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刚下高速就遇『大雁阵』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61字
  • 2021-12-28 14:53:31

大林双指在空气中画圈,光绳收的越发紧致。

不管咋说,任天鸿大小也是个处长,和于沐枥是平级,人家于沐枥出场好一顿威风,你任天鸿可好,出场让你动手你不敢,等你动手又等不到,刚想动手又被绳子套……

“你想表达什么?”

任天鸿觉得眼前这个人确实厉害,甚至可能比想象中更厉害。

大林笑了,“我想表达的是?你被卖了。你是边思扬安插在总局的暗桩,这点我现在是妥妥地确定了。不过,有待调查的是,你会不会是双面暗桩。”

任天鸿没有再说话了。

是啊,逻辑就是这么简单。林子琪的能力都不敢说可以与三大骑士比拼,更何况他下面的一个处长。你之所以可以偷听大林和他们的讲话,原因只能解释为那是因为那些人想让你听到。

就更不用说,旁边还有个望风的不三。

任天鸿不再犹豫,既然被发现,打也打不过,那就自爆吧!

想到这里,调动全身灵力,周身血光外溢,双目怒争,仰天长啸!似乎马上就要爆体而亡的时候,一股冷意顺着光绳传递过来,沁透心扉。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地在害羞。月色还不错,大林回来了,后面跟着任天鸿。

不远处,服务区饭店外面,嘉星竟然抱着那个AD钙奶小孩在玩,然后嘴里说得依然是“找老祖”。

此情此景,大林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看见自己儿子在一个尸灵手里,任天鸿赶忙上前。小孩看见自己爸爸回来了,连忙从嘉兴怀里蹦了下来。

走到桌子前,大林重新到了一杯水,一饮而尽,茶都凉了。

阿伟、浩然、米粒,包括服务区其他的人都还在晕着。

“林兄,你需要我做什么?”任天鸿知道自己肯定是要回报的。

“你就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如实汇报给叶弘云就行,真实汇报”,大林一饮而尽。

任天鸿撤了,大林看看躺着的阿伟,用手敲了一下。

“差不多行了,人都走了”。

我靠,原来阿伟是装的。好吧,被识破了!阿伟伸了个懒腰。说实在的,近来还是有些疲惫。

阿伟是风灵术,而且是上等风灵术,一般的毒烟根本拿他没办法,人家一股风过来,就全都吹跑了。

“嘿嘿,林哥,我刚才是真有点困了,就找个机会补一觉。”

阿伟大掌一挥,风来烟散,其他人等也会慢慢苏醒了过来。

米粒和浩然都在抱怨,刚才是咋了,被蚊子叮下,怎么就晕倒了。

大林呢,自然是不会跟他们详细解释,只是看着身边的嘉星若有所思。刚才,AD钙奶小孩在他怀里的情景,怎么感觉嘉星……

浩然还是有点晕乎乎的,大林弹了下他脑门,顿时灵台清明。

“浩然,我问你,你哥以前有没有对象?”

“好像是有,但是被他爷爷给拆散了,应该是两家不太门当户对。咋了,师傅,你问这个干啥?”

“是什么时候事?八年前么?上次猎灵大会前么?”

“差不多吧,具体时间我也记不住,咋了,林哥,你到底想问啥?”

大林若有所思,似乎能够猜想个大概。上届猎灵大会之后嘉星才受伤,也就是那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可是,之前应该是……没问题的。

“浩然,你给两位老爷子打个电话,让他们去找找你哥的前女友,我大概率感觉,你哥可能有个孩子。”

……

几个人稍微整理了下,便上路了。

同逃离不周那夜相比,今夜没有大雨连绵,唯剩星光灿烂。

依旧是车载音乐时间,依旧是许巍,这回变成了“蓝莲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星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

终于下了高速,大家都合计,找个酒店住一晚吧,今天也是有点累。可没想到的是,刚下高速,迎接他们就是任天鸿的雁阵以待。

雁阵?不是严阵?旁白哥是不是用错词了?绝对没有,旁白哥向天发誓。

那是啥情况?大林不是放了任天鸿走么?

事呢,确实是那么回事。那任天鸿作为处长,他不能不有所行动。林大林放他归放他,并不代表他作为官方就什么事也不错。

于是,调人,布阵。这个阵法就是凤凰山『大雁阵』!

任天鸿作为雁首,手持木剑,两边各自15人,均持木剑。

任出身辽东凤凰山,能干到总局处长级,受到林子琪的赏识,也必有其过人之处,这大雁阵,便是他在凤凰山一处山洞寻得的一本秘籍中所得。身边那些人都是从辽东带过来的。

此役看来,也是下了血本!

林大林来了,如果他不管,叶弘云那不好交代。他个人被贬无所谓,这帮兄弟们怎么办?再者,这也是林大林交待的。作为双面暗桩,今日是他人生重要节点,所有决策都很难,但不得不做。

大林几人陆续下车,周边似乎也没什么人影。看来,总局已经把周边百姓给安排走了。

米粒觉得挺有意思,想要玩玩。见大林点头,赶忙来到浩然身边问能不能借『水寒』用用?

小妮子的心眼啊?真是用尽一切机会。浩然断然决绝,『水寒』!神兵利器啊!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借!

米粒哼了一声,公孙浩然简直太抠了,以后也别叫公孙浩然了,干脆改名公孙葛朗台得了。

不就是小小的雁阵么?米粒调动灵力,迅速移动,转眼间便来到任天鸿面前十米处。

“小姑娘,我们总局办案,只抓林大林,与你无关,劝你不要参与进来,以免惹火上身”,任天鸿倒是懂得要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看来辩证法学的还不错。

“哈哈,惹火上身?你觉得姑娘我怕火么!甭废话了,要打便打”,说罢,米粒双手叉腰,好一个教训人的架势啊!

既然这样,任天鸿便不再啰嗦。

一声雁鸣,列阵,出剑,迎敌!

米粒刷的一声,不探阵,直接破阵!小姑娘是步步紧逼啊,直奔雁首任天鸿。

任身法飘逸,连连后退,米粒就这么被裹进了阵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