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这就是齐舞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292字
  • 2021-07-07 13:16:03

“这钱不好赚吧!”大林认真的开车,时不时的点开右上角小地图,“我还挺对不起大家的!咱们边玩边说。”

这一路上也没碰见什么人,大林沿着海边开车,尽可能的避开房区。眼瞅着就要到核电站海边神秘洞穴了,眼前依稀有人影,又是人机?

“什么情况?这地刷什么人机?”子锐愈发糊涂了。

大林停车,让子锐把镰刀给他,自己去砍人机。子锐视时机用车撞。好家伙,这就开始了,明明一个枪战游戏活活的变成了一个砍人和撞人游戏。

这俩是高阶人机么?子锐开车去它们竟然懂得通过跳跃来躲避撞击,还会在空中不落地连蹦。这光哥技术行啊,懂得退两步进三步砍法。砍到一个,子锐赶紧开车压了过去。还差一个就欧了,奈何,人机竟然自己上车了?搞毛啊,上车还怎么杀?

人机竟然变得有脑子了,为了躲避追杀,懂得自己上车了,子锐震惊了,“我曹,什么玩意!光哥,光哥”,回头,大林已经跳崖了。

关键时候就顾自己,这队伍向心力啊着实不行啊。子锐开始于变异人机周旋。

话说,大林跳下后游了一段时间,找到洞穴后,赶紧游进去。这个洞挺深的啊,是游戏bug吗,如果不是小红研究小黑和彼岸花开的游戏路线,根本就不会发现这些奇奇怪怪的神秘洞穴。

游了一会,前方是陆地,大林上岸,开始寻找线索。刚才在K城海边洞穴里没发现什么线索,就捡了个绷带。嚓,这个洞穴里怎么有个房子。自动开门进去之后,发现了一个二级包,还有一把砍刀和十字弩。

砍刀没有必要捡了,打死个人机就能拿到,十字弩可是难找。这个屋子有点奇怪,大林暂时没有感觉出来,出来之后,猛地惊醒,赶紧回去确认下。

艹,屋里的一面墙上都是有小黑的照片。是真人照片吗?当然不是,是游戏人物照片,看样子应该是游戏进行中的截图,看照片背景怎么像N港大桥?

出发,去下一站,N港-M城处桥头神秘洞穴。

N港张帅和草莓姐已经彻底懵逼了,这局游戏是什么设置?没有枪不说,都是些僵尸人机,不好打,俩人只能通过利用地形不断逃生。顿时感觉人生无感,活活的被追着光吃鸡(大林游戏名)给骗了。

可能是因为离N港有些近了,队伍麦里渐渐传来张帅和草莓姐的各种“艹、Fu*k,奶奶滴……、什么鬼?”

子锐终于听见队友的声音了,突然兴奋了,“你俩干啥呢?怎么把我俩的麦屏蔽了么?”

“艹,小光你俩干毛去了,这都什么玩意,一把枪都搜不到,捡了把刀一顿砍人机,还砍不死”,说罢,张帅又一刀砍了过去。

草莓姐顺势也身后的人机给了一锅,“又木,你俩跑哪去了,咱们今天玩的是暗黑僵尸模式么?”

“我也很懵,我俩也没搜到枪”,接着耳机里又传来一阵滋啦啦声音,队伍麦又不好使了。

大林自己跳下车,然后示意子锐开车去支援张帅和草莓。子锐不是很确定,这个游戏模式下,耍单真的好么?嗨,算了,自己对洞穴不感兴趣,莫不如去砍僵尸。

N港-M城桥头下面海边洞穴,要比核电站和K城的都要更纵深些,激流拐弯的慢慢进去,还是一栋房子,里面竟然有年夜饭。按照以往游戏规则,点击吃饭,之后出现几个包裹。箭矢,一颗手雷,一个二级包。

这小黑是溜人玩呢,把线索都留在这些边边角角的洞穴里,大林也是无语。这手雷是难得的武器,炸不死人也可以自雷,得留在关键时候用。子锐把车开走了,远处马路上还停了一辆轿车,大林狂奔而去。

M城靠路边三楼层里冒出一个小脑袋,看见马路上有情况,赶紧报告,“马路上过来一个,好像要抢车?”

“是人,是鬼?”

“不太确定,手里没看见刀,腰上别着弩,还有个二级包”

“老污,你可看准了?”

这队原来是,鹤翔,上上污,午睡大帅哥,玉姐姐。这队原本想跳N港,后来看到有人跳N港(张帅和草莓)就选择跳M城,午睡实力还可以,毕竟是经常上夜游侠车的人。午睡就损上上污整天在微信群和直播间里就会打嘴炮,上真张的时候就是完犊子。

本想表现一把,验证自己的实力,奈何整个M城一把枪没搜到。四个人捡了一共捡了一把镰刀,一个锅,一个一级头,一个急救包。午睡这种心气顿时就不想玩了,鹤翔劝着说就一局能咋地,三五分钟的事。

没多久,人机丧尸就扑上来了,午睡杀红眼了。四个人的队伍基本就明确了,午睡突击硬刚,鹤翔补刀,玉姐医疗,老污侦查。安排的倒挺好,前提是医疗资源你得够啊,硬杀了几个人机之后,就多捡了几个绷带。

觉得情况有点不太好,几位队友觉得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先猫起来看看情况再说。

大林刚跑到三层楼下,午睡直接翻窗跳出,鹤翔最后跟着。突然出现的脚步声让大林吓一跳,赶紧上弩准备。箭矢并没有太多,得省着点。

见到眼前的俩人,感觉不太像暴走人机?

午睡拿着镰刀上去便砍,大林步步后退,他步步紧逼,攻击性太强。当然,他也要随时留意对方的弩箭,不过还好,弩箭是远程武器,近战没有优势。

楼上观战的玉姐,好像发现了什么,“老污,你看那个人穿的衣服穿的是不是挺熟悉的?”

“咋个熟悉法?”老污没感觉到熟悉。

“你这个脑子就是个锤子,他身上那套是闪耀星光套装?”

“我去,RMB玩家啊,这个开箱没有个千八百下不来”。

“会不会是光光啊,我记得上次咱几个玩游戏他穿的就是”,玉姐姐还在努力回去上次玩游戏。

老污不太确定,“不会吧?能那么巧,有钱的人太多了,买相同套装太正常了。”

“你懂个锤子,我退下游戏问问去”,说罢玉姐姐想退游戏,奈何竟然任何操作都无效,“什么情况,我游戏怎么退不出去了?”

“你才发现啊,我早就想退了,要能退我就退了”,午睡抱怨道,大半夜的过来玩把游戏,谁知道这是个什么鬼模式。

鹤翔瞅准时机,也上去补一锅,不过对方到时步法诡异,愣是打不着,“你全广播麦问一下是不是光光?”

“全麦不好使了,你不知道啊,在飞机上就不好使了”,老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快玉姐姐,齐舞,齐舞。”

听到老污的提示,玉姐姐顿时来了灵感。这俩人也跳下楼来,在马路中央开始跳起齐舞(俄舞和海带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