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又遇范杨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336字
  • 2020-06-01 09:01:49

大林迎着目光,回了一句:“你瞅什么瞅,没见过失恋啊!”

那位妇女先是愣一下,接着整出一副蔑视的表情,嘟囔一句:“现在这小孩素质真差,狂的够呛啊!”

那个男的抱着孩子回来了,估计小孩睡着了,大林一合计,莫不妨诈她一诈。

“你说谁呢?你再给我说一句,谁狂了啊!找那个媳妇,当初跟别人睡80块钱的旅店,被破了,如今我没有80万都不让我睡,老子受委屈狂一狂怎么了,怎么着吧,谁让你听了?”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有的说,现在这小孩啊,没整啊,说话一点都不注意;有的不说,但是还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有的呢?还是谈论当今的结婚话题,嗨,没房,没车,没钱,真是难娶媳妇儿啊!

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人,不动声色,他算是大林的一个熟人,只见过一面的熟人。

那女的一听这话,就有些忍不住了,想要起身辩论,带孩子的那男的刚忙阻止,说些圆滑的话:“大姐,别动气,这年头这帮小年轻都这样,咱们犯不着啊,低调,低调。”

这个女的心领神会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但是还没忘了用眼睛鄙视了大林一下。

“大兄弟,孩子睡了?”

“恩,睡了。”

“男孩,女孩啊!长滴水灵灵的。”

“嗨,女孩,长的像她妈。”

火车上都是南来北往的人,都是风尘仆仆的人,都是各怀心事的人,有人开始归乡,有人即将闯荡。

于是,不会有人在意这两个人再普通不过的家常对话,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大林把帽子往下拉一拉,赶紧给黎叔发短信,岂知电话没电了。

这下该如何是好呢?这节车厢搞不好还有同伙呢?不知道叔怎么跟警察说的。

你说,要是不管吧,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碰到这个事了。这下如何是好,大林闭目沉思。

思着,思着,思着了。

就看着,看着大林,脑袋一点点,点了下去,梆的一声撞到玻璃窗户上了。

大林赶紧清醒了,掏出电话看看几点,“shit”,忘了电话没电了,旁白的一个人伸出了手表。

大林看了下,马上要到了!下车得跟紧点那两个一公一母王八蛋。又盯了那两人一眼。

刚才给他看表的那个人挪动了下身体,又动了一下,再动了一下,大林纳闷了,这个人干啥啊!不会是要放哑巴屁吧!想到这里实在忍不住笑了,抬起头看看这个人,笑容定住了!

那个人嘴动了一下,明白了,嘘——的意思。

此人是谁,还记得上一章的那个小警察吗?对,就他,叫什么来着,等等啊,我往回翻翻,记不清了,哦,找到了,叫范杨。

大林也是机警,顿时就各种关系联想了一遍,不会是自己帮倒忙了吧!不会是人家警方一直跟踪这个团伙,想要一网打尽吧!我勒个去,貌似之前冲动了!

范杨不说话。大林更确信了。

到站了。

那两个人下去了,范杨跟了上去,大林也跟了上去。

那两个人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的四处张望,貌似没有发现后边跟着的人。范杨不敢跟的太近,他跟了这个男的很久了,他直到火车上让大林那么一闹才发现那个女的也是同伙。

上峰的命令是,救出被拐的孩子,但是要“放了”那个人,貌似这次是个贩卖集团,得放长线,钓大鱼。

范杨觉得后边有人,一看,是大林。

“你,你怎么跟来了。”

“我就是来看看。”大林,也不瞅他。

“你可,别添乱了,在车上那会,我看你都差不点儿说出来了。”

“我有那么傻吗?我用短信报警了。”

范杨合计着,这个大学生就见过一面,没想到,倒还挺机灵的,他怎么就看出来,那两个是人贩子呢?男的我一直跟着的我知道,女的竟然被她诈出来了。现在自己正在执行任务,这么个学生够添乱的,但是他和柳“爷”有关系,不行,有关系也不行。

范杨拦住大林:“林哥,我现在有工作,我觉得你还是回避的好吧!”

大林:“我想看看,我不打扰你不行吗?”

范杨:“不行,坚决不行。”

大林“识趣“的走开了。

范杨继续跟踪,谁知人没了,忍不住爆一句:“妈的。“拿出手机摁了个电话号码:”喂,老魏,你们在哪呢?我跟丢了。”

“那大学生呢?”

“我让他走了,他好奇心还挺重的,我是看着他跟柳爷有关系,还挺客气说的,我还得叫哥。就是跟他说话,人就跟丢了。你们可得给我看住了,那小孩在车上被喂了安眠药了”。

“行啦,人家还帮你诈出个同伙,你出来吧,我们在出口等着呢。”

“恩,千万要‘小心‘行事。”

范杨赶忙往出口走去。

刚进地下通道,男人贩子就把小孩交给了那个女的,然后自己从包里掏出件衣服换上了,身上那件直接扔了。嗨,你还别说,他警觉性还挺高的,还知道这招。从A市出来后,他一直忍住没和同伙说话,可是在车上小孩太闹了,同伙就忍不住提醒了他一下。

他自己想一想,这次拐孩子这招太猛了,都是身边这个得力助手出的注意,是这么个情况。

这个女的出主意,让他和另外的一个女的扮演夫妻,他们俩在菜市场蹲坑蹲着个“目标”。有个女的抱个小娃娃在问菜价呢。

这俩人直接跑过去了,女人贩子一把把孩子抢过来了,并且直接从背后给那小孩他妈一脚,孩他妈直接趴地去了。

女人贩子:“我看你是胆子肥的不得了啊,你个当保姆的敢把我孩子拿出来啊,说都不说一声,欠揍啊。”

周围人聚的越来越多了,都过来凑凑热闹。

男人贩子拽起孩他妈的头,啪,啪,又给几个嘴巴子。

女人贩子赶紧取得众人同情,掉两滴眼泪:“大家伙,看看啊,这就是现在的保姆,动不动不经我们同意,就把孩子抱出去了,你说丢了可咋整,前几天抱出去,就给弄感冒了。”

边说,又给了孩子他妈几脚。那小孩他妈都被揍懵了。

大家赶紧劝了劝,不能这么打,教训一下就完了,这么揍也不是回事啊。

这二人骂两句就走了。

孩他妈还在地上躺着呢,人群渐渐散去,有热闹了都愿意过去凑,热闹没了,各回各家,该干啥干啥。

在旁边卖菜的一个大姐看不过去了,扶起孩他妈。

卖菜姐:“我说,妹子,你也是的,抱她孩儿干嘛啊!我以前也干过保姆这行,咱啊,就做做饭,收拾收拾屋子,她要让你哄小孩,你就在家哄,抱出来出点事也确实不好整。那俩人也是的,哪能这么踹人啊,这踹的太狠了。”

孩他妈紧紧的抓住卖菜姐的手,眼泪哇哇的。

只听一声呐喊,撕心肺裂。

“女儿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