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灭镜灵 救阿伟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3156字
  • 2021-01-30 23:26:07

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来大林在到达二楼的时候,以防万一,下了一个“套”,这个“套”其实是个咒语,只不过是以图形的形式表达出来。

恶灵可以走进这里,但是却出不去,而且也丝毫没有灵力了。

那个人:“看来,我看我刚才踹轻了,真应该把屎都踹出来,让你被自己的屎臭死。”

大林是真想笑啊,笑这个人的新点子,可是没办法,越笑就牵着肚子更疼了。

那个人:“你倒是有点头脑,苦肉计啊!”

大林:“拜托啊,谁傻啊,玩苦肉计,你以为是苦情戏啊,我刚才那会是打不过你。真疼,我要报复。“

那个人:“你想怎么报复,反正我无所谓,顶多这个皮囊,瘦点苦。”

大林:“我啊,招多了去了。”

那个人:“呵呵,是吗?我看这招你怎么解。“说罢,大喊一嗓:“救命啦,救命啦,有人…呜……呜…”

大林:“怎么不喊了啊。喊啊你,喊啊你。”

被施了咒,喊个屁啊喊。

这厮踹的真狠啊,大林气不过,会踹一脚。

那个人犹如宝石般的黑眼珠都要瞪出来了,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要搞清楚谁是真正的弱者。

大林还想踹一脚,不过现在已经快四点了,还有半个小时天就快亮了,不能再折腾了。

大林:“&*%@#,^@@……*&%,”。

那个人开始吐出黑色的气体,慢慢的盘旋在它的周围,消失不见了,那个人的眼睛也渐渐的回复到了正常的颜色,倒下了,短裤竟然也随之脱落。

大林活动活动身体,掰两个响,浑身可真酸痛,不知道经历了这次会不会患上幽闭恐惧症,空间太狭小了。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撞到什么。这可真比不了室外,可劲造,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呗,无数个方向。

嗨!这年头儿干啥都不容易啊。

大林倒数:“5,4,3,2,1,他起,我倒。”

那个人:“我靠,头这么疼,这怎么个情况,我怎么还光腚了,我裤衩呢?”慢慢起身,赶紧找裤衩套上,发现前边地下躺着一个小子,他赶紧跑过去。

那个人:“喂,喂。”

大林:“我靠,你还知道说话啊,你打我的时候怎么一个字不吭呢?”

那个人愣了:“我打你?你是说我么?”

大林:“这走廊里就咱两个人,我不说你,难道说鬼啊!”

那个人:“鬼?”突然,他脑中显现出昨晚半夜在水房镜子里看到的东西。

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哕……”我去,大林自己都吓完了,就更别提那小子了。

大林绝对诧异了,这怎么还吐血了。

那个人:“赶紧上医院,你都吐血了。等我回寝室穿衣服,拿钱。”

大林思考着,完了啊,上大学可真是堕落了,偶尔“活动”一下就付出这种代价了,搞不好真伤到内脏了。平时不注意锻炼,上真张儿的时候就难免吃亏。

大林刚回过神呢?发现这小子背着自己都到楼长这了,求着楼长开门呢?

这时候,大林想起昨晚楼长还拍了一张照呢?想办法得删除了。

大林:“你放我下来吧,我没那个严重。”

那小子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大林。

大林:“我去,你当我讹你呢?你看看来,你看看来,这肚子上,这大腿,这么青,就你踹的,都你踹的。我刚才还吐血了呢。”

完了,这话一出,更得被断定是在讹人了。

大林:“楼长,你电话借我用一下,我跟家了打电话。”

多年以后,大林问阿伟当时他在想什么呢?阿伟说,他兜子加上从寝室哥们那拿的钱统共就500来块钱,大林当时那架势像是要讹上50000似的,他愁啊!

楼长把电话给大林了,趁着楼长和那小子唠嗑的时候,大林把照片删了,我勒个去地,这楼长有拍癖啊!

神马都拍,这不是那个女楼长吗?哎呀,食堂大妈?

找到了,大林,我去还有这么多梦游的人啊,我删,我都给删了,都给你删了。

完事了,大林:“走吧!”这声一扬,那小子浑身都得得,估计在合计这用不用跟自己班女生借钱。

这两人来到的是市中心医院。

一切按照讹人与被讹人的程序来,各种化验各种来,有的人可能会问了,这大林怎么这样呢?这人品可不咋地啊!

