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毛家现『邪煞乌钉』 大林心悸后失踪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667字
  • 2021-03-18 19:47:10

咚咚咚,林子琪过来敲门,叶弘云带着叶弘朗在拜访老爷子了,呵!叶弘云这动作可是够快的啊。

既然来客了,老爷子暂且抛开这个事。但心理有疙瘩,有种不好预感,难道又要重演十年前的事?

大林这孩子,省心的让人心疼,却也一直不省心的令人担心……若他真是自己的孩子该多好啊,从小就宠着。

稍微整理下,林老子这气场就起来,走着,会会叶家俩小子。

自从播报浩然被除名,上了黑名单,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浩然此刻身体温度恢复了,这千年参王真是好用啊!

赛场上比赛继续,哥几个也没心情看,还是以照顾小老弟为主。

嘉星讲述浩然身世的时候,浩然还是昏厥状态,眼下终于要醒了,他整个人也慢慢放松下来。

大林让嘉星先回,因为之后他有比赛。这里有他们仨在,浩然肯定没问题。阿伟和战骁也都安慰嘉星。

这小子压力实在太大了,眼下浩然上了黑名单,齐家和公孙家今年也就指着他一个人了。

又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浩然醒了,可惜浑身没劲,整个人也比较眩晕,阿伟和战骁把他从木桶中抬出来,帮他擦干净身体,弄到床上去了。

都弄完了,阿伟忽然发现自己也跟着浑身酸痛啊!战骁也一样,这都是紧张导致的啊。既然浩然在床上休息了,俩人慢慢悠悠的来到阳台陪大林看比赛。

现在中央擂台比赛的是选手毛振华,此人是联盟副主席毛晓峰的侄子。从拿到手的参赛名单来看,似乎毛振华是毛家水平最高的选手,高级别组比赛中目前没有听说有毛家的人。

与他PK的是沈沐阳,来自西南某世家,看着资料的照片,整个人显得有些奇怪,哪一张紫不溜秋的嘴唇,不了解的以为他有心脏病呢?

实际情况并非心脏病,而是一个用毒高手。

俩人刚见面,毛振华似乎想来个握手致意,裁判哨声示意比赛正式开始。其实,裁判这里是卖了个好,沈沐阳明显是用毒的,副主席大侄子怎么一点防备都没有呢?用哨声提醒下他吧。

比赛开始,“嘶……”擂台之处发出这样的声音。观赛人群很奇怪,这是什么声音?紧接着一股股莫名的绿烟生成,包围住了擂台。

战骁站起来,连问身旁两位,“林哥,你说那绿烟是啥?”

“想必应该是炼化的『碧鳞蛇』毒,听见嘶嘶的声音了么?”

大林示意把口罩带上。

“啊,林哥,这么远,毒烟飘不过来吧”,虽然嘴上这么说,身体上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口罩戴上了,浩然那屋不用担心,封闭性很强。

毛振华感应这烟有问题,连忙带上自备的防尘口罩,眼下也没有更好的东西,只能先应付一下,最好速战速决。

绿烟越来越浓,脚底下有东西在游走。毛振华右脚一跺地,只听“呵”的一声,一道金光闪现,逼退近身的毒烟和脚下的蛇群。

沈沐阳不紧不慢,嘴中振振有词,一头绿发上下翻飞。旁白哥相信,如果日常生活中咱们看见这种打扮的人,第一印象就是这人脑子有病,给自己染个“大草原”。

要想生活过得去,身边时刻带点“绿”。

“你俩看”,大林让阿伟和战骁集中注意,“烟里是不是用个东西在动?”

俩人瞪大眼睛,似乎是有个东西,但隐隐约约的很不清楚,烟太浓烈了,感觉都有点呛眼睛。

“是『碧鳞蛇』!姓沈这小子挺厉害,看那蛇的体形,怎么着也有个近百年了”,大林想着这沈沐阳也是个有经历的人啊。

“啊!”阿伟不仅赞叹道,这小子命好。沈沐阳应该跟贺鹏远对上,兴许贺鹏远请灵符也能找来个胡白黄柳灰的某一种。

此战还是凶险,看来大会还是比较公平的。联盟副主席大侄子也没啥特殊待遇啊。

『碧鳞蛇』灵亦真亦幻,游走四周,身形越来越大,完全把毛家小子围在里面。这灵术,说实话,没啥必要。必杀技就是蛇缠身?把人“勒死”,那你蛇灵化这么大没啥意义。

不对!一定有猫腻。那蛇灵的鳞甲竟然发生了变化,变硬变强,隐隐发着金光。

众人都在期待这毛振华有啥应对招数,『碧鳞蛇』竟然发出了吟声,真是年头不小啊。

东楼有人喊出,“快看,你们看,有金光!”

