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穿山寨CK的恶灵
  • 灵未央
  • 我要我要吃辣条
  • 2417字
  • 2021-01-30 23:24:57

大林起身,汤子床上没人,估计是出去K歌了,原本都要毕业了,按正理来说应该给大四学生些自由,但是还不是太自由,毕竟还有其他年级的,为了好管理吗,所以十点还得封寝室门。

现在9:61了,大概就不回来了。

大林也不愿意起来,这么多年啦,还是一样。那就运用巴甫洛夫起床法吧!

定一个小闹钟,第一次响不动,不起;第二次响,迅速动,迅速起。

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于一个动作,蹭——的一下。

赶紧收拾好家伙事儿,到点儿齐活了。

现在咱们来掰一掰这些家伙事儿:

1.一只纸鹤,大林的发小儿了,刚拜师的时候师傅给的,『小白』。你可别小瞧他,对了为甚么用“他”呢?因为师傅刚给大林这只纸鹤的时候,大林在它上面画了个东东,结果就变成“他”了,结果这个东西就保持到了现在。

其实,大家总喜欢在一些东西上画点“东西”,想想咱们当年语文课本上的人物吧!这个东西什么用呢?一会你就知道了。

2.一只手表,应该知道了吧,之前讲过了。

3.一只甩棍,徒手打不过了,给对方几棍。

4.一只身体,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5.一些你看不到的东西。灵力,咒语。

好了,具体怎么用,你门慢慢就知道了。

时间过了零点了,10:45其实就熄灯了,自从昨天出了那个事,现在的学生可老实多了,没有在走廊闹了。也是,没事睡睡觉,多爽,顺便还可以做做春梦;可别没事在走廊里嗷嗷的,欠残啊!

大林长舒一口气,走勒。

寝室楼,空间狭小,施展不开,而且半夜有时候还有人上厕所,可是没有办法,这个恶灵,就在这里混饭吃。

大林盘算着,最好能鸟悄儿的齐活儿,不知道对方附着在什么样的人身上。

大林右手伸出,一只纸鹤翩翩而起,不时的散发出一些白色羽状的光芒。

大林:“小白,看你了的,小心点啊!一楼到三楼的水房。我四楼到六楼的水房。”

小白飞了。

让小白飞一会儿吧!

这只纸鹤白天看它就是一只纸鹤,晚上看它,它还是一只纸鹤,只不过它会飞。小白就是属于战前大将,先去探探敌情。

两人分头行事,也是节省些时间。

大林现在有些分心,因为马上就要毕业了,那意味着正式开始踏上猎灵之旅了,其实,挺怀念学生生涯的。

就学生时代最享福,现在出去工作难找,找了工作又嫌累,哪那么容易啊,更何况干大林这行的,虽不能说在刀口上舔血,也是拿命抗啊,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你的敌人是什么样子,拥有多少灵力。

现在这些小孩看看玄幻的,看看穿越之类的,就觉得主角都厉害的不得了,神马盖世武功,绝代佳人,那叫扯淡。

大林只会“一招”,“一招鲜,吃遍天”啊,遇到敌情的时候,见招拆招,打不过便跑,但是请记住——跑,也是一种策略,擒敌的策略。

就在这分心的这会儿,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林止住呼吸。左手处,没有异样的感觉,大林左手是那块手表。这块手表,在恶灵出现的地方,或者曾经出现的地方,都会显示出它的作用。

那个人从后边走了过来,我勒个去,楼长。

大林,赶紧装出六神无主,眼睛空洞,装梦游。

大林继续往前走,这个楼长还时不时的用手在大林眼前晃来晃去。

楼长:“这孩子,还真是梦游啊,我去,怎么最近这么多孩子梦游啊。应该拍下来,咔。”

大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楼长还挺娱乐啊,怎么着吧,还准备把我传到网上去啊!

楼长走了,大林松了口气。

四楼,五楼,都没什么异样,不知道小白那边怎么样。

这时,些许光羽在大林纷飞下来,美丽极了,幻化成三个字:二楼左。

大林:“OK,休息吧。”

大林迅速来到二楼,左边,听,水房里有动静。大林三步并为两步,两步并为一步,这是个怎么走法,我也不清楚,咱们往下看。

大林刚要走到水房,灯光投射在地上一个巨大的黑影。

怦……怦……怦

这个黑影向水房门口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大林,蹭的一下,正对水房门口,正对里面那个人,伸手右手,五指张开:“@#,@#@#,@#@#@#@#”。(咒语)

当大林念完之后,神马事情都没发生,而对方已一种欣赏精神病的专注来注视大林。

我去,尴了个尬了。

这个小伙出了水房回宿舍,边走还边回头望,而大林竟然一直保持那个姿势。心里想着这那个系的彪子,大半夜的血彪!

我去,大林真是有股怒气,小白耍我。

咦,不对,手表,手表还在动。

大林:“啊!”

背后一脚,大林飞了出去。

多年以后大林再回想那次经历,跟阿伟说,你当时真是让我体验到飞的感觉了,真爽,摔的更爽,稀脆,稀脆的。

小白,没撒谎,水房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被附身了。

大林挣扎了一下:“哎呀,我勒个去。日的。”对面走廊里一个身高大概接近180CM的一个人,只穿了一个小裤衩,上面还写着CK,怎嘛感觉像是山寨的呢,因为那个C在左腿的裤头上,那个K在右腿的裤头上。

大林:“我说,大哥,你要是瞬移,直接给我整死算了,非得让我摔这么一下干啥么玩意,你倒是不疼啊!”

那个人睁开了眼睛,犹如黑洞一样深不可测。

大林:“可别怪我没警告你,带美瞳对眼睛是有伤害的。”

那个人:“你个小娃娃,毛没硬,嘴到挺硬,就你这小样还来抓我,你龇个什么牙。吆喝,这嘴长的还挺有型啊。”

大林:“大哥,我不适合口味重的。”

那个人,又踹了一脚,我了个去的,幸好他穿的是拖鞋,要不然,嘿,没法说了。

那个人:“来啊,你不是会咒语吗?来呀,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大林的表情那个纠结啊,换做你,你不纠结啊,前一脚踹在肚子上,后一脚踹在屁股上。想想搞不好明天就前“突”后“翘”了。“突“和”翘“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太疼了个去地。

日的。

那个人右手张开,大林蹭的一下就到了走廊的尽头,如何蹭的呢?背靠地,蜷着身子滑过去的。

这货挺狠啊。

那个人慢慢向大林走去,大林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那个人:“这俩下就完了,就这样还敢出来混。喂,喂。算了,老子解决你了,也算相识‘一’场。“

那个人右手张开,嘴中微微有词:“¥%#@¥…………@“。

天哪,发生了什么?天哪,什么都没发生。

恩?那个人往脚底下一看,顿时一股气场乍现。怒视大林。

大林还在那哏哏笑呢,实在不敢笑的动作太大了,疼啊!

大林:“呵呵,呵呵“,使了个大劲,还是扶着走廊的墙才起来的,”就你,呵呵,这俩下就完了啊,就这样还敢出来混?你丫的刚出道吧,哈哈,爷爷我都出道二十年了。要不是这走廊太小,你真以为你能踹着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