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战骁要上场 主楼博彩忙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021字
  • 2021-03-14 21:33:32

经历了此次突发事件,大会组委会迅速调整,很快比赛重新开始。

九重天擂台分为五个分擂台,东南西北中,每个分擂台上俩俩battle。这回,可是重新测评后的低级别比赛,参赛选手刚开战立马就看出水平了。

主楼中间楼层的博彩房内,部分金主们、世家子弟、世家小姐,联盟嘉宾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博彩?就是赌!

低级别比赛素来很难入的了这些人的法眼,换句话说,低级别没人会押注,高峰体验感太差,完全不值得梭哈。

战骁是低级别的第五组比赛,第一组十个人上去之后,战骁便开始了热身。

紧张啊,能不紧张么!

大林让阿伟给战骁递杯水,顺便往水里放了点药物颗粒。阿伟不解,用眼神质疑。

“葡萄糖!葡萄糖!”

阿伟松了一口气,想来想去感觉大林也不至于是下药的人啊,这手段有些……

咱也不是搞兴奋剂,大会更不会去尿检。至于说别人吃啥大力丸、大补丸我们管不着。联盟对此也是默许的,毕竟医药产业也是其中的一环。回想之前哥几个排队买药的情况吧!

如果是这样,真有靠药物顶上去的选手么?也许吧!总有投机的人,但更多的还是依靠实力。

药物需要原材料,人间没有那么多仙花灵草,所以说惊骇世俗的大补药很难制作出来。

战骁在脑中过电影般的播放自己的各路招式,想着那天大林告诉他的话。外面九重天擂台上战鼓一敲,咚!咚!咚!他心跳的更厉害了。

阳台上的大林和阿伟把这一切都瞧在眼里。浩然的精力完全放在比赛上,不时地点评几句。

阿伟问大林,要不要让战骁换件衣服,看样子后背出汗,衬衫都透了。

换了件新衣服,战骁还是紧张。

大林让他来阳台坐下看比赛。

“战骁,你看下面第一组这五个分组,你觉得你跟他们实力相比如何?”

战骁没回应大林,倒是一直拿湿巾擦汗。

过了一会,气喘匀乎了,跟大林说:“除了上次咱俩井边打架,我是真没有对战经验,刚才看齐嘉星那斩仙飞刀,我就直接懵逼了。”

大林拍拍他肩膀,鼓励道:“齐嘉星那场是因为他们都是中级别,你不用有压力,你能想到哪些招式就用哪些招式,别担心。”说罢,又冲他点了下头。

前四组比赛结束了,比较平淡。马上就要第五组了!

战骁起身整理下衣服,左右打招呼,准备下楼。看他要往屋外走,浩然拦住,“骁哥,你干啥啊!”

“去比赛啊!”

“你是要走着下去吗?”

“不走着下去,咋下去啊?”

“你看看人家都咋下去的?”

战骁探出头去,其他第五组选手都是从观景阳台飞身而下。

这技术稍微有点难住他的,到现在自己还从来没有尝试过……

忽感腰间一股凉风,战骁回过头,看见阿伟冲着自己笑,“你要干啥!”

“哈哈,骁哥,我助你一臂之力,送你上青云”,阿伟手掌轻拍,战骁腾空而起,缓缓向那舞台中央飞去。

主楼博彩区有个表情略微严肃的中年人士,他自己坐一桌,不与他人为伍。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往擂台上看去,旁边认识他的人都说低级别的没啥看头,还不如过去跟他们一起喝酒。

这人是谁?刘传峰!

自上次『山中别墅』一别,也多有时日。原本这次传峰要去外地出差,出发前接到大会邀请,临时决定过来。

他想看看是否有机会再能见到那个少年,恩人『林震宇』—『林大林』。

碰巧,他有几个合作伙伴也被邀请过来,既然这样,也就当做年假旅行了。

第五组比赛即将开始,博彩区有荷官出现。

“各位大佬好,下面即将进行低级别第五组比赛,共有10名选手参加。其中擂台东区两位选手是……擂台南区两位选手是……擂台西区两位选手是……擂台中区两位选手为贺鹏远与董战骁。”

各位大佬忙着应酬,没有对荷官的介绍表示出兴趣。不过介绍选手情况是他的工作,不管有没有人搭理他,他也得说完。

“东区两位选手的背景……中区贺鹏远,马家培训学校本一,擅长『符灵术』,董战骁,无明确背景,猎灵人个体户,唯一有联结的社会关系是一位叫林大林的猎灵人,请各位大佬下注”。

林大林三个字,犹如一道光刷的一声洞穿刘传峰脑子!对于他这种商业大佬来说,敏锐的感应力就在一瞬迸发,没做过多思考,拿起桌边的下注机。

房间大屏幕显示:刘先生押注董战骁50万。

传峰举起红酒杯向荷官示意下。

房间大屏幕继续显示:任先生押注董战骁50万。

原本传峰押注的时候,屋里的人没有过多关注,个别人内心可能还有些嘲笑,估计是新手,不懂得怎么玩,没见过大钱。

可听到大屏幕报出任先生押注董战骁时,屋子里的人有些震惊了。

任先生,就是任国超,近些年来圈子里的投资大神,专注天使轮和A轮,截至目前无一失败。

啥情况,任国超这么个大神投资低级别选手?任这个级别和他们都不是在一个屋子。

屋里的人议论纷纷,有人说,好像任国超同叶家走的有些近。

叶家?那外面比赛那小子?想到这里不少人移步阳台去看看战骁长的啥样?

房间大屏幕第三次报幕:邹先生押注贺鹏远100万。

擦,这下可热闹起来了。邹元清啊,这明显是跟任国超对着干啊!邹和任早年间原本一起创业,后逐渐因为理念有差别,终分道扬镳。

任出走带走核心团队,邹放话一辈子都不放过他。

八年前的猎灵大会,二人就在博彩场上“杀”个你死我活。要不是当年叶家出面调和,那年的博彩额度已经上亿,这就完全背离了“娱乐”精神,联盟只好请求官方出面。

难不成今次又要重蹈覆辙!好戏开场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