七道金光突破绿烟,射穿蛇神,飞向天空,转而回旋,又穿蛇身。反观沈沐阳身体砰砰砰几个血洞。

“嗯?这是咋回事啊?战骁你看清没”,阿伟完全没看清。

战骁也没看清,怎么形势瞬间转变,『碧鳞蛇』烟的毒气应该比较猛啊,毛振华这么快就破了。

“我也没看清,挺奇怪的。那七道金光是啥?是类似『斩仙飞刀』的灵器么?”

大林紧皱眉头,看来计划提前是对的。

且不说那『风月宝鉴』,如今这『邪煞乌钉』也冒出来了。刚才哪里是什么金光,都是蒙蔽人的把戏。想不到,猎灵联盟二把手毛家竟然也有这种邪灵器。

对外宣称自己家族不对总局感兴趣,一出手就这么霸道,还真是能藏能露啊。

不知怎的,看那『邪煞乌钉』,大林有点心悸,他预感一向很准。怕是自己要跟它有点啥渊源。

“啊……”屋里的浩然开始梦呓,阿伟和战骁赶忙回屋,大林让战骁去一楼的小商店买点姜汁红糖,用热水冲开,看看能不能让浩然喝下去。现在也是正常现象,幻境的后遗症,不行再给他换个床单。

收拾妥当之后,浩然继续睡了。战骁也有点累了,自己去小憩了一下。阿伟也想去眯一会,但怕大林一个人看比赛没意思。

本场比赛结束了,毛振华胜出,沈沐阳不但输了比赛,似乎也受了重伤。

“林哥,你说浩然啥时候能醒过来?”

阿伟给大林的茶杯续上了。

“那小子早就醒了”,大林轻轻吹了下热茶,略微有点烫。

“啊?真的假的,我没看出来啊”,憨憨的阿伟有点无语,给浩然擦洗身体的时候感觉他全身都没有力量啊。

“那千年参王药效有多猛,让他在『风月宝鉴』里弄个七七四十九天都完全没问题,更别提他沉浸里面那么短的时间”,说到这突然意识到这么解释不太好,喝口茶过渡一下。

“再者,我没用全力,那股冻气尽管刚烈,但作用更多的还是引子,启发他的寒冰体质……参王药效很快就会把我的冻气给PK下去……”

阿伟点点头,继续说:“这小子真是装的啊?我去把他喊起来。”

大林摇摇头,瞅着阿伟说:“让他睡吧,这是个面子的问题,你想想在大庭广众那么多人面前……裤子都湿了,别人是怎么想他的,所以让他缓缓吧。等着高级别比赛开始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被吸引走的。”

擂台中央比赛又开始了,今天的节奏稍微快一些,毕竟这几天因为各类突发事件耽误了些进程。

大林不看比赛了,换了身衣服要出去。向来大林的行动,阿伟都不干涉的,自然这次也没有过问。

可竟不知,大林这一走就是失踪了四天。

-------------------本卷终--------------------

本卷背景音乐:孙耀威《爱的故事上集》

星的光点点洒于午夜

人人开开心心说说故事

偏偏今宵所想讲不太易

迟疑地望你想说又复迟疑

秋风将涌起的某夜

遗留她的窗边有个故事

孤单单的小伙子不顾寂寞

徘徊树下直至天际露月儿

冬风吹走几多个月夜

为何窗边的她欠缺注视

刻于窗扉小子写的爱慕字

完全没用像个飘散梦儿

今宵的小伙子倾吐憾事

谁人痴痴的要再听故事

偏偏痴心小子只知道上集

祈求下集是个可爱梦儿

知不知对你牵上万缕爱意

每晚也痛心空费尽心思

这小子欲断难断这故事

全为我爱上你偏偏你不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