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终于不再隐瞒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281字
  • 2021-03-09 16:12:22

这些骨灰都是灵附身过后的肉身骨灰,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灵识了。不过,倒也挺奇怪的,这么凑巧这楼里安放都是这类肉身的骨灰。

确实,即便是有人故意,想来也没啥太大意义啊。可为啥这些少年确实中了招呢,估计此事还得调查。

二楼的战事已经结束了,三人打到了三楼。

大林这回和小叶走楼梯下楼,到了三楼说了一声:“差不多的得了,赶紧结束战斗!”说罢,竟自顾下楼了。

醉了,左智乐听到这个已经无语了,怎么说他也在社会混了这么多年,突然感觉身边这俩人是在陪自己玩,情绪有点上来了,顿时施术收了剑!

汤子一抬手,火龙绕场一周,婴灵尽数灰飞烟灭。

左智乐脸上不悦已非常明显,有些绷不住了,“两位兄弟,莫非是看不起我左某,我担心浩然安危,是真心有求于两位……”

话没说完,汤子便走过来勾肩搭背,“哎呀,左哥,想多了,我是早晨刚起来,筋骨没活动开,你问他”,指着后面的阿伟,“后面那小子才是装的!”

阿伟听到这,情绪上来了,怒道:“我去,你比我能装。”

几个人下楼后,来到小区庭院内,小叶安排了同事进去处理下,所有翩翩少年的选手都被送到了医院,左智乐担心浩然,跟哥仨打声招呼后就去医院照顾浩然了。

汤子伸了伸懒腰,合计着,这回终于可以出发了吧。

结果大林却说,这个事还没完。

汩洄公寓里的骨灰都是半灵肉身或恶灵肉身的骨灰,按理来说都没有什么灵识了,怎么会招来婴灵,又怎么会把练习生都弄到每间屋(灵)子(堂)呢?

小区外面那些得到消息的人是谁放出的消息!

原来一切都是那个小刘搞得。你说封锁消息是为了不让那些练习生少年的粉丝们聚众闹事,不让已经买了前面洋房的客户闹事,没曾想最不可能闹事的一帮人却来闹事了。

你说你一个为了放骨灰而买的公寓,人家出事不找到你身上还则罢了,你们还过来“倒打一耙”去售楼处要说法,我勒个去是真醉了。

小刘被朱述文骂了之后,心里很憋屈,但这事从道义上他也确实有些站不住。他从售楼处置业顾问那里得知汩洄公寓出问题了,就想着要不要通知下前两天那个阿姨,想着还是说下吧。结果,阿姨就把这事给传出去了。

小叶他们偏偏就把这些人给忽略了。大林从售楼处那里要到了小刘的联系方式。

“咚、咚、咚”,阿伟敲了几下门没人开,售楼处置业顾问告诉的地址就是这里啊!

“不开就直接踹……”,汤子这脚直接伸出来了,却使不上劲了,低头一看,大林的甩棍直接点在自己的小腿上。

汤子心上一紧,呼吸变慢了。

“嗯,嗯”,阿伟清了清嗓子,给汤子递了个眼色,原来后面来人了。

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大哥下班回家了,看见仨人鬼鬼祟祟的,有个小子似乎要踹门,警察大哥后面跟着的小郭赶紧解围。

“大哥,大哥,他们仨是我同学,过来找我和壮壮玩呢”。

要说售楼处那置业顾问小伙还挺靠谱,刘壮壮和郭宇都是中介代理。

郭宇把三位引到屋里,赶忙倒水,发现也没有开水,只能从冰箱里找了三罐可乐。

阿伟询问道,“郭宇啊,刘壮壮没在家么?”

“在家啊!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几天特别累,天天趴在床上睡觉,都不怎么吃东西?”

“啊,不吃东西?没生病吧,怎么不去医院?”,砰的一声,汤子开了可乐,一饮而尽。

郭宇过去敲刘壮壮的房门,没有回应,打开之后,卧室里传来一股焚香烧纸的味道。

得,中招了!

窗帘拉开,打开窗户换空气,阿伟和郭宇把刘壮壮搬到卫生间用冷水淋浴,刚冲五分钟,刘壮壮打了好几个喷嚏。

冲完澡了,又把他放到客厅沙发上,大林又嘱咐郭宇把刘壮壮所有的衣服都用84消毒水泡上,最好都扔了。

汤子在刘壮壮的书包里发现了一张符,当下已了然,符纸被烧,几十公里外某个屋子的老头瞬间吐了一口血。从上午开始他就开始吐血,这么个吐法,除非你的血管是养鱼池,否则早晚吐成干尸。

过了一会,刘壮壮慢慢缓了过来,回答了大林的问题。

又是折腾了一天,“参会旅程”就这样被耽搁了。

夜半无人私语时,当你身处墓地中。此情此景,挺惊艳啊。

“林哥,还要找多久?”,阿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这可是坟山啊!从小到大没有来过,“让汤子上来就好了,我手机没电了,他一个掌心焰多好用”。

大林一边看着墓碑上的墓志铭,一边耐心的回答,“你着啥急,吃完饭不得出来溜达溜达,消消食!”

我去!阿伟听这话要疯,谁吃完饭来坟地遛弯消食,林大林这脑回路的逻辑啊,有时候过于清奇。

山下,汤子和大爷吵吵起来了。

“赶紧走,赶紧走,大晚上跑到我们这墓园干什么!”大爷拿着手电一顿乱晃汤子。

“别介啊!大爷,咱们交个朋友”,汤子下意识的想从兜里掏烟,突然发现自己戒烟很久了。

墓园大爷被这句话逗乐了,“你大晚上跑到坟地来找老头子交朋友,你是不是有病啊!”

“嘿,你这老头子,想什么呢?我是过来跟你做生意!”

墓园大爷眉头一皱,“做生意,你不会是那个汩洄公寓的置业顾问吧!”

汤子一拍大腿,连连对大爷竖大拇指,“大爷您就是聪明!怎么样,有没有合作想法,您要是给我介绍,成单分红咱俩对半!”

“呵呵!”,大爷回应的一声冷笑。

“大爷,要不这样”,汤子乞求道,“我是新来的,一单没开,你要给我介绍成了第一单的提成全给你,之后每单的提成咱俩对半怎么样?”

“呵呵!”大爷不为所动。

眼前这老头还挺轴啊,汤子这情绪也上来了,“你说你咋听不进好话呢,你在这守陵看门与在我们公寓守陵看门有什么区别么?”

“好吧,我同意,但是这个提成比例……”

“您说多少?”

“你过来,我告诉你多少?”

汤子凑过身去,大爷耳语道,“这些年都靠着这些半灵肉身的骨灰维持生活,那些一点点的灵力连撒牙缝都不会,你竟然送上门来,小伙子大爷我牙口好的狠,你不会疼的!嘿嘿”

“哦,是么!”汤子头也没抬,淡定的狠,“你这么一说,我突然也想尝尝恶灵是啥滋味”。

不远处山上,修习风灵术的阿伟听的真真切切,顿时震惊,立刻瞅向身边的大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