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见缝插针』散灵术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82字
  • 2022-01-20 17:39:46

大林回到酒店,聚精会神重新摆起姿势练起『光阴似箭』来,灵力这种东西平时的时候你看不见,摸不到,也不好使。可等到遇到跟恶灵有关的情形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了。

范杨他们比较头疼,因为大家跟踪总跟丢了,虽然现在摸清了乞讨儿童的数量,也大体知道有几个保镖身份的人物,可是老窝在哪还真是一个让人抓心挠肝的问题?

注定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老天偏又不给力,第二天又下了一天的雨,大雨天出来逛街的人很少,阿呆他们这帮苦命孩子也就不“上班”了。

来到这个县城第四天了,雨后的空气忒清晰,吸一口,怎一个舒坦了得!

换了件衣服,背个登山包,带上遮阳帽,哦,没忘了甩棍防身。大林上路了。

看来这个小县城的消费潜力挺高的,各种品牌店都有,是真是假谁管呢?大林就好像平常一个学生逛街一样,任何人看不出问题来,逛了几个,但是觉得自己还和时尚无缘,还是去阿迪吧,买几件运动的,穿的舒服,得劲。

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阿呆还没出现,大林心里也在犯合计,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被动了?这叫守株待兔啊!乞讨的可都是流动“上班”的。

走出专卖店,一个小破孩擦肩而过,大林扫了一眼,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小孩身后五米明显有人盯着。嗨,总算碰到了。

其实,阿呆早就来了,今天死老头子要人跟着他,说什么自己算到了什么玩意之类的,要小心行事。阿呆早就瞧见大林了,你别看他现在好像才7、8岁,有些事也明白,也不太明白。

不能和哥哥直接碰面,该怎么办呢?看着熙熙嚷嚷的人群,一个小娃娃顿时生成一种疲倦的感觉,自己的归属到底在哪里啊!嗨,有主意了。他相信那个哥哥一直在观察着自己。

大林坐在肯德基的窗口。时不时的关注这外面的状况,这个地点挺隐蔽,而且外面的窗户上贴着招聘启示,一般人看不见店里座着的人。

外面这个阿呆在干什么呢?怎么在附近来回走呢?流动着乞讨或许能多要点钱!

都过去半小时了,阿呆还是甩不掉后面那个“跟班”。还是在那反复的来回转。大林的头脑在飞速的思考着,必须得想出一个对策来。哎呀?莫非是?

一定是了,那孩子是在想自己暗示什么。

大林从包里拿出纸和笔,一边观察一边记录。阿呆先到一个小饭店门口站住脚,那饭店叫“京味儿炸酱面”;

又到一个路边门店“天津狗不理包子”停了一下;

接着是“好东东”时尚小店门口;“喜欢这个味”麻辣烫;

最后在一家服装专门店门口不动了,那家门口一个大喇叭:“原价580,现在180。”

阿呆又开始重复这条路线了。

大林再桌上,仔细思考着,手指贴到了嘴上,典型的思考动作。

“京味儿炸酱面、天津狗不理包子、好东东、喜欢这个味、580、180,这能组成什么信息呢?味狗味?不对,面包?不全。”大林开始不停的嘀咕,组合这些数字,同时拿手机上网找地图。

外面的阿呆不知道情况进展的如何了,还是不停在循环的走着,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实在累不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动弹了。

十五分钟后,一个响指:“我去,聪明,这个小孩太聪明了!卫(味)泾(津)栋(东)西。这是个大桥的名字,卫泾栋大概是个人吧!或许是捐建这个桥的人。

也就是说,阿呆提示我往桥西走580米呢?还是180米呢?管他呢?先去探探情况。”

出门上了出租车,直往目的地。

下车后,大林四处打量,西边阿呆的580步那么远?远处山根底下确实有几座房子,难道那里就是贩子的老窝?

大林迈步便走,一股压力袭来压的胸口难受的慌,左手处传来了异样,原来手表的指针在不停的转动。

这恶灵竟然这么大的能耐,还懂的下结界了。貌似有些棘手了?

若一下子破了这个结界,那晚上真要和对方单挑,赢得机率就变小了,而且若真直接破了,对方一定会有所察觉,万一转移地点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明天就十五了,行动最迟不能超过今晚。

灵光一闪,一计顿生,可以慢慢散了这个结界的力量。

以目标所在点为顶点,做一个等腰三角形,取底角的两点和底边的中点,三个点施“见缝插针”术来泄它的灵力,见缝插针术是散灵咒术的一种,学名叫什么忘记了,为了好理解,大林就自己取了这个名。

用三小点来取代一大点,这样结界的力量就会慢慢散尽,如果用一个大点就有些过于暴露,当然了,当这个结界被散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里面的人一定会感觉到呢?

到那时,范杨带着大部队已经来了,就没什么怕的了。

要从一条直线上选三个点,距离还不能太近,还要保持是等腰三角形,费死个劲啊!真的锻炼身体了,连走路都有些喘了!

大林心算时间,这『见缝插针』术大概能撑到晚上9点半左右,而不被里面的人发现。

得抓紧时间回酒店准备好一切。

一个电话过去,范杨他们纳闷了,跟了几天没跟到,到让这小子找到了。随即安排了一切。大林声明一点,若是晚上大家伙把孩子们都救了出来,范杨必须得过来帮助大林对付那些不是东西的东西。

为啥,大林自己是干不过啊!来个人虽然不能保证起什么作用,至少壮壮胆,晕,这也算是个安慰剂作用吧!再一个,别人不知道大林,所以不能搀和进来,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月上柳梢头,一干人等齐约那噶哒的(地方的意思)。

众人对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有种强烈的好奇心,最主要的是,这大晚上他带什么帽子啊!但是上峰有令,不许过问。

范杨他们商量好了,从三个地方进去,这三个地方就是大林上午选的那三个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