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社交晚宴上社交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68字
  • 2022-05-15 09:01:40

今天晚上,大林和阿伟没吃大会放的盒饭,而是拜托子锐在主楼点了某底捞火锅送过来。

不过,只有火锅哦,没有抻面小哥哥节目。

阿伟把观景阳台简单布置了下,准备下这里开饭。可不能在客厅,火锅味太大。

准备就绪,哥俩开涮。

赏着不周秘境的月色,吃着不周专供的火锅,品着外面喝不到的灵芝果酒,这感觉也太对了。

俩人刚开始谁也没说话,就是吃!这感觉特别像当年刚上大学那会,同学聚会去吃自助餐。琳琅满目的花样,根本没有心思说话,先吃再说。

中途,阿伟指尖轻弹,一阵微风吹过,化为禁制,想来他还是憋不住了。

知道大林爱吃土豆,阿伟给他夹了一小碟。

看他那样,大林打了个响指,又加固了一个禁制。自己喝了一点点酒,说道:“你还是想参加比赛?”

呲溜,呲溜,阿伟嗦了两口火锅面没吱声,好像有点烫到了,赶紧来一杯酒压压,润润嗓子。

“林哥,你觉得汤子啥时候会出来?”

“应该过几天的高级别组”。

“林哥,你说假设我报名,能不能打得过他”?

“不好说”。

听到大林说到这,阿伟倒是没啥具体的表情,只是一味的给大林夹菜。

“别夹了,阿伟,我还想吃点肉,你给我弄一大碗土豆,我这八百年难得吃一次火锅,赶上吃涮土豆了!”

阿伟把自己碗放过去,“哦哦,要不你吃不完给我吃吧!“

大林自己去夹了点蔬菜和肉,边吃边说道:”我说的意思并不是你打不过他,互有胜负吧!我师姑毕竟是光族(月族)还健在的,可能有些我不会的灵术传给他也未尽可知,我自己也没什么大把握。”

阿伟把俩人都酒杯倒满,自己又先下了一杯,不免感叹。

“林哥,有时候我再想,咱们就当个普普通通的猎灵人不好么,可能也不会碰见这么多事,也许汤子可能也不会跟咱们分开。”

“有时候是注定的,天意都推着你往前走。”

大林又何尝不这样想呢?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路一旦踏上就绝无后退的可能。

『嗨,各位小伙伴,你们旁白哥我又何尝不这样想呢?你以为我甘心愿意当一个小旁白?我也想下去帮大林,可我眼下也只能做这个,把大林的事讲给你们听。』

不周秘境的夜色真美啊!兄弟二人干杯走起!

让大林和阿伟吃着他俩的火锅吧,大家伙跟着旁白哥我去社交舞会瞧瞧战骁和浩然。

舞会就在九重天擂台中央举办,白天是战场,晚上也是“战场”……额,不好意思,说错了,战前还是要把持住自己的好。

九重天白天是战场,晚上就变成了社交场合,以年轻人为主,主要是各世家子弟出钱举办。

目的主要就是招揽,觉得合适的聊聊,留个联系方式,日后有时间可以当面详聊,做个门客的。觉得特别合适的,看看能不能结个姻缘,毕竟这么做更靠谱些。

战骁略有些不自然,但浩然可是社交小达人,男女通杀!在这不周秘境,他竟然遇到了粉丝,还是给他打过call,投过票的。

被一群人围住了,聊得不亦乐乎,竟然还教他们跳《翩翩少年》主题曲“嘿呦,嘿呦,嘿嘿呦”。

战骁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喝点闷酒,突然有人拍了下他肩膀。回头一看,竟然是贺鹏远。

还是那个德行,叼着个棒棒糖。

“哥们,不错啊,今个我输了不冤。”这糖让他嘬的。

战骁连忙客气回复,“承让,承让,贺兄今天也是让我开眼界了。”

贺鹏远顺势坐下,跟大会服务员要了一杯酒,跟战骁碰了一下。

“怎么样,现在有归宿没?”

战骁被他问蒙了,归宿?不解道:“你说啥?”

“你看那边那小子,永川刘家,家里面有人在联盟当主任,所以有人往前凑”,贺鹏远指完那边,又指向那边,继续说:“你再看那边,梳个大背头的小子,油光锃亮的,毛家的外甥。”

“那你是?”战骁反问道。

贺鹏远把棒棒糖拿出来,一脸质疑的望着战骁,心里合计着,难不成这哥们真啥都不知道?

“我自然是马家的啊,我可是马家培训学校本一3班的团支书兼班长,双肩挑哦!”

“你是马家的?”战骁有些不太相信,不过仔细想来,他也没有必要骗自己啊,这个社交晚宴不就拉拢关系的么。

“对啊,对啊,怎么样对我们感兴趣不?你要来我把班长让给你,或者你做团支书也行。”贺鹏远顿时来了精神,赶紧发出邀请。

看来还是马家名气大啊!这联盟主席位置真不是盖的。

战骁没有直接答复,而是婉转的客气了下,笑道:“鹏远兄弟太高看我了,我这实力恐怕难以达到你们马家培训学校的入门资格吧。”

“完全达到了,你都把我打败了,就是最好的敲门砖”,这给贺鹏远急切的啊,怎么感觉他是有拉人任务的,完不成回去要挨批。

“来来来,喝酒喝酒”,战骁连忙举杯把这话给挡回去。

贺鹏远皱了下眉头,心里合计,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进马家?这董战骁是啥意思?他是真的不懂,还是在这装糊涂呢!

此情此景,也不好发作,既然董战骁是这态度,那马家也没有必要过于殷勤。

说到底,犯不上。

那可是马家啊!啥时候有主动求人的时候,真不知道马叔看上这小子哪里了,非要让自己来。

贺鹏远也是一肚子委屈,本来今天要是使出『请神符』是可以跟他刚一刚的,非不让自己使,嗨!

不想了,举起酒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贺鹏远和战骁碰了杯。

浩然确实是个社交小达人,这回跟多个世家都搭上话了,你瞧那小样,劲儿劲儿的,酒量还不错。

其实,他们家从古至今对酒精免疫……

人群中突然安静下来,大家纷纷四处张望,不知什么情况。

这时,突然有人小声嘀咕,“你们快看,任定定来了?”

“任定定是谁?”

“谁是任定定?”

“哪个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