您先甭着急,现在的有些年轻人总把持不住自己,不能全面分析问题,就会从一个方面钻牛角尖,一个个弄得自己伪愤青。

你们说大林是不是被打了,的确,那小子是被附身了,主要原因不在他,但是,你想,大林是不是救了他,你以为附身是那么好玩的啊,除了会给自身造成伤害外,比如附身的时候别人怎么打你你都不疼,但是一旦恶灵走了,你就难受了。

还有就像小峰那样的,恶灵走了他就住监狱了,万一被附身的时候你杀人了呢?那你清醒的时候,你就会被判死刑了,你跟法官说,你被上身了,你那不是找死吗?谁信啊!

上面是其一,其二,大林来市中心医院是有目的,为小峰的那件事做好收尾工作。

趁着,那小子去交费的时候,大林迅速来到重症监护室。

为嘛?

还记得那个输钱的胖子吗?他被打的现在都没清醒,还躺在这呢!

大林见四周无人,走了进去。

这小子家就是有钱,这重症监护室多少钱啊!他不会也报销吧!反正也是爹妈就这么一个孩子,付出神马代价也都得抢救回来,碰见我,你就高兴吧,哥哥我最近,刚学会一套咒术,你就当“新药”实验人员吧!

不过,治愈率吧,90%吧!因为是第一次用,反正我不救你,你伤的这么重,又是被恶灵所伤,这世上除了我师父,还有就是我师父的徒弟,我师父已经翘了,难以给力了,就剩个师父的徒弟站在你面前了,你就暂且将就将就吧!

大林心中默念口诀,右手张开,散发出片片光羽。在距离身体五公分处,从脚依次往上慢慢“走”,一个来回,哦了。

其实,也耗费了不少心神,故也微微发汗。大林自己有点伤,于是在来医院的途中,修复自己就耗费了一些灵力。

10个数后。

“嗯……”倒吸一口气,这胖小子起来了。

胖小子一看大林,肝都颤啊!为嘛,他还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呢?这怎么眼前又平白无故的出现个人儿,这个世界都怎么了。

大林:“你不用惊奇,也不需要说话,听我说就行了。明白就点头?”

胖小子点了下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大林:“我说你就知道了。那天晚上,发生什么我想你也应该有所怀疑。你的怀疑是对的,小峰,哦,就你削你的那个人,是我弟,他绝对不是故意的,我现在救了你,所以你就让你父母跟所里人说一声,就我把弟放出来吧!”

胖小子继续嘟嘟个脸,不知道在合计着什么呢。

大林:“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先走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能把你弄醒,就能把你弄……你懂的,好好养病,对了,还有一件事,少吃点。”

大林办完事,直接去结账。

大林:“您好,我是早上来的那个,您看见的。”

医院工作人员:“是你。”

大林:“是我。”

医院工作人员:“这么快凑齐钱了啊!你那个同学刚出去打电话,说钱不够,要凑钱。”

大林:“啊,多少钱啊?”

医院工作人员:“你做了多少检查,你不知道啊?”

大林:“不记得了,你就说统共多少钱吧?”

医院工作人员:“2523,收您2500吧!刚才那小子先交了500.您就交2000就行了。”

大林:“靠,除了10,还是250,怎么就不收2501呢,我没觉得我做多少检查啊,花这么多。”

大林一翻钱包,现金就1000多,还是刷卡吧。

大林:“您好,可以刷卡吗?”

……

大林原本合计着还在走廊等会那小子,最后合计着还是走吧,太困了。

刚出医院,就听后边有人喊:“大哥,大哥”。

不用合计就是那小子,给别人弄伤了,当然得喊大哥了,在某些情况下,你让他喊大爷估计都成。

那小子:“大哥,你怎么出来了?”

大林:“没事了,就出来了呗,我可不愿意再医院呆着。”

那小子:“大哥,你…你,把账结了?”

大林:“不结,他不让我走啊,我不想在这呆着,你想还钱?”

那小子:“这本来就应该我拿的吗,这样吧,大哥,你在哪个寝室住,你把电话给我,我明天就把钱送去。”

大林合计,这小子还挺实诚,不过好像这种情况下“被告”都这样吧!

大林:“你把你这个外套给我吧,我看应该不便宜,我上次就想去买,一直没买到。”

那小子起了咔嚓的就把衣服脱了,大林接过衣服,以一种常人瞧不见的速度往那件衣服兜里塞进去了东西。

大林试了试,型号有些大。

大林:“算了,这号太大了,穿在我身上,瞎了这衣服了,看来衣服还是穿在模特上最合适。”

那小子:“大哥,那?”

大林:“没事了啊,你就别一口一个大哥了,我有事先走了啊。”

大林打了个出租,刚登上车,便听到那小子喊。

那小子:“我在218,我叫阿伟,上那屋找我要钱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