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火车上发现人贩子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222字
  • 2020-11-18 09:25:41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走在大街上,看见一些围得严严实实的妇女抱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在那乞讨。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城市,这样独特的一道风景是如此的刺痛人心,痛的是,那些在襁褓中的婴儿,他们不是被拐的,可他们的人生却要这样开始;痛的是,那些在襁褓中的婴儿,他们是被拐的,可他们却要开始这样的人生。——那个事儿事儿的旁白

“里面那俩小子,赶快给我滚出来?你俩胆挺肥啊!闹到老子头上,哎呀,我去,想伸张正义,告诉你,等你俩出来打断你俩四条腿,你就知道什么是正义了。小样,爷爷我混在江湖上这么多年,没失过手,我就不信今个还栽到你俩手上了。”

“有能耐你进来啊,装丫什么的,爷爷我就是正义,今天就是来收拾你的,不敢进来了吧,你进来,爷爷崩死你,你不是瘸了一条腿吗,爷今个就再让你瘸一条。”

说话的这个人,正是林大林。

貌似现在进入到了焦灼状态,谁也奈何不了谁。

大林确认了外边的人进不来,赶紧去看了看在里面躺着的那个人,手腕上用一个撕开的衬衫包扎着,貌似不出血了。身边有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在那担心着,这个小孩用手碰了下大林,并用手势解释着自己想要做什么。

这个孩子是个哑巴。

大林看着他,满眼心疼。就这么一小会儿的走神,那孩子就把地上的匕首捡起来照着自己的手腕就割了下去,多亏大林及时收神,一把给匕首夺了下来。

“你干什么,阿呆,你再敢动一下,我就不管你了。”大林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说话不对劲,忙把阿呆拉了过来,轻轻的摸了下他那脏乎乎的小头:“以后,不经我同意,别干这傻事行不?你那点血放出来是没啥用的,留在你身上却有用。别怪林哥啊。”

阿呆点了点头,但是嘴角还是显示出了点委屈。

躺着的那个人脸上露出了笑意,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林哥,这小子还真行,有胆量。”

大林:“行了吧,小范,你别说话了,省省力气吧。我得斟酌一下,思考个对策才行。”

这是怎么一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跟大林在一起的那个受伤的和那个小孩是谁?

先简要说明一下,受伤的那个叫范杨,你还记得第二卷大林去看小峰遇见的那个小警察吗,就是他;那个脏了吧唧的小孩,9岁,一个被拐的小男孩。

这件事还要从大林毕业回家坐火车开始讲起,好了,稍等一下,我喝口水,恩,完事了,回忆开始。

大林每次坐火车都是买卧铺的,卧铺没有了,就买了张硬座的。

还好,这个时间还行,大四的毕业早,回家的时候并不是学生放假的高峰期客流,要不然,比方说春运的时候,你买着票有时候都挤上不去车。

这个问题年年对于返乡来说都很头疼。

大林靠着座眯了一小会,斜对面的一个小孩一直在哭。

大林有时候也觉得有个小孩可真是闹挺的慌,你比如拿这个小孩来说吧!一直在哭,也不知道他那个熊样的爹怎么当的。

为啥这么说呢,你瞧瞧他,不知道哄小孩,就在那瞎喳喳,这么大点的小孩你不是越吓越哭吗?现在还是在襁褓中呢。

被小孩弄得睡不着了,大林往那边瞧了瞧,嗨,有意思了,大林往那边瞅的时候,小孩不哭了。

真是奇了怪了,那小孩水汪汪的大眼睛,大林合计着,你说不哭不闹,这小孩多招人鲜儿,就是闹起来受不了。自己以后不想要孩子了。

我勒个去地,怎么脊梁骨发凉呢?那个小孩的爸爸竟然怒视自己,大林就纳勒个闷了,鲜儿鲜儿你家小孩不成啊!

恩?怎么这个爸爸的眼神有点心虚的感觉呢?因为他在几秒钟之内,竟然眼珠左右转动数次,在瞅大林的同时,并迅速的环顾了周围的几个人,而且有意识的把怀里的小孩抱紧。

小孩不哭了,大林睡意又来了。从登山包里掏出个遮阳帽带上了,靠在座上再眯一会,还得几个小时才能到呢?

谁曾想,那个小娃娃又开始哭了,这下大林是实在不想再瞅这个小娃娃了,嗨,在这个时候真的理解父母的不容易了,虽然自己是被雷劈出来的。

忍着吧,调整呼吸,短暂冥想。

这还没开始呢?大林听到一丝频率的震动,我擦,心里猛的一惊,那些震动分明能化成“在哭,在哭,老子弄死你。我看还得给你点药“。

这些震动,是通过唇语发出了,当年云光奕教会大林使用手指的震动来收集信息,后来小时候大林闲的没事干,那个时候天天观察人家小声说话,时间长了就摸出一套相类似的规律,要是云光奕现在还活着会不会蹦出一句:“我勒个去,你都会触类旁通啦!“

旁白坐着的一位妇女,很心疼孩子,连忙出主意:“这位老弟,孩子是不是尿了啊!要不是,那可能就是饿了。“

这个男人,连忙点头,从包里拿出个小“奶瓶”,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妥,连忙起身,看样子是往厕所的方向去。

为什么意识到不妥了呢?那是因为他太慌张了,他从兜里拿出的根本不是奶瓶,而是一个类似于眼药水的小塑料瓶子。尽管他刚掏出兜就放回去了,还是有人看见了。

大林刻意的把帽檐往下拉一拉。待脚步已走远,大林拿出电话,啪啪的摁着手机键盘。

“叔,我还有三个多小时到家,你不用来接我了。我在车上碰见一个人贩子,身穿黑色上衣,蓝色牛仔裤,洗的有些发白了;寸头,有胡须,年龄看上在40多岁左右;那个孩子我看大概不到1岁吧,我猜的,孩子使用红色的毯子包的。毯子上有大概是牡丹花的图案,我是在10号车厢。我现在不确定有没有同伙,所以不想跟列车员说。”

“你确定那个人是人贩子?”

“恩,他给小孩安眠药吃了。”

大林放下电话,发现刚才跟那个人贩子说话那女的,一直瞅着自己,奇怪的是她的眼睛里,充满着愤怒呢?

真是有毛病,发个微信她生个什么气啊。哎呀,大林心头一紧,这个女的八成是那个人贩子的同伙,刚才她根本不是好心,而是提醒她的同伙,不能再让小孩哭了,以免让车厢内的人起疑心。

幸好刚才自己不是打电话或发语音,而是打字发微信。看来刚才自己盯着那个人太明显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