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凤凰花开的路口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990字
  • 2021-01-30 23:26:28

毕业季算是悲伤的时候,我觉得不算,大林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好像每次学校广播的时候,都是些比较悲伤的歌曲,有些同学真的哭的很厉害,大概真的觉得以后见面的机会比较少了吧!其实这话不假,但是,其实这也是事在人为的东西,大林也是这么想的。

毕业的时候可以这样想,今日的短暂离别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聚。

此情此景,学校广播放着各种毕业离别歌曲,最好听的当属林志炫的『凤凰花开的路口』。

校园里的毕业生都穿上了学校发的那种纪念衫,这是学校唯一一次赠送的,刚开始的时候据说要收钱,后来大家都说不要,什么破玩意啊,还要钱,但是发下来的时候感觉还是不错的,跟A货的质量差不多。

汤子要来送大林,但是小艾那边着急拎行李呢?大林就趁汤子不在的时候,鸟悄儿的走了,为嘛?这汤子昨晚唠着唠着还抹眼泪儿了,大林就怕这点。

走出校门口,大林回头望了望那几个大字,嗨,真的就像大家说的,母校就是你一天骂八遍,但就是不允许别人骂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四年,记不得上了多少节课,也记不得逃了多少节课。

回忆Always放在回忆里比较好的,走吧,当转过身的一霎那,就开始真正的人生之旅了。

大林往上提了提身上的大旅行包,转过身来,“我……个去的。你不会吱个声啊?”

是谁,汤子吗?不是,是那个叫阿伟的。

阿伟盯着他不动,“我在合计你看什么呢?”

大林:“还能看什么?看一眼母校,再留恋下就完事了呗。“

“林哥,你怎么就自己走啊?没人送你啊,我帮你拿吧”,说完便要伸手过来拎包裹。

我勒个去地,大林合计着,这小子挺厉害啊,竟然知道我叫什么,看来上次没给他踢傻了。

大林:“不用,你有事忙你的去吧!我这也不沉。”

学校现在开始让进出租车了,平时的时候管理较为严格,这不是毕业了吗?毕业生大包小包的,要是从寝室走到校门口最近的也有个二里地,最远的都四里地,实在不好搬。

大林和阿伟给出租车让让道,往路边靠了靠。

阿伟:“林哥,说实在的,你帮忙垫医药费我挺不好意思,你这不是瞧不上我吗?”

大林:“那事跟你没关系,我自己……”

阿伟:“真的吗?我也觉得跟我没关系,嘿嘿。”

大林:“我去,跟你没关系,跟你没关系,我自己踹的行不,我地多大技术含量啊,能踹着自己肚子。”

阿伟:“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林哥别误会,我回寝室就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反复过电影,反复推敲,我怎么感觉有点悬了吧唧的东西呢?因为我就觉得,我上了趟WC,照了个镜子,接着我就不知道了,等我在知道的时候,你就倒在地上了。”

大林:“我知道了。”

阿伟:“快说,快说。”

行李有点勒手,大林往上又提了一下,“你有间接性失忆症。”

阿伟:“失忆症?”

大林:“你看过《蝴蝶效应》不?男主人公就是这样的。”

阿伟:“什么?没看过,是怎样的一种病。”

大林:“是一种?反正你看电影就知道了。”

阿伟:“林哥,这钱还是给你吧,我怎么觉得放我着,心里不踏实呢?愧疚啊?”

大林:“真的是我自己摔的,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阿伟:“我那次给楼长整理毕业生舍籍,看见你照片了。”

大林:“舍籍不是秘密吗?那上面都有详细资料,怎么随便给你们看呢?管理也太漏洞了。”

阿伟:“没办法,跟楼长铁呗?”

大林:“你真行,你是说跟以前那个女楼长吗?”

