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行动部署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482字
  • 2021-01-20 09:45:43

范杨那边郁闷着呢?说句实在话,他不太想跟这个案子了,为啥,咱自私点儿说,害怕啊!碰到这种奇了吧怪的事,可不想趟这浑水,这并不是电视里演的那种的,谁谁都抢着去呀。

咱掏心窝子说,凡是要命的事,谁不打怵啊?

柳爷那边发话了,既然这个案子与B市同行这边合作的是范杨,那就得跟到底,再者柳爷也安慰安慰范杨,有大林在,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范杨心里嘀咕着,还什么问题都没有呢?昨天晚上那小子不也吓的屁滚尿流啊!小范心里就算有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敢跟领导对着干啊,想想当初这个工作费多大劲才办妥的,可得珍惜啊!

不过柳爷同意了让小范带枪,这回小范心里也算靠点谱,可是他哪知道,这枪根本没用,不够到时候打点别的畜生还是有用的。

二人吃过中饭,大林回到酒店继续睡。

范杨去B市的局里探讨下一步的计划,局里的同事对这次安排很奇怪,问小范,也问不出个一二三,就没再说什么,反正都是领导安排的,眼瞅着就到换届的时候了,领导也得为自己的乌纱帽考虑考虑啊!

什么决定照办就是了,倒是有几个挺直的人,找领导谈去了,但是领导一概不接见,于是他们几个又找大领导谈,大领导一概也不接见。

只放出一句话,这个案子肯定能破,孩子一定会被救出来,大家按计划行事就行了。

当晚同事们聚个餐,顺便叫上大林。我们这位主角生性就不愿意凑热闹,就懒得去了,结果弄得大家好个抱怨,你个毛没长全的小崽子,叫你来是看得起你,还端上了这?不识抬举,不来拉倒。

范杨桌上有点多了,话也多了,就讲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末了,突然明白,这事儿不能说,大林白天交代过,可是大家真听着起性呢?于是,把自己看的穿越小说的狗血情节加里面了,大家也不傻啊,听听就当乐子了。

回到宾馆,大林床上没人,范杨自己喝多了,倒头便睡。

大林,哪去了,洗澡呢?刚才小白回来了,告诉大林那伙贩子现在位于B市某县城。

走之前至少也得洗洗脚,要不半夜坐车太难受了。很多人也知道这点,可是没地洗啊,就直接在车上脱鞋,嗨,你说,就这素质该咋整吧!火车上经常有这种人。

那味儿啊,辣眼睛啊!

大林从宾馆里找俩服务员把范杨扛下去了,帐结了,拦个出租,直奔目标县城。

当范杨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没脱衣服就睡了,怪不得难受,磨磨蹭蹭的起来,忍不住的埋怨自己昨晚真的喝多了。开开窗户,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我,靠,怎么个情况,怎么外边变了呢,我靠,我,我,真,穿越了?”

“穿什么穿,看小说看多了吧你,”房门开了,大林进来了,手里拿了两张A4纸和一根铅笔。

大林:“过来看一下这个。”

范杨凑过来,仔细看了看这两张纸,这上面画的好像是几条路,但是画的歪了吧唧的,倒是商场的名的那几个字写得还挺漂亮。

范杨:“什么玩意啊,你看你画的。太没天赋了吧!”

大林拿起铅笔:“这个是我今天上午出去逛了一圈发现的,这块,你看这里,”画了一个圈,“这里是那个什么商场,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南北有二个乞讨的小孩,一个是穿着校服,卖唱的;另一个就是要饭要钱的,脸上抹喝抹喝的(黢黑,黢黑的)。”

“你再看这里,这个是车站,你别看这是个小县城,车站盖的到挺气派,车站南边这块有个妇女围的严严实实的,抱个小孩在地下坐着乞讨;北面这块呢,有个老爷们抱个小孩在乞讨,地上写着什么妻子重病之类,而且他竟然用粉笔把这段用英语又翻译了一遍。”

范杨:“what?我靠,高材生啊,骗老外的钱?”

大林:“这个小县城,好像是个县级市,还挺富的,我看牌子店不少啊!大概消费水平都挺高的。”

范杨皱着眉头,深思着,一会问道:“那你这出去看了这么一小会儿,就确定这些孩子是被拐的?”

大林:“不确定,但有这种可能,也许有的真是家里困难不行了,出来乞讨的。但是,我在这个卖唱小女孩的左边20多米处,看见了一位老朋友啊!”

范杨:“老朋友?我去,男贩子,还是女贩子?”

大林:“都不是,看上你这个人肉包子的老伙计。”

范杨浑身都哆嗦:“咦,拉倒吧,你的老朋友,不是我的。”

大林:“你回头跟你的同事联系一下,我刚才只是走了站前这条街,不知道别的商业中心是个什么情况,让大家走访一下。”

范杨:“嗨,我说,林哥,你那天不是飞了一只发光的小鹤吗?你让它直接查出来,咱们干脆直捣黄龙算了!”

大林:“小白,目前还不是火候,和我一样,有些事情无法办到,遇到强敌了,只能判断个大概方位。”

范杨啥也不说了,咽了回口水。我去,原来都是不成气候的啊!这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乐吗?这柳爷还让自己放心呢?这有九颗心啊,也得心梗了!可咋整,这胆也忒大了啊。

看着范杨那纠结的表情,大林真是无语了,你说你警校毕业的,怕什么啊,再说还有一杆枪在手,管他能不能打死尸灵,至少自卫还是可以的啊!嗨,可咋整,这胆也忒小了啊!

大林:“我不耽误你们的工作,但是我得提醒你们一点,要是遇到尸灵,避而远之,你有枪也爆不了他的头,那些乞讨的孩子一定要调查清楚了在实施救援,以免打草惊舌让人贩子全跑了都。”

范杨联系了B市的同事,又联系了这个小县城的同事,大家坐下来商量商量对策。

首先传达了上级领导的指示,接着便安排起具体的工作,期间有人提出个方法,拍乞讨儿童的照片,然后放在网上让大家互相传递,搞不好有的丢失孩子的家长就能看到;

还有就是跟公安部遗失孩子的照片进行对比,然后把那些抱孩子的不知是不是“家长”的人也跟公安部的人贩子照片进行对比,加以确认。

工作就这么展开了。走遍这个县城里的大街小巷,发现乞讨的孩子竟然有30多个,这其中包括了8个被大人抱的貌似月科里小孩。

范杨他们行动了,大林这边也开始了,拿出师傅留下的猎灵笔记,仔细研究了起来。

那年师傅羽化后,10岁的大林安顿好了一切,便下山来到了黎叔家。这十几年来大林也算是挺刻苦的,十五六岁时本已开窍,实力大增。奈何那年为了替云光奕还人情,跟着老刘头和其他两个人一同奔赴“战场”。

最后几乎是拼了性命,散尽修为,救下其他三人并成功除掉恶灵。

可惜,自己也身负重伤,这几年虽说逐渐恢复,但效果终究不是很理想。为了养家糊口,大林也去接活,不过大多数都是在比较费力的情况下完成的。于是乎,有时候也会自嘲一下,自己可能真就是云老大说的“废柴”?

不过,也没办法了,上了这条路,退是不可能的。

再回首已百年身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