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太子与骑士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3471字
  • 2021-03-08 10:37:54

大林不为所动,淡定的看着一切,跟那天那晚一模一样(各位读者可移步《假手他人》卷第六十八章)。

“『火树银花不夜天』,好!好!”,大林喃喃自语,“还是那么漂亮……”。

跟了林哥两年多了,直到今天,阿伟感觉林哥的话竟然有些伤感,这是大林第一次给他这种感觉。

等等,好像有些不对?还是那么?难道林哥一直都知道……

也许有些事情真的要变了,想来有些事情真的要变了。

“林哥,你冷么?山上风有些凉……”

“走吧,阿伟,咱们下山”。

“咦,林哥,我们不找了么?”

汤子处理好一切,大林和阿伟也下来了。汤子原本想打给联盟,但今天这事西北分局管了,官方介入了,民间就不要参与了,所以大林联系了小叶。

阿伟并没有特别弄清楚守陵大爷跟这件事是什么关系?汤子弄不弄清楚无所谓。大林这次却不同于以往,竟然耐心的解释起来。

汩洄公寓和这个墓园的联系?公寓为什么会出现婴灵?

这所墓园是整整一座山,大概有可安置三千多个逝者。现在陵园都很紧张,价位也自然高。尽管这样,依然也很走俏。

汩洄公寓推出骨灰房这个服务之后,对它影响很大。

其中,有一部分已经付款的客户宁愿违约也把骨灰迁走了,还有一部分逝者家属在墓园门口就生生被刘壮壮这种置业顾问拉走了。

墓园的生意从往日的门庭若市变成了今日的无人问津。

大林的光羽箭在楼里乱串的时候,它记下了每块牌位上的名字。刚才在山上走了一圈,正好就碰见了一个。公寓里的有个骨灰盒是个女孩子的,这个女孩的姓名恰好出现在了墓园里的墓碑上。

难道是有人把她的骨灰迁过去了?

非也,公寓上的牌位写的是女孩的名字,骨灰盒是女孩的骨灰。墓园里写的是女孩的妈妈名字,右下方写的是爸爸和女儿立。

爸爸又是谁,就是至今还躺在地上的守陵大爷。

婴灵跟女孩的关系?

阿伟本想再继续听,大林却不讲了,头也不回的沿着脚下的路走了出去。

“喂,林哥”,阿伟有些懵了,欲追上去,可汤子一动不动。阿伟拉了一把汤子,“你是咋了啊,汤子,走啊!”

汤子似乎斟酌了一会,深吸一口气,搭上阿伟的肩,并排前行。

大林为什么不想讲了,因为有人发信号要见他。按照约定,已经要进入不周的地界了,这个人冒险发信号,大林有些担心对方。

小叶处理妥当一切之后,跟阿伟约了一下,特地上门来拜访大林。

阿伟终于从小叶嘴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恶灵老王塞给帅炯的那个小鬼面娃娃是个引子,恶灵老王是想搞乱事情,趁机让帅炯上位,而小鬼娃娃就是守陵大爷给他的。小鬼娃娃去了之后,诱发了公寓楼上那些曾被灵附身的肉身骨灰仅剩的丁点灵识,其中以守陵大爷女儿的骨灰灵识最胜。

守陵大爷会这么好心帮呕吐人恶灵老王?怎么可能!他是针对现在票数排在前9的某个男生。

这男孩,用现在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海王。

本以为游进了哥哥的鱼塘,没想到哥哥是海王。海王指暧昧关系众多,经常以广撒网多捕鱼为中心指导思想撩妹的渣男。

守陵大爷老来得女,虽然自己条件没那么好,但女儿的要求都极力满足。可谁知道女孩被那小子骗了,还怀了孕,女儿背着自己去了小诊所堕胎,结果大出血……

后面的情节想来不必解释了,守陵大爷为女报仇!可是那个小鬼面娃娃?

阿伟突然感觉细思极恐,小叶点了点头,那是个缩小版的干尸娃娃,用的就是女孩被引产出的……

小叶说,如果不出所料,明天各大娱乐版面头版头条都会曝光海王的消息。各经济公司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要整就往死里整,不会让他有再起来的机会。

这一类消息属于正常的社会层面操作,且与灵异无关,西北局这边不会管的。

汤子今晚不知道咋了,非要做饭,大林这房子啥都没有。但汤子不管,自己开车出去买,没开通天然气就买电磁炉,没有电磁炉就买酒精炉。

厨房里一顿叮咣的,没多久香气袭来。

今天发生太多事情,阿伟觉得大林和汤子之间似乎……既然他今晚搞了这么多菜,小叶也在,就别走了,大家一起等大林回来吃饭。

……

落叶飘零,寒风凛冽。

若大的一个结界里,片片落叶飘过,借着风势,犹如流星暗器一般,快速冲向前面那个人。而这个人,四周冷气环绕,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向前去。所有的落叶刚碰到冷气变化为冰凌,落到地面。