此话一出,阿伟一时很是尴尬,那个时候调来一个女楼长,大概三十出头,博士毕业的。

但是长的很年轻,人家可是在编的,暂时现在公寓管理中心呆着,她想去那个系,但是,小道消息啊,那个系主任想那啥,嗨,谁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她没进去成,就来公寓管理中心了,

当了个楼长,女生宿舍那边不缺楼长,她就调到男生宿舍这边来了。

你想想男生宿舍这么毕竟弄个女楼长不方便,就像夏天的时候,大家总喜欢光腚着在水房冲澡,有时候,白天打玩球之后就冲一下,但是很多时候,大家都晚上冲,冲完就睡觉,这时候楼长肯定得上来走一圈,可不就在某一天看见了吗,还不止看见一个,一群niao。

这个楼长害臊的啊,好几天都没查楼了,大家都说大概长针眼了。

但是女楼长也是个性格中人,不在乎了,过了几天该怎么查,就怎么查。

你想想,博士毕业本来是可以去教书的,碰见那么个人,结果就不让你进,你要进,那就要付出代价,没办法只好到了这当楼长,真是空有一身才华啊!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好好做工作,照样能做出成绩。

她确实后来做的不错,男生宿舍至少大林和阿伟他们这个楼很干净,真的很干净利整,被评为省里面的优秀公寓,后来就被评为国家层面的优秀公寓了。她后来升到了公寓管理中心主任。

阿伟,有些欲言又止,眼神似乎有所隐藏。

大林是干什么的,这点东西能逃过去?

大林:“我勒个去,你们俩不会真有点什么吧!”

阿伟:“啊,啊,什么跟什么这个?”

大林:“那就是一定有了,你太着急回答了。”

阿伟:“你可别瞎说。”

大林:“真没有。你?”

阿伟:“of course”

大林:“有也没事。”

阿伟:“啊?”

大林:“我就说肯定有事,嘿嘿。”

阿伟:“我靠,你这可不对啊,能不能不提这个事,说的像真格的似的。”

大林:“我知道了,肯定你冲澡时候被他看见了。嗨,不用当回事,哥告诉你,对她来说,就当看一次片儿了,你个主角还害什么臊?我去,唠的我都忘了,我得走了,再不走都赶不上火车了,走了啊!”

背了个大旅行包,拎了个大旅行箱子,还能跑的这么快,若不是赶车,便是憋不住了——要去厕所。

阿伟:“哎,林哥,钱,我靠,溜的到快。”

望着大林远去的背影,阿伟若有似无的在思考着,他怎么就猜出来了呢?嗨,真尴尬,可不吗,那次冲澡被楼长瞧个正着。嗨,这小子貌似是个人物啊,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可后来回忆的清清楚楚。9月份就大四了,还没地实习呢?得去找找这个小子,反正实习随便找个地方盖个章就行了。

大林坐在出租上,哎,看着周围的楼房,这四年真的变化很大,这个城市,这个城市中的自己。

汤子来电话了,大林接了,离耳朵很远,那边肯定又喷了。

汤子:“行了,行了。我不说了,你总这样,别人帮你个忙能死啊?你自己个儿行不,大包小包的。”

大林:“行,没多少东西,小艾那边忙活完了?”

汤子:“还没呢?女生东西多,你想象不到的多。”

大林:“行,你忙吧。我一会还得给小易打电话呢?”

汤子:“我去,你闲我烦啊。”

大林:“嗨,用不着送不送的其实,你以后要联系就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不换电话的,哦对了,你穿的哪件衣服?是那天咱仨吃饭那件吗?”

汤子:“吃饭那天穿哪件啊?我忘了。”

大林:“那没事,挂了吧,我还得给小易打电话的。”

大林是不想说太多话,这四年也都这样,其实说句实话以后还真不想再见到汤子,你要知道大林是干什么的,有这么个朋友在身边,谁能安生了。

但毕竟在一块住了不到四年,汤子大一下半年的时候才搬过去的。最重要的是,大林觉得汤子会来找他,因为小艾。

小易,全名司徒易欣,是大林的同班同学,她和大林挺铁,就是铁,好朋友,没别的意思。大林和她认识可不是像汤子和阿伟那样的认识,那俩人都遇险了,而小易可四年可没啥事。

大林给小易打个电话,电话那边没人接,大概电话静音了或是没带在身边。那就发条短信吧:小易,我走了,你好好生活,早日找到你的幸福。

大林挤上了火车,望着窗外,这个城市渐渐远去,未来走一步算一步吧!能活着就好,完成师傅的意愿,完成自己的梦想,为了那么多人。

-----------------本卷终----------------------

本卷背景音乐:夏小虎《逝年》

风里飘雪的花

在记忆之中发芽

那些红色绿色

我们的青春年华

志向无限远大

转眼已各奔天涯

独自走在街上

只看见曾经的晚霞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