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板的心腹
  • 成功人士正传
  • 湖城空晚
  • 2176字
  • 2020-04-17 11:32:12

“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每次李凭澜见到蓝炘都要调侃这句话。实在是蓝炘平常太一本正经了,不论任何时候他都不拘言笑,好像公司里谁都欠着他钱似得。

就这样一个人,偏偏李凭澜视之如心腹,信任他超过自己的两个弟弟。因而蓝炘在公司里人缘极差,几乎到了人人都敬而远之的地步。可这些,并不影响公司里几乎所有大小事宜,都是李凭澜事先和蓝炘商量好了,再到公司办公会上走过场。

蓝炘上到三楼,走到最东头董事长办公室门口,刚要举手敲门,就听见屋里边的说话声。

“王琦,这一期双色球你买的号码是啥?”

“李总,我还是守我上一期的号。不过,看走势图,我觉得红色号码不会超过这12个号码,蓝色号码一定在这3个号码中,可惜我没钱。”

王琦是蓝炘在公司里唯一比较处得来的同事,是公司主管生产技术的副总,只可惜,这个人实在太喜欢溜须拍马,让蓝炘没办法深交。

李凭澜买彩票上瘾,就是王琦蛊惑的。

蓝炘对买彩票不感兴趣,放下手,掉头又回二楼自己的办公室了。

一个月后,公司有一笔300万元商业银行贷款要到期,蓝炘主管财务,实际上也不用亲自上楼找李凭澜做专门汇报,打个电话提醒一下也可以的。但是,他今天得到消息,商业银行新换行长了,一般的,新换行长了,信贷上就会比较谨慎,包括放款时间,信贷额度,资信审查都会有影响,所以,他不得不去给李凭澜提这个醒。

目的,就是要让李凭澜提前找人脉攻关,让商业银行这笔贷款顺利倒贷,也就是还旧贷新不受影响。不然,万一还掉贷款再贷不下来款,就会影响公司流动资金周转了。

时间还有,公司的信用良好,汇报也不急于一时。

这段时间,蓝炘自己的内心并不平静。

都说三十而立,蓝炘已经三十岁了,还只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高级打工仔而已。

李凭澜的公司规模尚可,一年的产值也有五千万。但是,他从事的是传统产业建筑和建材行业,这个行业极为需要人脉,因而无形支出成本极大,挤占的公司净利润只有不到5%了,若是工程完工保修款不能及时回笼,扣除贷款利息,几乎没净利润可言。

所以,公司的效益并不好,蓝炘的工资待遇也并不高,最近几次同学聚会,大学同学们互相问起工资待遇,蓝炘都没法接茬聊天。尽管李凭澜极为信任蓝炘,在李凭澜的公司,蓝炘和王琦的工资待遇是最高的,甚至比他的两个弟弟还高,但是,与自己的大学同学比较起来,却低的不是一星半点。

最近一次同学会,蓝炘就没有去。

不是怕去同学会了聊工资待遇尴尬,而是不愿面对沈兢。

联系了评估公司,蓝炘把向银行贷款需要的资料重新理了一下,已经过了下午下班的时间了。财务部其他人已经走了,只剩他一个。这几乎是常态,财务部他总是最后一个下班。

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李凭澜从三楼下来。

本来蓝炘以为他早已走了,一般情况下遇到每周二、四、日双色球开奖的日子,李凭澜都是提前下班亲自去买他选中号码的双色球彩票,从不假手于人。按照他的话说,为人民服务亲自参与才有意义。

蓝炘给他算过账,像李凭澜这样每次都买双色球复式12+3的,并且每次至少都是买两注的情况下,一个月至少花在买彩票上的钱就不低于10万元,一年下来,就是一个大数目了。就算中间偶尔会中一些双色球的小奖,一年下来,李凭澜用于购买双色球的钱也不会低于100万元。

在2000年,蓝炘一年的工资总收入也才18000元而已。

国家改革开放是让一小部分人先富了起来,但是,却让一大部分人感到沮丧。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是有了工作经验大学生们,他们这个群体无不以社会精英自居,大多数人却还在为自身能够安居乐业而拼搏,心中尤为意难平。

很不幸,蓝炘就是其中一员。

“蓝经理还没走啊,这样,今天晚上我有点事,这个信封袋里有我要买的彩票号码和买彩票的钱,你去帮我买一下,晚上送到我家去,我先走了。”

“好的,李总。”

说着话,李凭澜递给蓝炘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袋,一看就知道,至少装有一万以上人民币。

一般情况下,李凭澜从来不让别人代他没彩票,关系再好,也没有过。

让蓝炘代买,也是自从李凭澜迷上买彩票以来,第一次。

不过也正常,在公司里,蓝炘可以说是李凭澜绝对信得过的心腹之人,业务能力极强,品性绝佳。李凭澜交办給蓝炘的任何事,从来都没出现过岔子。

这样的小事,自是没任何问题。

离公司不远的紫薇小区大门口就有一家卖双色球的彩票站,但是,蓝炘骑自行车路过的时候,思想开小差给错过了,于是他,就在下一个北苑小区大门口卖彩票的门店帮助李凭澜买了两注12+3的双色球彩票。

不过,在买彩票的时候,蓝炘出北苑彩票站门口的时候,发现离彩票站大门口三米多远,路边的灌木丛旁,躺着一张不知道谁丢掉的彩票,四周也没有人,蓝炘就弯腰捡了起来,巧了,居然是一注12+3的双色球彩票。

蓝炘刚要给北苑彩票站送回去,但是,他发现四周没人,就起了贪念,赶忙揣在兜里就急速离开。

一路上,他就像一个贼在被警察追赶,平常要骑自行车二十五分钟的路程,结果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区了。

“回来了,饭马上就好。你先给丹丹把家庭作业检查一下,签个字。”

现在,他把自己的母亲接过来帮着带孩子,他老婆因为公司搬迁到SH市,一块跟着走了,为此,两人已经在商量离婚的事了,只是瞒着双方的家里人。

在外人看来,他们其实还是很般配的。

同班同学,谈恋爱三年,结婚七年,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中,有十年青春岁月,他们都在一起度过。可是,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曾经无话不谈的他们,现在见面,彼此间竟然没有了任何说话的欲望。

没有谁对谁错。

他们就是被现实这把刀宰割体无完肤而已,很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