一帮要账的人,说是九阳他爸拿钱抵押借高利贷了,利滚利,最后你人没了,账的还啊,没钱?那只好来收房了。

……

正所谓,幸福的家里有同样的幸福,不幸的家庭有各自的不幸!

不过,看着眼前人的心态,大林觉得九阳应该调节的还可以。

阿姨过来了,跟九阳说,附近KTV有人点外卖,让九阳跑腿。

大林让九阳去忙,自己在这等他。

九阳还跟他妈介绍说大林是他同学,不行一会早点收摊,他和大林出去吃点喝点。

阿姨倒是没有同意,毕竟每天晚上出来其实赚的也不多,能赚点是点。现在干点活能够分分心,要不然回到出租房总会想起不开心的事。

九阳妈交待,夜宵摊她自己就能忙过来,让儿子可以去陪陪同学。

大林哪能这么不懂事,连忙嘱咐九阳就送外卖,自己在这帮阿姨忙活就好。

趁阿姨不注意,大林给阿伟打了电话,让阿伟去取些现钱拿过来。

三更半夜,还真有些人来吃馄饨。

快到凌晨4点了,大林趁九阳去送最后一份外卖的时候,偷偷的把十万块钱放到了三轮车上的一个纸盒箱子里,那里是九阳和他妈放衣服的地方。哦,对了,还有一张名片。上面写的是一位叫季圆的律师的联系方式。(季圆大家还记得这个人物不?)

帮阿姨简单收拾完了,大林和阿伟便撤了。

九阳回来之后,还埋怨了两句,他妈怎么也没留留大林,也怪自己,留个电话或加个微信就好了。

当年大学那会,林大林这小子就比较怪,跟谁也不愿意留自己的联系方式,没想到这两三年都快过去了,人还这样。

回到家里,发现了纸盒里的钱,程九阳眼圈红了。不管咋说,这钱一定得还上,该怎么联系林大林呢?

绕了一大圈,托了很多同学,终于找到个突破口。曾经在篮球场上打过架,后来关系处的不错的小子,碰巧那小子又是大林同学。

谁啊?

还能有谁?董战骁呗!

九阳从别人那要到了战骁的电话,简单的跟战骁说了几句,大意就是没想到林大林这人这么好,再一个这钱自己是一定会还的,希望战骁可以帮忙转达。

艾玛,程九阳倒是没啥坏心眼,不过,董战骁现在可是叶家的女婿。这个电话可好,直接暴露了大林的行踪。

当然,有小伙伴可能会说,打败任天鸿不就暴露了么?哈哈,打败任天鸿的可是米粒。最多也是暴露米粒的位置,严谨来看,大林可是没出手。

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程九阳打电话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这会大林他们几个早已奔赴下个城市了。

过关战将,第一战,大林方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