『无边落木萧萧下』对抗『风萧萧易水寒』。萧萧对萧萧,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凄凉,哀到忧伤。

李子七和林大林,相距不远,都没有说话。李子七的嘴角还是有了慈父般的微笑,还是首先走了过来,单膝跪地道:“『永恒国度七骑李子七』,拜见太子”。

(什么!旁白哥你必须让李子七把这个台词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不,要再说三遍)

见大林没有什么回应,李子七又大声的说了一次,“『永恒国度七骑李子七』,拜见太子”。

大林深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永恒国度,一梦千年』”。

说罢,便俯身扶起李子七。

俩人席地而坐,深夜赏星。

“七叔,你徒弟不错,还算沉稳,天赋也不弱”。

听到这里,李子七有些兴奋,“哦,真的啊,我的眼光能差么?”但兴奋也转瞬即逝,“可是,大林,你可以救他一命么?”

天上的星星真漂亮,不信你看,有流星划过。

过了很久,大林起身活动了下筋骨,李子七还在等他的回话。

“七叔,你的『无边落木萧萧下』教给叶弘朗了么?”

“教了,教了,只是现在不熟练?对敌之时尚未使用。”

“那你觉得我的『风萧萧易水寒』如何?”

“你的段位自然是比他高,所以……我……才想让你……求您……饶他一命”,陪了大林这么多年,李子七第一次如此的乞求大林。

“七叔,来了人间这么久了,你开始有人味了。”

自古帝王家最是无情,李子七心里一沉。

“『病树前头万木春』可破我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大林转过身来看着李子七。

原本已经down到底的心,突然一股暖流涌上。李子七知道自己徒弟保住了,然后忧愁又上心头,那计划怎么办。自己这次过来,上头那位一定发现了。

大林目光坚定,“七叔,勿在旧式的庭院内过多的徘徊。我虽然按计划来了,但并不意味着我会按计划行事。正如今天的你来找我一样……没有什么是严格按照计划发展的,纵然这个计划你们已经等待上千年。从你们制定计划的那天起,蝴蝶效应就开始了。”

完了,完了,李子七真想打死自己,今个太愚蠢了,为什么要来见大林!难道就是为了徒弟叶弘朗的命!上千年的记忆迅速开始翻转,头痛欲裂,走火入魔的征兆!

忽然,一阵冰凉的气息涌上心头,原来大林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七叔,记住我一句话:『※规划不是计划,变化才是计划※』”。

李子七刹那间懵逼了,“啊!”胸口一道冰凌剑穿过,那里是他的弱点。

大林收术,目不转睛的盯着陪了自己十几年的七叔,自己亲手把冰凌剑插入了他的胸口。

大林不能流泪,决不能流泪,亦不会流泪,这就是自己的路。

李子七终于懂了,大林刚才说的那个在人间待得久了,有人味的不止他李子七一个。

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终究没有放弃他七叔,终究还是救了他七叔。

李子七落泪了!这么多年所有的压力都让眼前这孩子一个人承受……

大林回到家已经到了快12点了,屋子这仨人竟然等着自己吃饭。这一大桌子,汤子这仪式感也太强了,饭桌上放了足足16道菜。

看到叶弘朗,大林留意到他的手链,那是七叔给自己徒弟的。

阿伟努力调节气氛,但大林和汤子都没怎么说话,就是吃。叶弘朗觉得气氛蛮奇诡的,不太敢说话,只能和阿伟互动。

没吃多会,叶弘朗的手链突然传来了异样。当下震惊,以工作为由,赶紧告别三位,临走透漏个消息,他也会参加不周猎灵大会,届时大家再聚。

弘朗一走,三人都放下了碗筷。阿伟刚想说话,大林和汤子都死死的盯着他。好吧,此时此刻吃啥也不香了。

猎灵三兄弟会就此分崩离析么,各位小伙伴,旁白哥在下卷等你们哦。

---------------------本卷终---------------------

本卷背景音乐:新裤子乐队《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我最爱去的唱片店

昨天是她的最后一天

曾经让我陶醉的碎片

全都散落在街边

我最爱去的书店

她也没撑过这个夏天

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

可是已没什么好怀念

可是你曾经的那些梦

都已变得模糊看不见

那些为了理想的战斗

也不过为了钱

可是我最恨的那个人

他始终没死在我面前

还没年轻就变得苍老

这一生无解

没有我的空间

没有我的空间

没有我的空间

没有我的空间

你曾热爱的那个人

这一生也不会再见面

你等在这文化的废墟上

已没人觉得你狂野

那些让人敬仰的神殿

只在无知的人心中灵验

我住在属于我的猪圈

这一夜无眠

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物质的骗局

匆匆的蚂蚁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物质的骗局

匆匆的蚂蚁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他不伤心

我最爱去的唱片店

昨天是她的最后一天

曾经让我陶醉的碎片

全都散落在街边

我最爱去的书店

她也没撑过这个夏天

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

已不能怀念

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物质的骗局

匆匆的蚂蚁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物质的骗局

匆匆的蚂蚁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他不伤心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